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风鸣廊,斯人已往

Amiee Hsu
2016-10-08 看过

方停君,无论是对紫衣萧木、霜叶红、忽必烈还是薛忆之,爱他的和他爱的,大抵都抵不过对江山安危、还我山河。所以多情至无情,也不过是为了社稷和民族大义却扼杀自己的人生和感情。

很多人说《灰衣奴》中对方忽薛的刻画bug,但是我觉得确实合情合理的。若要问方停君心里装着的人是谁,除了薛忆之,恐怕还有忽必烈啊,虽然我知道很多人会不相信(笑)。停君向忽必烈送的两口棺木的意思,其实作者借清秋之口告诉读者停君是想与帝王隐姓埋名去过自己的生活,而在《有风》的结尾,作者借了青川表达停君的心意,原本方停君是准备了两件血衣,想带着忆之走的,但恐怕这对忽必烈太过于残忍,所以改变了主意,“这世上有些门,就算能打开也进不去,有些寂寞唯有特定的人才能排解”。其实在《有风》里面,停君对忽必烈的感情是在一些微小的细节里体现的,例如两人遇上桃花瘴,忽舍命保护了方;又如在钓鱼城结界中,停君看见忽必烈唯一一次红了眼眶,别过了面去;又如忽必烈和停君xo的时候,忽必烈不经意间看见了方停君在他见过所有表情中最温柔的表情。他们在才情、爱好、斗智斗勇、勾心斗角当中总是能够互相吸引,真有点相爱相杀的味道,如果这样都擦不出火花来,我就觉得神奇了。但当忽必烈制作镣铐困住停君的时候,我便知道他们的结局无果,一只高傲、自由的苍鹰怎么会心甘情愿被禁锢在方寸之间,镣铐做得再精美也是禁锢的工具,从来也没有怀疑过忽必烈对方停君的眷念是假的,尽管忽必烈不会为了方停君放弃君临天下和大好山河,禁锢也成不了是爱的表现,忽必烈对停君除了渴望心意的回应,表现出来更多的是占有欲和征服。方停君也是够狠的,被忽必烈强x的时候,他说着“我不欠你的了”,后来忽必烈大吼方停君骗了他的感情想用rou体来偿还。忽必烈至始至终都没有得到方停君的正面回应,貌似他也不止一次对着停君问:你是否对我有一点感情?方停君也是够狠心,宁愿跳崖也不说,死活也不说,在这个层面上说倒是羡慕忆之啊,哈哈。因为帝王要的是征服,他想要的是陪伴,既然无果,何以表露心迹呢,所以把忆之留给他,宁愿自己孤独。

“我们信马由缰,从此不问世事,好吗?”尽管这是乱世中最遥远、最奢侈的愿望,实现不了的诺言,但方停君仍然将这最美好的念想给了薛忆之。在故事里面似乎停君最美好的事都来自于忆之,忆之是乱世中的一口清泉,是乱世中人性的温情,谢谢薛忆之,让我看到人世间最美好的爱恋。我不敢说薛忆之是方停君的至爱,但可以确定停君肯定是爱他的。而这辈子,方停君注定是把自己牺牲在国家大业身上,无论是他爱的或者爱他的人,他都无以回应,所以在悬崖边,停君对忆之说:我曾经对你有过真情,你信吗?在我看来算是告白,也是在漫长岁月里面,方停君无法回应薛忆之中的一点点安慰。书中唯一让我落泪的地方,其实就是停君与忆之在江南春雨夜那几句为数不多却动人心魄的告白:

薛忆之虽然没有去见方停君,可心里却不知为何有一种说不出的不安,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得不安稳。他突然听到院中有夜行人轻轻落地的声音,不由立即坐了起来,拿起剑掩到窗口一看,一个极熟悉的身影就映入眼帘,不由心口一紧。

“哥,你当真不肯见我一面吗?”方停君的声音听起来极是沙哑。
薛忆之忽然明白了忽必烈为什么要自己前来,恐怕就是用他来扰乱方停君心神的,心里一咬牙,暗想如今和谈最重要,眼看就要休兵罢战了,可不能因此坏了这头等的大事。于是掩在暗处始终不吭声,方停君居然也不走。站在那里,到了后半夜,湿润的江南便下起了雨。薛忆之眼见窗外的方停君被打得像个落汤鸡也不走,心里又难受又着急。他想要说什么,但从来又不是一个言词便利的人,一时也想不起来说什么才能不伤着方停君让他回去。

