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的兴起》小札

剑之铸者
2016-10-12 看过
《小说的兴起》小札

[美]伊恩·P·瓦特 著
高原、董红钧 译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2年6月第1版

第一章 现实主义和小说形式
1.(哲学上的现实主义)的方法是由个体观察者对经验的详细情况予以研究。生活与文学之间的独特的一致性。
2.自文艺复兴以来,一种用个人经验取代集体的传统作为现实的最权威的仲裁者的趋势也在日益增长,这种转变似乎构成了小说兴起的总体文化背景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3.【时间】
洛克把人界定为长时间获得的一种意识的一致性。文艺复兴以来,时间不仅是物质世界关键性的一维,而且是人类个体的和集体的历史得以形成的力量。坚持在时间进程中塑造人物。
4.【空间】
(1)从逻辑上说,个别的、特殊的情况是由空间和时间两种同等的要素界定的。
(2)在悲剧、喜剧和传奇文学中,地点几乎象时间一样,传统地呈现出笼统、含混的状态。
5.新的世界
文艺复兴以来西方文化的巨大变迁,它以另一种大有区别的图景取代了中世纪时对统一的世界的描绘,从根本上说,它向我们展示了一种发展的、而且是意外的、特定的个人在特定时间和特定地点获得的特定经验的聚合体。

第二章 读者大众和小说的兴起

第三章 《鲁滨孙漂流记》、个人主义和小说
1.个人主义出现的原因
(1)现代工业资本主义的兴起;
(2)新教,尤其是其中的加尔文教或清教的普及。
2.经济特殊化、个人
3.培根、霍布斯、洛克
4.经济要素:经济人、账簿
5.价值观:“不安定”的心理、勤劳、感情纽带和人际关系——小角色
6.韦伯:性是人类生活中最强烈的非理性因素,它是个人对合理的经济目的的追求最大的潜在威胁。
7.关于“劳动高尚”
由于使体力劳动贬值的经济专门化的发展,劳动高尚的补偿性断言变得更为重要了。
8.一般说来,自传体是清教主义内省趋势最直接最广泛的文学表现形式。
9.所有的灵魂机会均等,是清教徒普遍地倾向于道德和社会标准民主化的原因之一。
10.体裁区分
在新教国家,体裁区分法从未实现这种(十七世纪法国文学)权威,尤其在英国。
11.不愿承认精神价值观和物质价值观之间可能存在着对立,这种情绪在笛福的小说中非常明显。

第四章 作为小说家的笛福与《摩尔·弗兰德斯》
1.叙述者的有限责任。
2.良心是一个伟大的诡辩家
清教的力量之一,在于它将其正义要求变成了一种对别人的罪孽有点过苛干涉的癖好;当然,对个人来说,这可以作为一种补偿性癖好,使他能宽宏地对自己的错处视而不见。
3.【讽刺】
(1)无论对特殊事例可能有什么样的分期意见,可以肯定,在《摩尔·弗兰德斯》中没有表现出首尾一贯的讽刺态度。
(2)摆在我们面前的历史进程有力地、常常又是无意识地使我们先入为主地认为某些内容是讽刺性的。
偏见的起源:
A.现在被相当广泛地当作一种动机附加于经济利益上的负罪感;
B.虔诚的表白无论如何也值得怀疑的观点,尤其是充分注意到某人的经济利益时更是如此。
4.笛福盲目地、几乎是无目的地专心于他的男女主人公的活动,他无意识地、未加考虑地把他们的和他自己的关于他们生活其中的湮没无闻的世界的想法混合起来,使许多动机和主题的表现成为了可能,而这些动机和主题,没有笛福的突击战术,也许没有可能列入小说的传统之中;比如像经济利己主义和社会异化这样的动机,像表现日常生活中的新旧价值观念之间的冲突这样的主题。

第五章 爱情与小说——《帕美拉》
1.直到婚姻基本上成为所涉及个人的自由选择的结果,优雅的爱情的意义才得以与婚姻的意义同日而语。
2.性道德方面中产阶级原则的胜利:所能希望的最好结果就是,通过使婚姻成为性表现的唯一允许的手段。

