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慢一点儿

arale
2016-10-08 看过
到一个地方旅行,似乎看了很多东西,又似乎没见到什么。就算挤牙膏似的写上一篇伪游记,也于事无补。在陌生的地点,面对异域,历史,美,鬼斧神工,我不断提醒自己,要记住啊,要感动啊,就像为了上天玩命拽头发。如此反复,明白一个道理,相对于走到和看到,见到似乎是个难得多的事儿。

这是一本关于如何见到的书。

在Curiosity一节,Alain讲到了一个现代普通旅行者的困境:这是一个已经被(过度)发现过的世界。他把自己一个在马德里无所事事的沮丧下午,同Humboldt的南美探索之旅比较。Humboldt知道他的每一个记录,每一个发现,都将在欧洲引起轰动。而一个现代旅行者,在满足发朋友圈欲望之余,能感动的只有自己。事实上,这些数量庞大,见多识广的现代人们,斜眼看着又一个教堂,又一个大湖,早已经安之若素,波澜不惊。如果这是一种麻木症的话,好奇心是一味解药。一般人不会平白无故地对一座房子生出巨大好奇,所以这种好奇心就只能来自更深层次的疑问:教堂风格有几种?教会的势力有多大?人问什么信教?

比好奇心更猛烈的旅行动机是对异域的向往,可能同时混合着对故土的厌恶,像福楼拜钟情北非那样。这种冲动,没有也罢。

如果打开这本书的目的,是寻找旅行的意义,那第一节很可能让人失望。这一整节都在讲旅行的overhead和意外状况,让现实旅行和期望值之间产生了巨大的差距。以至于与其旅行不如到博物馆看风景画来得纯粹,保险,让人满足。这个让人翻白眼的论述不无道理。最后一节又变脸成了鸡汤文,表示只要用心,上班路上也不缺少美。似乎矛盾的两节其实都在讲不出远门儿,也能“看见”和发现美的可能。在家门口和博物馆都可以被景色打动的心情,是对旅行绝佳的准备。

“崇高”sublime的自然景色,让游人趋之若鹜。冰川,绝壁,排浪,火山,星空,瀑布.... 它们的共同特点是让人自觉渺小。虽说也有“身登绝顶我为峰”这种话,但我相信大多数人敬畏的心情更多一些。为什么被别人比下去就忿恨,被自然比下去就卑微到爽呢?区别是个人的挫败,相对于承担全人类弱小的一部分?灵魂被彻底碾压后的升华?因为另一个维度和级别的伟大,让琐碎的烦恼显得可笑?在美的历史里,崇高和美是不同的概念,大与小,宏伟和细腻,敬畏与亲近。相对于人造艺术,自然的磅礴简单直白,付出体力和时间,就可以获得冲击和满足。

关于艺术,到画家作画的地点去印证画之美和景之美,迷失在因画赏景,还是景美生画之间,进而让眼睛从相同的景色里看到更多的精彩。

只是到那里去是不够的。Ruskin教素人作画的坚持,教导用笔写景,以情映景的用心,都是为了让更多人能发现美,感受美,充盈生命。虽然他说只有懒人才做不到,其实要做到如此,需要付出的勤快还真是不少。当个看客也不容易啊。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The Art of Travel的更多书评

推荐The Art of Travel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