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他 她他 7.8分

这个改变性别的故事,鼓舞我也要做出改变

龙凤使者17
2016-11-03 看过
很早之前就听说过简·莫里斯,只知此人是写过《威尼斯》《的里雅斯特》等旅行文学名作的作家,买书凑单时动过念想,但也终究没收,更没在意过作者其人。

直到前两年才偶然知道这个作家的故事:从一个男人做变性手术成为了女人,而且,男儿身时还结过婚,变性后,妻子依然陪在身边。当时确实惊到了。

今年,简·莫里斯已年届九十,她讲述自己变性经历的书,在中国重版出来,中文名为《她他》,这本书发表于1974年,早在1988年就被译介到了中国,当时的译名叫《变性人自述》。

我对性别领域错综复杂的情况并不了解,也没有兴趣,突然看起这样的书没别的想法,纯属猎奇,也没想到会一口气读完,请有关部门放心。

简·莫里斯变性前叫詹姆斯·莫里斯,他的状况属于错生性别现象,不是异装癖,也不是同性恋,这两者是不会转换性别的。而简从三、四岁时就知道自己长错了身子,本应是个女孩。

整个童年期间,当其他人在教堂祈求宽恕和启迪时,他总会在祷告中悄悄塞进一句:“求上帝让我变成女孩。阿门。”

十七岁时他加入陆军,和一群同样年轻的强壮军人并肩战斗。想象一下你年轻时如果闯进一个只有异性的地方生活,会是什么滋味,你就可以











...
显示全文
很早之前就听说过简·莫里斯,只知此人是写过《威尼斯》《的里雅斯特》等旅行文学名作的作家,买书凑单时动过念想,但也终究没收,更没在意过作者其人。

直到前两年才偶然知道这个作家的故事:从一个男人做变性手术成为了女人,而且,男儿身时还结过婚,变性后,妻子依然陪在身边。当时确实惊到了。

今年,简·莫里斯已年届九十,她讲述自己变性经历的书,在中国重版出来,中文名为《她他》,这本书发表于1974年,早在1988年就被译介到了中国,当时的译名叫《变性人自述》。

我对性别领域错综复杂的情况并不了解,也没有兴趣,突然看起这样的书没别的想法,纯属猎奇,也没想到会一口气读完,请有关部门放心。

简·莫里斯变性前叫詹姆斯·莫里斯,他的状况属于错生性别现象,不是异装癖,也不是同性恋,这两者是不会转换性别的。而简从三、四岁时就知道自己长错了身子,本应是个女孩。

整个童年期间,当其他人在教堂祈求宽恕和启迪时,他总会在祷告中悄悄塞进一句:“求上帝让我变成女孩。阿门。”

十七岁时他加入陆军,和一群同样年轻的强壮军人并肩战斗。想象一下你年轻时如果闯进一个只有异性的地方生活,会是什么滋味,你就可以脑补出詹姆斯的感受。

当然有活色生香,充满偷窥般的刺激,这意外练就了他观察和分析的本领,直接影响了他从事记者和写作的行当。

当然也有孤单无力,自己与男人根本不同的想法愈发明显,他觉得上帝把他的器官安错了。

但上帝对他是有补偿的,他拥有着特殊的爱情,从一开始就超越了身体和性别上的含混不清,她叫伊丽莎白。

上帝还给了他强壮的身体,像一台“一按阀门反应十分灵敏的优质机器”,尽管他对此深恶痛绝。27岁时,他以首次攀登珠穆朗玛峰的独家报道被《经济学人》赞誉为“我们这一代的首席记者”;他与伊丽莎白又很快生下了五个孩子。

他们的婚姻如同萨特和波伏娃的开放性婚姻一样,双方言明自由,可以有各自的情人,但在分开期间也关切彼此的幸福,常不惜巨资跨洋见面。他们的关系超越了情爱,两人和睦得惊人,彼此陪伴。

詹姆斯感到生平最苦闷的时期是走向中年的过程中,他把事业上的成就看作男子气概的显现,有意躲开。他放弃各种机会,辞去所有职务,躲进著述和独自游历中。

但当年岁渐长,游历终要停止,时间到了。在伊丽莎白的帮助下,他下定决心改变性别。

改变性别是长话短说,个中苦涩,唯有当事人清楚。毕竟这是人生所有改变中最剧烈的,是那个年代闻所未闻的。

八年时间里,他吞服了12000片,多达50000毫克的药片。形体的变化开始显见,他成了不男不女之人,与伊丽莎白最后一点的肉体接触也没有了,却进入了彼此知心的境界。

