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蚁的一生

游离子
2016-10-18 11:40:32 看过
      《人树》2009年买的,但一直未读,后来搬宿舍,书就一直放在50多个大箱子中的一个里,想翻也很难翻出来读,最近读的这一本是豆友“乱看书”转让的,见乱看书的相册-乱看乱散(低价),见他卖得很便宜,就买了下来,花了三四个晚上读完。
       主人公斯坦·帕克像只强壮、勤奋的工蚁,劳劳碌碌,平淡无奇度过了一生,像设定的程序一般履行着自己的人生职责。洪水来了,他参与救灾;战争来了,他去战斗;火灾发生,他去救人,平常的日子按部就班,种庄稼、修篱笆、喂奶牛、挤牛奶。然而别人很少了解他真正在想些什么,他内心需要些什么,他很少向别人袒露心声,他完全将自己内心世界封闭起来。他也有过柔情,有过欲望喷发的时刻——对于妻子、对于他的孩子们,然而,他往往不知道如何去表达,浑身的力气无处使或者一拳打在空气中。斯坦·帕克还让我想起了乌鲁鲁(Uluru)石,一样突兀,一样坚硬,内心的脆弱、柔暖隐藏在粗矿的外表里,他也小心翼翼的掩藏着这部分自己,生怕别人一旦发现会揪住不放,那就不再是自己了。他与妻子艾丽的婚姻,只能说是相互的需要,与孩子们的关系也只是靠血缘维系,很少有温情,他不懂得如何与孩子相处,和他们说些什么,于是放任孩子自己成长,也许与他当兵打仗的几年有关,也许与他本身的性情有关,当他想要告诉儿子某些东西,却发现已经过了那个时候,孩子已经与他疏离了。然而他的内心追逐着什么—— “男人等待这场暴风雨的时候,一双手懒洋洋地抚摩着自己那松弛的身体。这身上的力气没有创造出什么有意义的东西。于是他变得烦躁不安,如坐针毡。他还没有足够的力量把身上的力量汇聚到一起。因此,他虽然有力气,但又是无力的。他像山顶上细碎的电火一样,闪闪烁烁,明灭不定。”
       斯坦·帕克的人生更像是在履行道义上的责任,作为丈夫、作为父亲、作为公民等等。他很少与人交流,更很少有真情流露,他更愿意找个无人的所在或者陌生的地方暗自发泄一通,然后回家照旧过着按部就班的生活。说也奇怪,书中斯坦帕克的高潮出现在他证实妻子给他戴绿帽后有点失控的时候,他理解邮政局长的丈夫,但他不会像他一样去死。那位自己吊死的邮政局长的丈夫,人人都以为他是个懦夫,靠着妻子生活,书中也没啥镜头给他,多半是他妻子的讲述。他死的的时候,留下一堆画,画面给人强大的冲击感,其中有一副让人觉得羞耻——一位光溜溜的淫荡的女人,让艾米从中看到了自己。他死的时候,妻子将他的画贬得一文不值,仿佛是一些累赘,并为此感到羞耻,我们仿佛也可以看到这位郁郁不得志的丈夫,活在老婆的阴影下,头上戴着高高的绿帽子,所以斯坦发现自己头上也戴着顶绿帽时,他理解了这位丈夫为何去死。讽刺的是那些画如那些活着的时候默默无闻,死后却大放异彩的画家的画作一样最终让他的老婆发了财,更讽刺的是那位邮政局长最终留下的那幅期初让她觉得羞耻的偷汉的女人的画作——也许那正是她自己,她却丝毫不觉。是的,我们的生活也常常出现某位道德的评判家,道德那只是别人的生活准则,他们往往脱身于道德之外,不管他们自己有多么龌蹉,那都是无关紧要的。
       故事以斯坦的死作为结束,我们的人生都会以死作为终结,我们劳劳碌碌的一生到头来是一场无,什么也没有。也许这也是我们许多人平平凡凡的一生。我们的内心却得不到满足,我们还没有取得什么成绩来肯定自己,来给自己的一生下一个定语。不平凡的人甘于平凡是一场悲剧,平凡的人不甘于平凡则是另一场悲剧。当然,人生只不过是一个过程,何苦于执着地想要创造出什么有意义的东西,过得安心快乐就好了。



       
0 有用
0 没用
人树 人树 8.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人树的更多书评

推荐人树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