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夫曼的辩护》:白色墙壁上的词语

已注销人士暗蓝
2016-11-02 看过


尽管国内读者或许有些陌生,但德国作家E.T.A•霍夫曼在文学史上可谓影响深远。他独创的所谓“语言流”写作,可看成是“意识流”的先声;而他将现实与幻想杂糅的写作手法,又难免让人想起后世的“魔幻现实主义”。虽然并没有直接证据现实后世的作家们纷纷因霍夫曼而“有所获益”,但这位活跃于18、19世纪之交的浪漫主义作家,至少应当因其卓越而富于奇想的文思为人们所铭记。晦涩难懂的文风似乎阻碍了他为人们所熟知,但正如某位评论者在对他的代表作《雄猫缪尔的生活观》的评论中所言,“你要来读一读这一本书,才知道一个作家(他)脑海里的抽屉里都藏着怎样的宝物。”

对霍夫曼的不熟悉,会直接影响到人们对《霍夫曼的辩护》这部作品的欣赏。事实上,除了是一位卓越的文学家,霍夫曼同时还是伟大的作曲家、法官,以及反叛者——这一身份直接使他的生命受到了威胁,很大程度上造成了他的英年早逝。而作者埃斯普马克正是以霍夫曼个人生平为基础,虚构了他临终前几个小时的自白。

似乎是一场对话,但另一方却始终沉默不语。临终前的霍夫曼躺在病床上,背对着“记录者”,面对的则是一面白色墙壁,诉说自己最后的话语。“辩护”在多数时候是为了让自己脱罪——没有人比他这样一位“前法官”更明白这个道理,但霍夫曼的“辩护”却有多重意义。他起先的话语与其说是辩护,倒不如说是控诉。他直陈自己的苦难,斥责自己的敌人,并为自己始终所致力于去维护的正义与自由感到骄傲。他满意自己生而为人所履行的责任——为自由和正义倾尽全力。而同时,他又无比感激自己的生活,感激自己生命里最重要的人——始终支持着他的妻子。所以接下来,“辩护”变得温情了许多,甚至像一个天造地设的浪漫故事。可这个故事的结局并不美满。精神上相互倾慕且扶持的他们,却也必然要经受背叛与分离的煎熬——辩护成为忏悔。于是到作品最后,读者会发现,埃斯普马克所表现的,正是那个近代文学史上无比经典的母题——自浮士德开始,“与魔鬼交换灵魂,而后忏悔”,几乎成了德国知识分子的代名词。

德国历史学家埃里希•卡勒尔在《德意志人》中,用了很大篇幅来剖析马丁•路德和他的“因信称义”对德意志民族精神的形塑作用。事实上,这种形塑最终表现成一种精神上的高度忠诚与外在背叛行为并行不悖的诡异状态。忏悔并非是补救,而是背叛行为的一部分,并且是背叛变得正当的合法程序。这一点在《霍夫曼的辩护》的结尾部分也体现得淋漓尽致。

作为一部“虚构历史”的作品,埃斯普马克十分生动地完成了对空白历史的补写。而另一方面,他也创作手法上,极好地完成了对霍夫曼的致敬。弥留之际的幻想,充满了魔幻现实主义的色彩。而书中的霍夫曼本人时时提到,并一直在描述的“白色墙壁上的映现”,正是对作家本人的“语言流”手法本身的象征——脑海正是那白色墙壁,上面流动的语词,完全可以成为作品的全部。

但在思想性方面,“白色墙壁”的意义又不止于此。如果一面墙是白色的,那么它必然始终洁白如初。这正是霍夫曼“坚定的高贵”的来由,也是他这份辩护的意义所在。
4 有用
0 没用
霍夫曼的辩护 霍夫曼的辩护 评价人数不足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霍夫曼的辩护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