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俗学——细微中寻找人类远古的痕迹

杨伯顺
2016-11-11 看过
博尔尼女士的《民俗学手册》,致力于通过各地的民俗来揭示原始时期人类的心理,以及他们对于世界的观念。在全书第一章“大地与天空”的第一段,博尔尼女士就有这样的话:“史前考古学的记录告诉我们,早期人类在世界上的进步,肯定是十分缓慢的……他们暴露于严寒酷暑之中,饱受风霜雨雪乃至雷电的袭击……毫不奇怪,他们自然而然地认为不仅天体、风雨、河流或者波浪,而且静止无声和不变的东西,诸如山脉、崖岩、巨石、砾块都有着神秘的生命和力量。”限于对自然界认知的局限,古人眼中的世界是神秘的,人类的天性促使他们穿过神秘去解释这个世界,不论这解释是否科学地说明世界的真相。下面是她在书中对于”“民俗”的定义:民俗包括作为民众精神禀赋的组成部分的一切事物,而有别于他们的工艺技术,引起民俗学家注意的,不是耕犁的构造,而是耕田者推犁入土时举行的仪式。
    围绕着原始民众“精神禀赋”这一核心,本书内容从不同角度进行叙述,分为三部:一是信仰与行为,二是习俗,三是故事、歌谣和俗语。第一部分是人类的信仰,叙述了人类生活背后操控他们的自然观念,他们对大地上和天空,对植物、动物,对人类本身,制造品,人类的灵魂,预兆、巫术、疾病和医术等的趋于神秘的解释。“万物有灵论”贯穿于所有这些信仰的主题中,使人类相信他们生活的世界充满了精灵。第二部分的内容是对第一部分层次的升华,在万物有灵论以及其他原则的信仰上,人们小心翼翼地借助传统仪式渡过人生的每一个阶段,以期望不会受到邪恶的侵蚀,或者在做本职工作时也是遵从禁忌,不敢有丝毫违背,从而使自己或者自己的事业保持最完满健康的状态。这里特别强调每一个仪式中具体的步骤。第三部分概括而言便是民间的艺术形式。从最初来源来说,作者认为它们是原始时期祭祀的残留。
    在研究方法上,博尔尼女士摒弃了同时代学者皓首穷经枯坐静室研究别人理论的方法,而是亲身实践,使用田野调查的方法,并在这种方法下积累了大量鲜活的民俗材料。另一个可贵之处是她致力于将庞杂的民俗进行客观细致的分类,最终形成了本书中民俗健全的类别系统。
    后人认为她的分类方法的巨大缺陷在与她把人类社会中与人类精神、观念有关的部分引入“民俗”的范畴,而摒弃那些物质方面的东西。这种看法也误会了博尔尼女士的意思。中国的建筑民俗应该可以被后人拿来用作反对博尔尼女士的一个强有力的例子。中国古代有了众多的建筑民俗。通常情况下,家屋房舍的建造分为选地、设计、备料、择日、动工、上梁、落成、乔迁等阶段,各阶段都有相应的民俗。如选择地基以确定风水,门前不能有两个池塘(哭字开头),窗子不能一大一小(大眼瞪小眼),地基不能高于邻家避免祸水都流到别人家引起矛盾等。毫无疑问,建筑民俗是与物质有关的。但是仔细考虑一下,这些建筑规划所体现的规则都是与人们的心理有关的。房屋的精美细致的雕刻,也许是纯粹物质上的装饰,也许代表了某种祈福意味,当是后者时,才算是民俗的部分。
    但是博尔尼的分类方法确实有所不足之处。分类不够彻底是第一方面,另外有一点是她认为社会制度也属于民俗范围,而且划分在习俗这部分之下,这是我不能够理解的。习俗,顾名思义,是习惯风俗的意思,特别指人们在日常生活中各个方面所要遵从仪式的具体实施步骤。比如生命礼仪,如举行成年礼仪时候代表“脱离前一阶段——中间状态——进入下一个阶段”每一个步骤的具体做法;比如职业习俗,在种田或者收割时为了使庄稼获得丰收所举行的仪式;比如节日仪式,为辞旧迎新而熄灭旧火燃烧新火的仪式。但是社会制度的范围不是具体的,“社会制度是为了满足人类基本的社会需要,在各个社会中具有普遍性、在相当一个历史时期里具有稳定性的社会规范体系。人类社会活动的规范体系。它是由一组相关的社会规范构成的,也是相对持久的社会关系的定型化。” 社会制度确实是人类精神的产物,但是更大程度上是物质的产物。制度与风俗之间的界限是模糊的,很多时候制度是由人类习俗得到强化而产生的。而且无论如何不能够把社会制度降级到习俗之下。
    值得一提的是,有几条书中提到的原则,是贯穿于人类所有的民俗中的,是早期人类的共性。除了已经说过的“万物有灵论”,其他重要的原则有“接触”“交感”、“象征”等。“接触”是比较普遍的,基于“万物有灵”的理念之上。一般认为,某个具有神秘力量的东西,如果通过某种方式直接甚至间接与另一件东西接触,那么其魔力就会影响到后者,给它带来好的或者坏的影响力。比如用桦木抽打母牛,那么母牛就会多产牛奶,因为桦木充满了汁液;用长不高的金雀枝打孩子,会让他们永远也长不高。交感有两种形式,第一种是离开本体的肢体与本体之间继续交感,如只要得到某人的名字或者他的头发就可以对他施巫术;第二种形式的交感建立在两个一度接触过的人或物之间,两个部落的首领只要彼此伤口相接,就代表他们彼此的血已经融合,从此之后他们的生命也绑在了一起。“象征”似乎无处在,我们都记得古代我国用人俑来代替活人陪葬,就是运用象征原理,另外这一点可以体现在用木偶对人进行诅咒的巫术上;我父亲在我出生那年载了一棵树,当我后来听他说的时候我就觉得我和那棵树是同命运的。
    从博尔尼女士写的这本书上,我通过数不清的民俗素材了解到了世界各地多种与自己民族不同的社会形态,当然大多数都是落后的民族。通过这些展示,我认识到人类社会最初阶段时的原始状态和人类心理。随着科学的进步,人类对于大自然的认识越来越深入,蒙昧的势力已经无力继续盘旋在人类社会,但是与此同时,民俗也日益淡化。如今除了一些重要的场合,已经很难看到人们举行宗教意义的仪式。仅存下来的仪式,如婚礼、生日等,也很少有庄重的意味。这不是一件坏事。但是民俗应当是在社会发展的自然状态下逐渐交出自己几千年积攒的权力,以让新的内容来填充人类社会生活背后的精神世界。在一个变革迅速的社会,在移植改造了一个新的社会制度时,移植不了的是与之适应的社会民俗和民众心理深层的文化。原来的社会民俗与新的社会制度格格不入,需要一段时间进行磨合;我想,这也是现代精神文明缺失的原因之一吧。无论什么时代,我们都是需要留下神圣的东西去信仰的,没有神圣的时代是悲哀的。
    在我们今天,对待民俗的态度应该是尊重和珍惜。民俗是我们的文化摇篮,是塑造我们成型的母胎,具有我们未察觉到的我们自己最深层次的的精神气质。再引用一句作者在书末引用的话:“凡于人类有关的种种事象,对每一个人,无不具有利害关系,如果真是如此,那么,凡是能够昭示我们祖先的思想和行为的,我们应寄予最深切的关注,因为我们之所以有今日,多处于其影响。”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民俗学手册的更多书评

推荐民俗学手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