徒劳的悲伤

松果清显
2016-11-12 18:27:47 看过
“我为地道的日本语言所吸引,努力避开汉语,始终希望使用听着就能理解的国语来写作。所以在我的行文中,有使读音细微悠长的倾向。”阅读川端康成的作品以《独影自命》告一段落了。
    这些古典美与物哀情感的保留与坚持,也许就像《古都》中老枫树干上紫花地丁开出的花,或者是稻村雪子手中“用粉红色绉绸包袱皮包裹的小包,上面绘有洁白的千只鹤·”也可能是信吾想象中在“四月的一个星期天,在饭厅里一边观赏樱花,一边聆听钟声·”的美好愿望。川端笔下对于细节景物的描述总是充满细腻而柔美的感情,却通过主人公的内心透露出一种徒劳的哀伤,一边千方百计想对现实推心置腹,一边沉迷幻影无动于衷,到最后,也不明白是现实比较悲伤还是幻影比较难过。千重子问真一“在想什么呢?”“啊,怎么说呢。总会有什么也不想的幸福时刻吧。”“在樱花盛开的日子里……”真一却说“在幸福的姑娘身旁。”真过分啊,明明不知道姑娘是否幸福,却称之为“幸福的姑娘”,难道不是残忍的增添了女主人公徒劳的悲伤吗?
    在樱花盛开的日子里想到它的凋零,即使一瓣两瓣的不断飘落,树下也是落花成堆了,在生的日子里想到生命的消逝,即使一天两天重复的度过,过去也会越积越多。
    川端康成徒劳的悲伤令人心生柔情的怜悯,他不像三岛由纪夫,坦白得令人无所适从(尽管我们沉迷其中),或者太宰治对于人类徒劳的爱意,他那“不为人知的白痴的努力。就像是洋葱的皮,剥了一层还有一层,最后剥到芯,却什么都没有。可我还是相信,一定会剥出些什么,于是又拿起另一只,剥来剥去又是一场空”的徒劳,带来的是绝对的悲伤而非怜悯。有时候想,川端康成之所以能获得那个荣誉,也许正是他非空泛自我而是所谓深刻徒劳的对日本山水草木甚至人类优雅美丽的悲伤,以及他稳定保守的人格所指使下的统一、古典的行文风格吧。
     “春空千鹤若幻梦”。
   (阅读《伊豆的舞女》《古都》《雪国》《睡美人》《山音》《千只鹤》《独影自命》纪念)
0 有用
0 没用
独影自命 独影自命 7.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独影自命的更多书评

推荐独影自命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