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改革运动思潮》读书笔记

monologue
2016-10-26 看过
此书行文非常简略清晰,是教材式的导论,但也有过于简化之嫌。作者Alister McGrath是英国福音派的神学家,看得出作者对加尔文颇有好感,其另一本《加尔文传》也试图为加尔文剔除茨威格造成的污名。把加尔文与自然科学(包括日心说)、工作伦理(韦伯命题)做了关联。


【导论】
改革的呼声:
中世纪晚期教会思想史的一项重要因素,就是受教育的信众增加,导致对教会的批评越来越多,原因是教会【是如何】与【应如何】之间有明显差异。那么谁能改革教会?俗世政权与改革派联姻,西班牙的异端裁判所拥有高于圣职人员与修会(最后甚至高于主教)的权力——“控制这审讯制度的不是教宗,而是【西班牙国王】,“当时欧洲北部的俗世政权正见到他们可以从教会夺回权力的机会,即使因此要附和新的宗教秩序也在所不惜”(p5)。

“宗教改革运动”的概念
四个元素:
(1)信义宗/路德主义(Lutheranism):最初是一项在维滕堡大学的学术运动,关于维滕堡大学神学教育的改革;严格的信义宗的宗教改革运动只是到了1522年才开始;路德比茨温利保守,也没有那么成功:新教神学更倾向于改革宗,而不是信义宗。

(2)改革宗教会(the Reformed church/Calvinism):现今认为加尔文的观念是经过他的后继者所巧妙修改的。

(3)极端的宗教改革运动/重洗派(the Radical Reformation/Anabaptism):坚持只有那些【作出个人公开认信者】才应该受洗;重洗派反对茨温利那种妥协(茨温利的某些做法没有圣经支持,如:婴儿受洗、教会与地方行政官员的密切联系,这都是重洗派所反对的);重洗派拒绝婴儿受洗而赞同成年信徒洗礼;财物的共同拥有权、和平的不抵抗原则;被称为“宗教改革运动的左翼”。

(4)反宗教改革运动/天主教的改革运动(Counter-Reformation/Catholic Reformation):罗马天主教会发展的一些对抗新教宗教改革运动的方法,借此限制其影响力。

印刷术的重要性:
有利于传播;印行更准确的版本(宗教改革运动的资料来源主要是圣经以及前五个世纪的基督教教父作家(patristic writers)。


【人文主义与宗教改革运动】
人文主义(Humanism,Humanismus):
这一词是19世纪杜撰出来的用语,在文艺复兴时期并没有被使用过,“暗示着文艺复兴时期的作者本身并没有意识到这个名词现今为人所知的普遍看法和世界观的存在”(p39-40);古典学术兴起,希腊文与拉丁文的古典作品都被广泛研读;Hans Baron认为人文主义是一场【共和主义者】的运动;强调回到本源(ad fontes):“越过中世纪的糟粕,为的是重拾古典时代思想与艺术的光辉”(p42)。

欧洲北部人文主义(而不是意大利的人文主义)是影响宗教改革运动的人文主义;他们强调“优美文学”(bonae litterae),“书写与语言的修辞是以古典时代的风格为圭臬”(p44-45)。


【经院哲学与宗教改革运动】
在16世纪初经院哲学被贬斥为“对无关痛痒之事所做的毫无意义、枯燥、理性的玄思”(p63);“经院哲学”一词是人文主义者的创造,意图丑化它所代表的运动。

唯实论与唯名论:
经院哲学时期的早期(约1200-1350)由唯实论主导,而后期(约1350-1500)则受唯名论主导。分别受托马斯主义与司各脱主义所主导。

唯名论的两个分支:新路派(via moderna)与新奥古斯丁派
共同特征是反对唯实论;区别在于:新路派倾向于帕拉纠的立场,对人类的能力抱有极度【乐观】的态度;新奥古斯丁派倾向于奥古斯丁的立场,对人类能力悲观,强调人类本性的堕落。

对堕落与拯救的不同看法:
堕落是指“受造物现在是处于比上帝所期望的较低水平”(p69),所以奥古斯丁强调恩典,“恩典是上帝给我们所不配授予不当得的礼物,上帝借此自愿打破罪对人类的辖制”(p69)上帝本可以不这样做;所以拯救是上帝采取主动,而不是因着人类的行为。帕拉纠则认为,拯救的源头是在人类之内,“把恩典的观念置于边缘地位”(p70),“借功德得救”。

