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乡党》:子路共之,三嗅而作

[已注销]
2016-10-18 看过
本书205页云:

這段文字古今注者蜂起,仁智互見;而較早的鄭玄之説和何晏之説相近,我們暫從之。 唐寫本《論語》鄭玄注:“孔子山行,見雌雉食其粱粟,無有驚害之志,故曰:‘時哉時哉!’— — 感而自傷之言也。子路失其義,謂可捕也。乃捕而煞之,烹而進之。 ‘三嗅之’者,不以微見人過。既嗅之而起,不食之。”何晏《集解》:“言山梁雌雉得其時,而人不得其時,故嘆之。子路以其時物,故共具之。非本意,不苟食,故三嗅而作。作,起也。”綜合鄭、何的説法,大意是:孔子見山梁之雌雉逍遥自在地吃著粱粟,於是嘆道:“時哉!時哉!”也就是羨慕這鳥能享受太平時光的意思。子路卻會錯了意,以爲孔子説現在正是捕鳥的好時機。於是捕而殺之並煮熟呈上,孔子不想因微小的過錯而使子路難堪,便拿著碗聞了幾下,接著站起來,並不吃牠。

杨伯峻《论语译注》81年版108页说:嗅——当作狊,jù,张两翅之貌。并说:这段文字很费解,自古以来就没有满意的解释,很多人疑它有脱误,我只能取前人的解释之较为平易者翻译出来。

孙钦善《论语本解》修订本141页:嗅:同“臭”,“臭”当作“狊”(xù恤),鸟张两翅。

《汉语大词典》引杨伯峻说:《论语·乡党》:“ 子路 共之,三嗅而作”。 杨伯峻 注:“嗅,當作狊(音殈),張兩翅之貌。

是杨伯峻注音为:音殈。而孙钦善注音为:音恤。

杨伯峻注音是《集韵》的说法,《康熙字典》:“又【集韻】呼狊切,音殈。犬視。”而孙钦善是注的现代音。因为在《广韵》里他们读音不一样——

(1)狊 [jú ㄐㄩˊ][《廣韻》古闃切,入錫,見。][《廣韻》呼狊切,入錫,曉。]
(2)恤 [xù ㄒㄩˋ][《廣韻》辛聿切,入術,心。]

中华书局音韵学丛书《广韵校本》上册525页“古闃切”的“狊”:说文云:犬視皃。亦獸名。猨屬,脣厚而碧色。
上册526页“呼狊切”的“狊”:犬视也。

“古闃切”的“狊”,曹先擢、李青梅的《广韵反切今读手册》77页把读音定为:jú。
“呼狊切”的“狊”,曹先擢、李青梅的《广韵反切今读手册》88页把读音定为:xù 。

而《汉语大词典》《汉语大字典》都注音为:jú 。

黄怀信《论语汇校集释》下册947页引众说,“嗅”有作“呜”、“戛”、“叹”、“齅”、“狊”等说法。黄怀信自己的按语是:嗅,当作“狊”,刘、王及《集释》引三家说是。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论语新注新译的更多书评

推荐论语新注新译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