“哥,我只是想见你一面……我不会伤害你,我保证以后都不会再烦你了。”薛忆之听见方停君的话明显有点中气不足,心想难道他被这春雨一打病着了,不由心一软正想出去。只听院里扑通一声,薛忆之见方停君竟然已经倒在了雨地里,这一惊非同小可,立即从窗内掠了出去,将浑身湿透的方停君扶了起来。刚想将他抱回去,却被方停君拉住了他的手,只听他颤声说:“哥,我不想弄脏你的地方,我见了你一面就走。”
薛忆之连将他搂在怀里,用身体挡着雨,一边说:“快别说傻话!”
“哥,你肯来见我,我已经很开心了。”方停君紧紧拉住薛忆之的手,摸着他的手然后是胳膊,问道:“哥,你有没有恨过我,恨我这样伤害了你。”

薛忆之用手摸去方停君脸上的雨水,一边安慰他。“我知道你,你是很无奈的。”
方停君摇了摇头,微笑着说:“不,哥,我那一箭是真心想要杀你。因为我知道,你看着我将你的亲人一个个得杀死,会很难受,比死了还要难受。就像我现在,我知道以后你们也会将我的亲人一个个的杀死,我还不如死了得痛快。”他靠在薛忆之的怀里,道:“还记得我的誓言吗,我会遵守的,我只要比你多活二三年,等我办完了事,我就去找你跟小师姐,因为我想过了,我还是想要和你在一起。”

天上有闪电划过,薛忆之见方停君的眼神涣散,嘴唇逞紫黑色,心里大惊,抱住方停君道:“你怎么了,怎么会中毒的。”
方停君却像已经是听不见他的话了,只是喃喃的问:“可我要是到了下面见着娘,她会不会怪我没有尽力,我真得尽力了……”他像是有点害怕,又问:“她会不会不认我这个儿子,在她的心目当中,是不是我只是她一颗保家卫国的棋子?”
薛忆之将他搂在怀里,垂泪道:“你尽力了,真得尽力了,你怎么会是一颗棋子,你是方停君,是你娘的儿子。”
方停君微微一笑,像是得到了安慰,轻轻靠在薛忆之胸前不再说话。

方停君微微一笑,像是得到了安慰,轻轻靠在薛忆之胸前不再说话。薛忆之则拼命地追问他,“谁,你中了谁的毒。”他见方停君紧闭双目,不再答话,真是心急如梵。
方停君伸出手抚摸着他的脸低声道:“哥,能死在你的怀里,我今生已经没有遗憾,我欠你的……我来生再还你。”
薛忆之紧紧将他搂在怀里,泣不成声。

薛忆之的爱何等简单,我相信到最后的最后,无论方停君选择的是不是他,只要在他心爱的人身边,他就会守候他。打从第一次见着身穿淡黄色衣服,神采飞扬,容颜如玉的翩翩少年那一刻开始,就注定了他此生对他的无怨无悔。
其实伤害薛忆之的事,方停君一点都没少做,但在复国这条路上,薛忆之显然对他来说就是个障碍,毒了他、废了他右手、在钓鱼城上一箭断情,将薛忆之伤到了心底里,每当受了伤的忆之从来都不会在停君面前表现出来,他只会呆呆的一个人在山边看风景看夕阳,一看就是大半天,唯一的变化,是他一天天的憔悴。他唯一伤心的就是停君近乎自虐地折磨自己。
“为什麽我已经不是那个方停君,他也不再是那个忽必烈,你却还能是那个薛忆之?”在悬崖边方停君的武斗和欺骗依旧换来了温柔和怜爱的眼神,薛忆之不是不懂恨,只是他更懂爱而已。

忽必烈选择了江山,薛忆之选择了方停君,而方停君,却选择了此生的无路可走......

十年前,一位淡黄衫的少年从容的演奏着天籁之音,他怀抱琴筝,睥睨众人,那么骄傲自信,来去无痕,却扰乱了两个人的心,从此,三人间便有了这十年的纠葛。方停君就是这寂寞的挽歌,每当你夜里读着他,就在你的心头回荡...

2016年10月8日




4 有用
0 没用
有风鸣廊 有风鸣廊 8.2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有风鸣廊的更多书评

推荐有风鸣廊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