生活上的尴尬无处不在,他必须按时间和环境调整举止,记住在哪个场合被认为是男的,哪个场合被认为是女的。一次他在机场过安检,全神贯注地听警察是叫他先生还是夫人,以决定自己的动作,然而他什么也没听到,心虚地走了过去。走出通道后,男女会各到一处去搜身,他不知道该往哪边走。这真是可怕的时刻,感觉人人都在看着他。当他听到一声“女士,往那边走”,便立即进入女性的行列,一次小小的危机才告化解。

他生性并非好表现之人,只想以光明正大的理由引人瞩目,无时不在、各式各样的伤害,他只能和家人一起忍受。

到头来只有手术这一条路才能把他完全解救出来。他已抵达两性间的界限了。

他向国家报告了情况,改了“简”这个两性兼用的名字,拿到了新的证件。她和伊丽莎白协议离婚,两人想到以姑嫂作为新的公开关系,并首次以两个女人的身份外出旅游,当陌生人叫她们小姐时,他感激涕零,觉得自己被捧得不能再高了。

1972年,时机成熟,他远赴遥远的摩洛哥,走进了B医生的秘密诊所。遇到类似困境的人无人不知B医生,他的手术拯救了上千错生性别者,只要你预付给他一笔巨款,他不会过问任何法律和道义上的问题。

在经历B医生诊所里惊悚的手术,以及回英国后的两次补充手术后,他被切除了器官,终于实现了有生以来的愿望,成为了真正的自己。就算在别人看来就像畸形人和疯子,但他说:“再经历十次这样的手术他也心甘情愿。”

成为女人后,她开始受到女人的待遇,越是这样就越快成为女子,她享受纤弱的状态,不会倒开汽车了,瓶子也拧不开了,箱子也搬不动了,更容易动感情了,深切渴望男人的双臂和爱情,大方承认男人的吸引力。

再执着固执的人也有放心不下的事,对简来说,她最担心的是子女会不会感到羞耻。但他们没有表现出来,而且庇护她,安慰她。有一次,一位老友说到简时,把“她”说成了“他”,女儿苏珊比谁都严肃地指责了他。伊丽莎白则说,终于成为她的同伴只能是一种解脱。两人更加紧密地被友情连接。

简·莫里斯的故事可以说是个悲剧,这么多年处于心神不定的状态,生活被扭曲,朋友们被搞糊涂,亲人陷于险境,好好一个躯体让药片变了形,还到一个遥远的城市一刀切掉。

但不这样她又能如何呢?她看不到其他出路,35年做男子,10年处于中间状态,余下岁月才成为喜欢的自己。尽管年轻时备尝艰难困苦,但已得到了幸福作为补偿。

医学上说:“真正的错生性别人没有一个由于劝说、胁迫、服用麻醉药等手段接受自己生来的身体。因此,如果无法改变信念来适应身躯,只能通过改变身体以适应信念。”

这个故事是极端个例,但其中所反映的困境并非稀有,简的内心冲突很多是一般人都有的,从她的努力,你可以看到一个人竟然可以选择自己的身份到这种程度。

如果是你,你敢吗?你敢像这群人一样,无论面对多么可怕的前景,胜算多么渺茫,都踏破铁鞋买通江湖医生,即使拿起刀子自己干,也全无惧色,毫不紧张,义无反顾吗?你敢像伊丽莎白那样,在自己的爱人从男人变成女人后,依然陪伴在身边吗?

简·莫里斯的文字辞藻华丽,将这样一个没有普遍共鸣的经历写得引人入胜,显出名家风范。本书也堪称名作名译,译者郁飞是郁达夫和王映霞的长子。他在上世纪80年代读到了詹姆斯·莫里斯的《不列颠和平局面》三部曲,看到扉页上写着这么一段话:“写作《不列颠和平局面》三部曲期间,詹姆斯·莫里斯完成了性别的转变,现在以简·莫里斯一名生活和写作。”别说那个年代的中国了,现在听闻这样的事,也让人感到震惊,想必当时五十多岁的郁飞眼镜都要跌破了吧,在得知简·莫里斯还有一部专门介绍自己变性经历的自述后,他托人多方寻找,在1985年读到并着手译介。在译后记中,老人家好心地提醒读者,书中的那些具体措施都是为了说明作者的经历,并非让人模仿的,谁要照搬就辜负了作者。
4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她他的更多书评

推荐她他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