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自有逻辑,信仰也是生意

辉城啊
2016-09-25 看过
近日读张忌的长篇小说《出家》,篇幅不长,流畅好读。故事并不复杂,讲得是一个方泉的人,带着妻子秀珍,离开乡村,来到城市里讨生活。两人生儿育女,辛苦生活。方泉、秀珍读书不多,从事的是底层工作。方泉送牛奶、蹬三轮车、装修工,偶尔去寺庙里兼职。秀珍的工作体面一点,在超市里当售货员。一家子生活虽苦,倒也其乐融融。在因缘巧合之下,他得到一间自己的寺庙。经营寺庙是桩大生意,赚钱多。但像所有发财的人一样,家人与他愈发疏离。佛事成为生意,他成为“末法时代”的一员。
底层老百姓把当和尚当作是一门谋生的手段,自古有之。高僧圣德皓首穷经,跋山涉水追求佛理的精神,毕竟是少数。大多数的僧侣,如平常老百姓一般,品尝着生活里的喜怒哀乐。宋朝时期,佛教已经完成了世俗化,随着商业的发展,便出现职业性的僧侣。他们通过为老百姓祈福、做佛事等方式来增添收入。和尚收入颇丰,他们游冶狎妓、偷情私通、娶妻纳妾,亦是常见。在岭南一带,僧侣娶妻蔚然成风,与普通老百姓无异。一时之间,朝廷也无法禁止。明清僧侣的生活状态,与宋朝其实无多大区别,从《水浒传》《金瓶梅》可以得知。
从历史的维度去理解方泉行为,只不过是“惯性”,走了前辈的路子。方泉对佛法的理解,是粗浅的——哪里知道佛法啊,只会念《楞严经》——所有的思考,皆是出自于朴素的道德观和世界观。在巨大的机遇面前,他会彷徨、迷茫,大概是出自于对自己以往的经验与知识的不信任,但当护法到位之后(周郁),自然会是选择更广阔的前景。
当一个人完成“选择”这个行为时,意味着他有所取舍。在小说中,张忌把家庭与资本对立起来。他获得山前寺之时,便是与家人关系疏离的开始,仿佛是资本在吞噬着爱情。但张忌的好处是不批判,他从容又明净地叙述着——这很了不起。
资本自有他的逻辑,信仰是一宗生意。路内讲过一个故事,说是有人投资寺庙,把信仰当作一桩生意,不用三年就能赚得满盆满钵。这个细节,被他写进长篇小说《慈悲》 。《出家》里的寺庙,与路内提到的状况差不多,阿宏叔的寺庙由一间破庙,发展成金碧辉煌的大寺,也有资本的介入。可以想象,方泉在周郁的介入之下,会是一个新的阿宏叔——中国人的信仰,几乎都是功利主义的。
有个细节,很值得玩味,即是方泉改名为广净。广净,洁净也。在所有的宗教文化里,洁净乃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佛教的洁净,由外及内,发展成一种仪式和文化。小说前半部,方泉深处底层,东奔西走,但却是“洁净”,因为欲念不多。而获得山前寺之后,他改名广净,但却内里肮脏的,因为生命里充满躁动与欲念。
9 有用
2 没用
出家 出家 7.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添加回应

出家的更多书评

推荐出家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