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逻辑学十五讲》:懂点逻辑学,走遍天下都不怕

红警苏红不懂爱
2016-10-24 看过
《逻辑学十五讲》:懂点逻辑学,走遍天下都不怕

很喜欢“名家通识讲座书系”里由陈波所著的《逻辑学十五讲》。对于逻辑,我们一直在用,但用起来大多凭借本能,缺乏专业的训练与熏陶,所以一直想能有一本系统的逻辑学著作能够让自己提高一下,而就我目前所阅读相关的书来说,陈波的这本《逻辑学十五讲》堪称入门与晋级的最好“宝典”,通读一遍,梳理了自己所一知半解的逻辑ABC,收获不浅,所得不匪。

逻辑这门“必杀技”,对于辩论太有作用。其实我们仔细地用“逻辑”的显微镜去扫描一下,一些学者教授便露出了破绽与原型,在逻辑上犯了最基本的错误。不妨举一个例子。有一个研究苏俄文学的教授余一中,对《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不遗余力地加以否定,但他在文章中呈现出的却是逻辑的矛盾。用《逻辑学十五讲》里的归纳,就是“一只咬着自己的尾巴乱转的猫”,他犯了悖论的毛病。

我们先看余一中的一个观点,他认为《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没有文学价值,他说:“《钢铁》并不是完全意义上的文学作品,而是一个时代的政治性很强的流行读物。”在这里,否定了《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的文学性。

但是即使是如此没有文学价值的东西,在另一个场合,余一中又说这本书不是一般人写得出来的,显然是指《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还是有着相当的价值的。他说:“凭奥斯特洛夫斯基所受的教育和他的思想、艺术修养,是很难写出出版水平的东西的。”这说明,《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必须有一定的艺术修养的人,才能写出来。这不是一个典型的悖论式的论断吗?一个教授凭着相当然的武断,不断变换自己的论题,在不同的场合下,时页抬高《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必须有艺术修养的人才能写得出来,而在另一个场合又说它不是“文学作品”,这典型地触犯了“逻辑”的基本规律。

余一中在逻辑上犯的“悖论”错误事小,但后来他又在另一件事上大跌眼镜,成为圈内笑柄。当时,余一中发表了一系列关于《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的评论文章,用上了“一炉废钢”、“炼出的废品”等词汇,攻击性的用意是一目了然的,但奥斯特洛夫斯基去世多年,自然不会表示不满,所以余一中安然无恙,但《新闻出版报》发表了一篇文章,说余一中是“项庄舞剑”、“借题发挥”,立刻余一中脸挂不住了,立刻动用法律武器,起诉《《新闻出版报》》,最终败诉,时年57岁。这里有没有感受到余一中教授犯了“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点灯”的逻辑错误?可见,小逻辑上的偏颇,必然导致大逻辑上的错失(他违反了逻辑上的“同一律”)。在诉诸于法律的行为上,他所犯的病症,几乎就是“逻辑错误”的小毛病的扩大版。

可以看出,即使我们再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如果没有一点逻辑学基本知识,你的文本的说理能力还是让人产生狐疑与抵触。所以,我们在学术研究领域,不要轻易地按照自己脑子里预设好的固定框架,去重新套用素材,用自己想当然的假判断去得出不同的语境下相互“打架”的论点,这一点不仅是丢人问题,更是证明脑袋里缺少一根弦。

“逻辑”显然是能够让人绷紧一根“弦”的隐性力道。有了深藏不露的逻辑潜伏在自己的话语中,会让自己的文章与论点无懈可击,至少从逻辑上看起来不会像“一只咬着自己的尾巴乱转的猫”。所以认认真真地读一读《逻辑学十五讲》,从逻辑的基本概念学起,重温一下判断与推理的各种形式,掌握一点推理的基本准则与铁律,学会推理的正确演绎方法,可以帮助我们少犯错,不犯错,获得认清错讹与谬论的“火眼金睛”。

即使从最功利的意义上讲,现在公务员“国考”中,大部分题型都是逻辑题,而这些题目,如果没有一点逻辑学的基本训练,是很难在极短时间里作出准确的判断的,而《逻辑学十五讲》书中在介绍逻辑的基本原理的同时,搜集了逻辑学的一些经典案例,以及一些契合现实语境的新鲜题型,让令人头痛、近乎是智力游戏的逻辑题,有了趣味性的解读。而值得注意的是,从严格的意义讲,逻辑学“撇开推理和论证的具体内容,而专门研究其前提和结论之间的形式结构关系”(P24),但是作者的书中,并没有超脱于“具体内容”,而是在逻辑的演绎与推理之间,非常分明地把逻辑与现实之间的关系划得一清二楚,而作者往往离开逻辑的冷若冰霜、不肯通融的面孔,从世俗的常理上去给出逻辑学的推理之外的另一个更为人性与温暖的答案。比如在介绍古希腊智者普罗泰戈与他的弟子欧提勒士之间进行的著名的“半费之讼”,作者一方面给予了逻辑上的答案,而另一方面将这一争辩视着法律问题来予以讨论,而作者在离开逻辑的清规戒律之后,作者是用“我的回答是”来给予契合现实指导价值的判断的。逻辑有逻辑的因果线路,而生活有生活的考量范围,作者书中一方面从逻辑学的抛开内容的推理体系,导出必然的立论,而另一方面还不忘从生活的现实中来得出更符合惯例与习俗能够接受的处置办法,让这本讨论逻辑学的书,能够在书本框架与现实背景之下各取所需地推导出各自成立的立论。我们从中看到的是作者在学者的严谨之外更为通透的对于人生的合乎常情的温情态度。

正如作者所说,“逻辑学”所体现的理性精神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是缺乏的,所以,“在中国研究、传播和普及逻辑学知识,在国民中培植严格的理性精神,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P24)。有了逻辑学在我们背后支撑着我们前行,我们可以分辨真伪,精准判断,遇到困难,也能够用逻辑推演破解困厄,过去常说“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这当然不错,但是,懂一点“逻辑学”,我们在待人接物、闯荡世界的时候,就能够拥有一双不怕迷路的慧眼,拥有一个随时拿出来看清歪门邪道的照妖精,我们的雄心与胆略也会陪伴着我们,扫清尘埃,廓清雾障。《逻辑学十五讲》确实是一本值得放在案头,随时供我们汲取指导、透视世界的书,多翻翻,多学几招,我们必会明目清心,消解困惑。
1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逻辑学十五讲的更多书评

推荐逻辑学十五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