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仿真的历史,我的人物观

张国荣的上辈子
2016-10-22 看过

我们大部分人的历史知识不是老师教的,是电视剧教的。实际上来讲这两者不论是谁都犯下了跑偏甚至胡编乱造的苛症,但这所谓的跑偏并不是我这里所要去妄言或者菲薄的对象,我所要琢磨的是高阳笔下那高仿真的历史故事内某些我所捕捉到的浅薄脉息,即是管窥之见,亦称肤浅之言、实则肺腑之识。读此书,十行一停顿,一顿一上午,有些奏章、对白、情节之寻味,两个脑子也不够用。因为希望读的深,我这里就写得慢,我希望的状态是运笔如脱兔,行文随风散,想哪写哪这才是写散笔的乐趣,信手捏来极荒唐,一任绿萝翻红墙! 同治皇帝载淳:读这部书,开头第一个人要讲的是同治皇帝,作为慈禧之子,咸丰驾崩时的唯一继承人,登机之路非常顺畅。虽然上位之日还是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把咸丰老小赶到承德避难、而曾国藩所部的湘军正与太平天国苦战安庆等动荡时局之中,但这位只有6岁的小皇帝还处在尚未亲政的撂挑子阶段。在经历辛酉政变后,一应大事上有两宫太后垂帘听政,下有恭亲王所领文祥、周祖培、曾国藩、李鸿章、左宗棠等能臣效命,虽谈不上下一心,但至少要职上无一奸佞之臣,也因此大清朝得以挽回时局,平洪杨、捻乱、回乱、教案等搞出一个同治中兴。所以,整个同治未亲政的10年时间里,他所要做的事情就是读书、讨好双亲,尤其是讨好生母慈禧……大清朝拥有一套较前朝又更完备的执政体制,尤其对帝王之家的礼仪规范轲严到令人发指的地步,生活起居有太监日夜监控记录,屙屎放屁还有人取样化验的皇帝,任何任性的决定多会招来亲身老母慈禧的雷利批评,好在有个老好人慈安太后的溺爱庇护,同治皇帝的成长之路还算了无风波。而这所谓的平静也随着皇帝的成年而开始被打破,小皇帝头一回嗅到权柄的滋味就办了件诛杀安德海这件大快人心的大事,然后一发不可收拾的一心想要大施拳脚,虽然选皇后这件事情他自作主张冒犯了老母慈禧,但总算有惊无险顺利亲政了。执了天下牛耳之后的同治开始意识到横在他面前的两座大山恭六叔和慈禧老母,前者虽不至于多尔衮或鳌拜那般跋扈,但明显成为了他号令天下的绊脚石,而后者更使得同治皇帝自觉漏洞百出。为了跨过这两座大山,同治皇帝分别采取了“威”与“哄”的态度,对恭亲王逮着机会就当众发飙,另外奔走召见只为修复圆明园来讨好慈禧为的是给老人家找乐子少去管他。恭亲王不能以下犯上所以往往退步放权,而修圆明园却因筹款不利筹木料被坑的事情上闹出不少用人不贤有辱国威的笑话后草草收场。如此文治武功步步受挫的热血兼有志青年人同治皇帝,却偏偏又在房事上被慈禧老母敲了一闷棍,这位管天管地还管拉屎放屁的皇额娘一直就有跟皇后过不去的传统,同治心仪的皇后嫔妃不让睡,偏以雨露均沾的名义要他睡自己不喜欢却深得慈禧之心的妃子,满腔愤懑不得发泄的同治皇帝终于忍不住要发飙了,他发飙的表达方式就是封山禁欲一个也不睡,搞得跟小朋友绝食一样,一顿不吃还可以忍受,一天两天不吃饭势必内火难泄,很快皇帝就在他的表哥载澄贝勒的身上找到了橄榄枝,这位伴读书童自由就是载淳皇帝了解花花世界的唯一窗口。按照大清朝的祖制,所有王公贝勒只能留驻京城,有能力的上朝分忧,没能力的架鹰牵狗在附庸风雅上做文章,载澄贝勒则是其中一名典范,典范到对京城的三教九流无所不知,这完全符合了载淳皇帝的诉求。很快,皇帝成了烟花巷柳的寻常百姓,而且为避熟人不能去高档的会所,只能往黑胡同里钻,光钻还不算,万金之躯的帝王之身,一直以来就秉持了皇家良好的生育传统——不带套。所以没过多久就染上了传说的“花柳病”,发病而崩,享年一十九岁。 王庆棋:对于这类人物的发迹和得道历史上没人会给好评的,他的起用和升官最合适的描述可能就是走狗屎运了。原本身为待补翰林的王庆棋还只是个奔走无门长期游混街头戏馆的百年冷灶,一日受了友人的唆使登台唱了一段小曲,只是这一曲被偷溜出宫的载淳巧遇了,后面一来二去便得了个弘德殿行走的帝师差事,往后顺水推舟成为了皇帝偷入市井取乐中推门关窗的把风差吏,按照历史中奸臣佞臣的轨迹,王尚书应该可以从此拢一方势力祸害八方了,好在不然,尚在得势的恭亲王、文祥和李鸿藻等人的刻意疏离和皇帝的病殁,很快抽走了他起势的楼梯。再三权衡之后这位帝师过上了隐居的生活避开了刀斧之灾,算是得到一个善终。按道理这样的人物在历史上既没有起到艺术的升华也没有行到功名的建树,在书里面也只是个不起眼的角色,而我却有感人世艰难,试想一位前身熬尽枯灯为求功名利禄的封建清流文人,在不惑之年展翅无门之时却又能偶遇机缘,虽然上位的姿势比较难看,但终究可以借助这根救命稻草得势扩羽给满腔的抱负和志向试水的机会,换成谁应该也不会放弃的吧?