预定论(predestination):
奥古斯丁认为上帝预先拣选了一些人可以得救,“预定”一词是指向上帝原初与永恒的定意,要拯救某些人,而不是其他人。而对于剩下的其他人,按照奥古斯丁的看法,上帝略去了他们,“上帝并没有主动地决定他们会灭亡,他只不过是忽略了拯救他们而已。对于奥古斯丁来说,预先的命定只是指上帝救赎的决定,而不是指弃绝生下来的堕落人性的作为”(p131)。

新路派(唯名论):
新路派的救恩论(拯救的教义)的主要特色是【上帝与人类的契约】,“上帝与人类之间的契约设定了称义的必要的条件”(p71)。

加尔文与唯意志论(唯名论):
加尔文与司各脱之间具有相似性,然而事实上,“加尔文显然是延续中世纪晚期的唯意志论传统,那是自奥卡姆的威廉和利米尼的格列高利,对此司各脱可以作为一个转折点。基督牺牲拯救的功德本质是上帝以恩慈这样命定接纳的,没有理由可以给予”(p77)。


【宗教改革运动的政治思想】
重洗派提倡不抵抗的政策、不参与俗世事务,“对教会成员持严苛的看法,不容许向国家或城市政府作出任何妥协”(p214)。

路德的两个国度:
中世纪出现了“属世的阶级”(圣职人员)与“属灵的阶级”(平信徒)之间的区分,路德认为这种区分没有约束力;路德认为不存在教会里有一个专业阶层,他们与上帝有更亲密的属灵关系(路德的平等主义);但也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充当教士。

茨温利的思想中教会与国家不是两个独立的个体,他主张基督徒是可以参与公职的,而极端派(重洗派)认为“参与公职代表了政治上的妥协,从而使基督徒腐化”(p221)。


【宗教改革运动思潮对历史的影响】
对世界持肯定的态度:
1.重新强调创造与救赎的教义:(加尔文)主张上帝与世界在本体论上是完全区分的,又同时拒绝把两者分开的可能性,“世界对基督徒的忠诚没有一个直接要求,那是一个非直接的要求,在于承认上帝与他的创造之间存在着来源的独特关系。在尊崇自然为上帝的创造物时,我们是在敬拜上帝,而不是敬拜自然”(p256),所以“作为一个基督徒不是——实际上是不可能——说要抛弃世界;因为抛弃世界即是抛弃奇妙地创造它的上帝。世界虽然堕落,却不是邪恶的。基督徒蒙召在世界中工作,为的是救赎世界。【委身于世界】,是活出基督徒的救赎教义的一个重要层面。缺乏对世界的委身和工作,就等于宣称它不可能(以及不应)被救赎”(p256-257)。

2.重新发现一个基督徒的召命(calling)的概念


宗教改革运动思想与自然科学的出现:
作者为加尔文伸冤,认为加尔文根本没写过“谁敢把哥白尼的权威凌驾在圣灵的权威之上?”这样的话;而且加尔文对自然科学做出了贡献:强调【受造界的秩序】,“不论是物质的世界或人类的身体,都见证了上帝的智慧和性情”(p265):“天与地把我们置于无数的证据中——不只是那些较先进的证明,即天文学、医学和其他一切自然科学所打算说明的,而是驱使自己受到最知识浅陋的农夫所注目的证明,他们睁开眼睛就能看到。”所以加尔文为自然界的科学探究提供了一个新的宗教动机;另一个贡献是他消除了【圣经的字面主义(biblical literalism)】,这为自然科学的发展扫除了障碍,“他宣称圣经不是关乎世界结构的详述,而是传讲耶稣基督的福音”(p266);路德驳斥日心说;加尔文发展出俯就(accommdation),“在启示中上帝亲自作出调适,俯就人类思维与心灵的能力。上帝是【以我们理解的能力】描绘他自己的肖像”(p267),上帝为了人类纡尊屈贵。




1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宗教改革运动思潮的更多书评

推荐宗教改革运动思潮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