第六章 个人感受和小说
1.理查逊小说的独到之处不在于感情的类型,甚至也不在于感情的多寡,而在于其描绘的真实性。
笛福的细致更多地表现在对事物的描绘上,而理查逊的细致则表现在对人和情感的描绘上。
2.人际关系
每日的活动范围实际上并没有提供任何永久性的可靠的社会联系的网络。既然在人们的心中,没有一种占主导地位的一致感和共同的标准,于是就产生了一种要求在感情上把握和理解的强烈的愿望,而这种愿望的满足只能仰仗于人际关系的隐秘的揭示。
3.郊区
4.家庭私室
5.印刷机
那时的印刷机,提供了一种比舞台更少对公众态度审查的敏感性的文学媒介,一种在本质上更适宜于交流私下的情感和幻想的媒介。
6.【自居作用】
人是一种“接受角色的动物”;他之变成一个人并发展他的个性,乃是无数次地走出自我、进入别人的思想和情感之中的结果。

第七章 作为小说家的理查逊与《克拉丽莎》
1.在《克拉丽莎》中,理查逊创造了一种集叙述样式、情节、人物和道德主题于一体的文学结构,从而比在《帕美拉》中更为彻底地解决了小说依然面临着的最重要的形式问题。
2.克拉丽莎的胜利是一种与她的性别无关的胜利,这种胜利期待着个人主义的社会所需要的那种新的、内心的道德制裁,正是凭借着这种道德制裁,康德后来成了哲学的代言人。
3.克拉丽莎在无意识中不但企求死,还企求性的侵犯。从历史的观点看,克拉丽莎的悲剧似乎显然反映了清教主义精神的灵性及其惧怕情欲的综合的效果。
4.动用全书将近三分之一的篇幅来描写女主人公之死。
清教主义一直反对教堂中的一切欢乐的喜庆,但当逢到丧葬之类的事情时,它却赞同长时间的宗教仪式甚至感情的放纵。结果,葬礼的规模和价值日子增长,以至到了理查逊的时代,其讲究及排场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

第八章 菲尔丁和小说的史诗理论
1.阅读史诗意味着要不断努力去排除当代日常生活的正常期望,而这些期望却正是小说所要利用的。
2.史诗的滑稽变体:对奇异的运用和对滑稽式英雄的战斗的采用。
3.1742年,小说还是一种声名很坏的形式,菲尔丁可能觉得,借助史诗的声望,在文人学士中间比在其他方面预期受到的偏见更少一些。

第九章 作为小说家的菲尔丁与《汤姆·琼斯》
1.理查逊描绘社会加于个人的苦难,菲尔丁表现个人如何成功地适应社会——宇宙秩序。
2.《汤姆·琼斯》一书根本的凝合力不在于人物及其相互关系,而在于一种具有极大自主性的理智和文学的结构。
3.菲尔丁试图开拓我们的道德感。
如果小说要获得与其他文学样式同等的地位,它就必须与整个文明的传统发生联系,并以一种评价的现实主义对它的描述的现实主义进行补充。
4.要是新的样式要向旧的文学样式挑战,它就必须寻得一种途径,通过这种途径不仅能传递一种令人信服的印象,而且还能传递一种对于生活的机智的评价。

第十章 现实主义和后来的传统
1.斯泰恩着手将某种要求文学和现实逐一相符的现实主义首要的前提推至逻辑的极端。
2.斯泰恩和菲尔丁一样,是一个学者和才子,他同样迫切需要评论他小说中的情节甚至任何其他事物的充分自由。然而菲尔丁只是靠着损害他叙述的逼真性来获得这种自由,而斯泰恩却能通过将他的见解安置到他的主人公的思想之中这种简单而巧妙的方法,不作任何此类的牺牲而达到完全相同的目的。
3.【巴尔扎克、普鲁斯特】
尽管二元论将看待现实的不同方式的对立戏剧化,实际上并没导致任何对现实的全盘否定,不管是对自身的现实,还是外部世界的现实。
他们探究的基本术语,已由二元论在叙述上的对应词——个体和他的环境之间的或然性所支配了。
14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小说的兴起的更多书评

推荐小说的兴起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