不管在封建的权威世界里还是当今,近距离靠近顶层势力永远是人生攀爬的最佳捷径,换成任何有志青年都不会放弃,王庆棋就没有放弃,而且他看起来有限的机会中也没犯下太大的过错,所以我对这个人物的心情很复杂,复杂到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定义,他给我留下的印象极深,却又极难陈述。最后我只能把这归结到小人物的低微和脆弱,这种从出生到能力都是低微的人走上权利顶端之后所表现的脆弱! 崇厚:清政府的八旗制度,养了一大批吃闲饭的旗人油条们,有理想和报复的就谋个一官半职效命朝廷,没理想的坐吃等饷架鹰牵鸟附庸风雅,反正只要大清不倒,他们就不会没饭吃。相比王庆棋的屌丝逆袭,崇厚的境况要好得多,他是镶黄旗的官老爷,在满族官吏凋零的清末,崇厚算得上一枝独秀并满手好牌,仕途坦荡。崇厚应该也算是有理想的人,他是早期洋务派的先驱,清廷中第一个走出国门去欧洲考察的大臣,深谙与洋人周旋的独门绝技——和稀泥和示弱。在总理衙门设立之初他算是一直官运亨通,直到国际形势大变清庭需要直面中西矛盾时他开始被推倒了外交前线,他的那套油滑务虚的套路开始遭到质疑和弹劾。最开始是天津教案,他对内弹压对外谄媚的态度变本加厉的激化了民间百姓和洋人的矛盾导致剑拔弩张,好在紧要关头曾国藩跳出来背了这口大黑锅,凭着他曾候的老脸得以破财消灾保全时局(说回来这似乎成了曾国藩一大历史污点)。总之,崇厚大人因为在天津教案的处理过程中退居二线而得以保全身退。历史大转盘再一次落到他身上的时候已经是若干年后中俄开战了,高阳没有写中俄在东北局势的较量和推搡,落笔直接就转到了新疆伊犁的兵戈之事,本着韬光养晦以和为贵的策略清政府再次派出了他们认为可以信赖的肱骨之臣崇厚先生出使俄国。可悲的是这位欣然而往的外交老手竟然对自己肩上所担负的使命豪不自知,他是带着游山玩水的心态去的,对于俄国开出的赔款割地全部接受,甚至在未汇报清政府的情况下盖章画押,班师回朝的路上他已经谋划好面圣的说辞了,他以为最坏的结果是换人接差而已,哪知等待他的是牢狱之灾和历史的耻辱柱!而历史的唏嘘之处往往让人不胜感慨,前一个让他搅乱砸的天津教案是曾国藩给他收拾残值,后面一个再次搞砸的中俄条约的接盘之人正式曾国藩的儿子曾纪泽…… 吴可读:简单的说,吴可读是弯道超车的高手。这位甘肃进士的一生有两件醍醐灌顶的觉醒故事。他自负才气去赶考,一入京城就被乱花蒙住了钛合眼,一头扎进八大胡同不能自拔,几年下来名声败臭积蓄花光,连和他死去活来的瑶姐也冲他冷眼冷屁股。疼定思疼之后他用了一年的时间卧薪尝胆来备考,很快就功名伴身,虽不到高官厚禄但至少也是正经为官。历史真正让他声名鹊起的是他晚年的一个举动,眼看半截身子入土却未立功建业的老吴,想到了死节以树名,此法用在他这种官微言轻的人身上称得上是量身定制,属于既不拖累家人又能传为美谈的壮举,他筹划的很周到,效果也很到位。他所死节的名目现在看来贻笑大方但在当时是朝野禁声百官避祸的皇家正统问题:载淳无后择其表弟载湉继承大统,意味着天恩皇家在此就要香火易弦,往后载湉之父醇王地位如何?以后皇家转为醇王一脉还是过继回到穆宗一脉?这个问题之前是因为慈禧的禁声和打压而扑朔迷离,但在吴可读的死鉴之后百官打鸡血般的奏则潮流中任性的慈禧也不得不服软了一回,宣布日后在载湉后人中择一位有才干者过继载淳继承大统。这个定调在现在看来多么的苍白无用,然而在封建氏族的眼里这事关乎传承的千秋大计值得丧命争取。慈禧重用“清流”这帮满嘴跑火车的御史言官,压抑抬举之间权衡势力。吴可读是个在言官里排不上号的人物,却以身冒矢雨成了当时的国民偶像,在所有人统一信仰的年代这是英雄般的壮举,即使他所忠的名节又傻又天真,他的死也正成就他忠节的名份,好一个身前是冷灶,死后成红人! 安德海:作为早期慈禧身边的红人,这位在辛酉政变上发挥关键作用的人物在获得一手好牌之后却最后还是走到了惨死的下场,还是要归结于嗜利忘义的贪图本性,他侍上欺蒙待下恶毒、少结善缘、睚眦必报的个性导致身边围拢了一帮贪图小人,在一堆马匹和狗缘中忘乎所以然后变本加厉的敛财犯法。他的下场充分的应证了一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在同治皇帝筹划下暗地展开的养猪增肉运动之后顺利的把自己送到了屠宰场。手起刀落时,再得理不饶人的叶赫那拉也没有办法为其做一丝分辨。不得不说,惨死的安德海,给他的接班人李莲英做了很好的示范作用,也给了慈禧一个知人善任的练手机会,为这二人日后的琴瑟和鸣做一个前期磨合的铺垫。

4 有用
0 没用
慈禧全传 慈禧全传 9.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慈禧全传的更多书评

推荐慈禧全传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