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关于《英国小说艺术史》

bibliophil
2016-10-19 看过
文汇报 2007-5-1书缘版

■李维屏

      英国小说典籍浩瀚,其艺术之精湛、题材之丰富、样式之齐全在世界文学史上实属罕见。文艺复兴时期形成的英国小说,经过了作家的千锤百炼和不同时期文学浪潮的洗礼,其艺术一再得到了升华。也许,新千年的历史交响曲激发了我们梳理史料、撰写史评的热情;也许,英国小说艺术的确为我们提供了丰富的学术资源,六年前我萌生了写一部《英国小说艺术史》的念头。

     点击文学遗产,英国小说艺术的辉煌成就赫然在目。记得18世纪英国大文豪塞缪尔•约翰逊在他的《英语词典》中将“小说”仅仅解释为“一种通常描写爱情的小故事”。而二百年之后,英国著名批评家沃尔特•艾伦已经将小说称为“一种富有艺术性并出于某种美学目的有意识地创作与加工而成的文学形式”。显然,他们两人对小说的不同定义不仅客观地体现了时代的烙印,而且也充分反映了英国小说艺术在历史进程中的巨大变化。作为世界文学之林中的一大景观,英国小说自诞生之日起便建立了自己的艺术准则和美学体系。它虽东学一点,西借一点,却始终以坚定、自信的步伐体现了它的单独走向,并充分展示了其英国特色、英语特点、时代特征和作家特长。《英国小说艺术史》以历史进程为线索,以小说艺术演变为核心,着重探讨了为英国小说艺术做出重要贡献的30余位作家的艺术风格,使灿烂辉煌的英国小说艺术尽收眼底。

      鉴史明志,借重的是精神财富。《英国小说艺术史》的写作历时三年,如今虽已出版,但我感慨系之,体会良多。我以为,英国小说艺术折射出一种高尚的人文精神。有道是,文学即人学。小说既是社会生活的缩影,也是作家反映人的话语权利、社会角色和主体意识的重要场所。历代英国小说家以精湛纯熟的艺术手法塑造了无数有血有肉的人物形象,如理查逊笔下的帕梅拉,勃朗特笔下的简•爱,狄更斯笔下的大卫•科波菲尔,哈代笔下的苔丝和伍尔夫笔下的达罗卫夫人。他们一个个,或一群群,带着历史的印记,散发着浓郁的文化气息,踏着时代的节奏迎面走来。这些人物不但反映了某种道德观念和价值取向,而且还附载着小说家的人文关怀。尽管作家的艺术手法和叙事策略千差万别,但他们似乎都“以人为本”,凭借其精心塑造的文学形象来反映普通人的境遇和命运。生花妙笔之间表露出作家对世道人心的深刻思考,鬼斧神工之下洋溢着诚挚的人间情怀。作家的喜怒哀乐和悲天悯人之心尽显其中。毋庸置疑,正是这种高尚的人文精神才赋予艺术极强的生命力和感染力,才使作家名垂青史。

      英国小说艺术还蕴涵了大师们可贵的敬业精神。为了写好这部《英国小说艺术史》,我翻阅了近300部小说和理论著作。漫游书海,获益匪浅,尤其是大师们为艺术事业呕心沥血和锲而不舍的精神时常萦系心头。想当年,丹尼尔•笛福大器晚成,年近花甲还孜孜不倦地追求文学事业,并推出传世佳作《鲁宾逊漂流记》。格雷厄姆•格林85岁时依然笔耕不止。在历代英国小说家中,有的生活贫困,有的道路坎坷,而有的则病魔缠身。然而,他们大都以顽强的毅力在文坛耕耘了几十个春秋,其信念和意志毫不动摇。显然,在这些文学前辈看来,人生的意义不在于拥有什么,而在于追求什么。今天,这种敬业精神无疑显得更加难能可贵。我想,在一个价值、利益、兴趣和生活方式日趋多元的环境中,在种种急功近利的诱惑面前,我们更应着力培育这种精神。有了这种精神,我们才会不媚时俗,甘于寂寞,成为一个为做学问而做学问的人。

      此外,英国小说艺术还体现了一种伟大的创新精神。在英国小说艺术史上,恪守传统与改革创新是一个永恒的主题。自它问世之日起,英国小说始终处于变化之中。历代小说家都面临着是墨守成规还是革故鼎新的问题。早在18世纪,菲尔丁和理查逊曾互相嘲笑对方的小说艺术,而他俩又同时遭到斯特恩的贬斥。20世纪初,崇尚革新的詹姆斯和伍尔夫也分别与同时代因循守旧的小说家进行过激烈的论战。就小说艺术的创新而言,最值得称道的也许是乔伊斯。他的艺术成就几乎像爱因斯坦的科学成就一样辉煌。当传统的小说艺术变得僵化时,乔伊斯毅然打破常规,别树一帜,成功地推出现代主义杰作《尤利西斯》。他创造性地将时间、意识和技巧作为小说实验的突破口,并有效地借鉴音乐、绘画和电影等表现手法,从而为小说艺术注入了新的活力。今天,英国文学大师们的创新精神无疑对我们具有一定的启示作用。我以为,只有创新才会使人独步一时,自名一家。小说家如此,学者和科学家又何尝不是如此。

      英国小说家在留给世人十分可观的文学遗产的同时,也留下了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今天,当我们全面盘点英国小说艺术的辉煌成就时,也许还应借重这笔精神财富。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英国小说艺术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