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遥如浮萍,恰似纸鸢

秦浅
2016-10-30 看过
应该说太久没有长时间去阅读一本带有质感的书,《纸鸢》的厚度体现了一本长篇小说该有的质量。原本以为作者葛亮该是六七十岁的老先生(如果作者看到了,请原谅我的年少无知!!),可当先锋书店推荐的序语跟照片出来时,着实吓了一跳。

要写一个未曾见面的人,并且将他的心性智慧写出来,在我们看来并不简单。葛亮的祖父一生不即不离,却在那段时光中经历了“非凡”的人事物。这可能就是历史沉淀的精魄所在,只有历经大彻大悟,起伏降沉后才能有所顿悟,并安然若素安度余生。

书的封面没有纷繁的色彩,只是简单的两种颜色铺排,在整体装帧上,更加适合这本书内容的“凄婉”。
有人问我为何每次看书都先看封面与装帧,我答:因为所有一目了然的东西都是给予人的第一印象,之后再去探寻深入内容时便显得更加有趣。这跟与人相处的道理似乎也不经相同。
阅读书籍,不仅了解了作者的素养与秉性,更是在这个过程中了解到书中活生生的人物,深入多角度的探寻之后,人物将活生生地在“站立”在我们的脑海中。

《北鸢》的行文在每一个部分上都是巧如其分地点到为止。没有冗长的拖沓,没有唠叨絮语,就像是里面对某些战争某些屠杀也是一句带过。可就是这样的一句带过,深读入心的人依旧可以在这一句带过中找到该有的信息量,并且引起波澜。

一整个故事在不急不躁地步步推开,力求蔓延出一整个精神世界。在民国这样的大背景下,卢文笙跟冯仁桢作为主线,将两大家族之间构建的大网络链接在一起。全文贯穿的题眼“纸鸢”,恰如其分地秘密闪现在书中各处。

人生像极了浮萍,又恰似纸鸢。每一个人物像起伏飞翔在历史天空中的纸鸢,至于线的那一头是谁,不得而知,到底是书里人与人之间的勾连,还是葛亮自己牵引着他们发展的方向,大概心中都有界定。只是我在心疼那些过早离开的,如昭和昭德姐妹,如一整个家族的没落,如因为战争而破碎的大环境,可“生死有命”,起点跟终点早就已经设定好了,不是吗?

时代感与情感两者的融合,使“家族”与历史成为这本长篇小说深厚的底托,托起所有人物的活动细节。葛亮对于人物细节描写是一大亮点。原书中有这样一段描述:

“昭和静静地站在栏杆后面,看着笙哥儿。她感觉得到云嫂还捉着她的衣袖,大气也不敢喘。这小小的男孩,站在了落满了梧桐叶子的院落里。四周还都灰黯着,却有一些曙光聚在他身上。他就成了一个金灿灿的儿童。…….笙哥儿回转了身,望着她。这时候天渐渐亮了起来,眼前的景物也变得轮廓真实。昭和盯着男孩手中的树叶,在枯败的皱褶里,是一柄黄绿相同的经络。…”

可能就是因为这种对文字的把握,让我对《北鸢》更加的爱不释手。历史长河本来波涛汹涌,它不是直接用“波澜”拍打在心上,而是时不时地冷不丁的挠一下你的心尖儿,并且让你有说不出来的滋味。

如果说破碎的时间片段很难收集,可葛亮就正在做这样的事情。不断寻找祖父的身影,可在这样的起伏中找寻的可能还有另一个自己。与《红楼梦》最大的不同就是,“纸鸢”成为这部长篇小说最大的题眼,更该说,每一个人物就是那飞满天的“纸鸢”。

我们总在找照见自己的另一面,那浮萍般飘摇的人生,似纸鸢般轻薄的命运。我们的另一端被谁牵着,不得而知。
3 有用
0 没用
北鸢 北鸢 7.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北鸢的更多书评

推荐北鸢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