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兽人:法律真空下人性的丑态

沐海橙
2016-09-23 看过
        这是一部沉重的历史题材著作,奥斯维辛,一个承载着痛苦记忆的历史符号,被人们了解、认知,在战争过去的若干年后,曾经亲历过那段苦难历史和参与制造苦难的人们,都随着岁月的流逝一个个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今天,我们重新审视这段历史,我们应该看到的是什么?就像在序言里讲到的“历史学应该致力于引导人们懂得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罪恶,还有什么比这个目的更为重要呢?倘若不能懂得为什么发生这样的罪恶,你就不能环视这个世界,思考为什么它还会再次发生。”
        这本书给了我一个更广阔的视角,从纳粹分子中的个体到群体所作所为,基于对人性的分析,再现了那段噩梦般的历史。从开始的部分人对于犹太人的厌恶到群体驱逐再到最后近乎疯狂的屠杀,立体了呈现了人性在面对无规则与累进式的野蛮生长状态,记录了一个个年轻人如何一步步变成杀人不眨眼的屠杀机器,惊心动魄。
        反犹情绪是一个历史渊源很深的顽疾,从圣经里的犹大害死耶稣的记录中就能看出来,而这个“故事”也被后来的纳粹分子作为迫害犹太人的理由之一。而恰巧在德国一战的大败,让许多德国人将战败的原因归咎于犹太人,犹太人在被他们贴上了“不爱工作的”、“骗子”的诸多标签。那么这种偏见究竟来自何处,为什么又偏偏在德国达到一个高潮?我觉得这是商业文明与农业文明激烈对撞后负和博弈的结果。历史上德国的工业化道路较之于英法两国显得十分吃力和迟缓,这其中一个不可忽略的因素在于德国的农业人口高达70%,一个地地道道的农业国。在本书里也交代了一个情节,就是在问及屠杀犹太人的时候为什么不会感到罪恶,回答是,犹太商人赚走了他们辛苦种出的作物大部分的利润,而他们却对此无能为力。这种带有“复仇情绪”在一步步酝酿,最终导致了“水晶之夜”、《纽伦堡法案》以及最后的大屠杀。一战战败,《凡尔赛和约》的签订给德国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许多德国人认为犹太人让他们输掉了战争,面临巨额的赔款,丢失了民族尊严,加上纳粹的强力宣传以及上台后“较好”的执政表现,让这种情绪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巅峰。作者在书里这样说:“所有认为只有纳粹分子甚至只有希特勒才持有极其恶毒的反犹主义观念的人,也应当认真反思。最危险的想法之一,就是认为欧洲人是在少数疯子的强迫下心不甘情不愿地犯下了灭绝犹太人的罪行。”
        死亡工厂这个章节,系统的介绍了奥斯维辛、达豪以及海乌姆诺集中营,白房红房,卡波制度,讲述了以奥斯维辛为标志的集中营如何一步步退化成高效率的杀人工厂,从枪杀演化到后来的挖洞用炸药炸再到一氧化碳和汽车尾气过渡为最后的齐克隆B,屠杀的效率几何级数式的提高,这直接导致了参与屠杀的人员减少,而距离感的增加也让参与屠杀人员的心理伤害降到最低,当然这也成了战后很多人逃脱审判的借口。这部分带给人的感觉有些惊心动魄,甚至有些恐惧,那种最原始的、面临生死抉择的恐惧。百万数量级的犹太人,被送到这些集中营,经历筛选、屠杀、劳动剥削、屠杀……这种循环很难让人相信这是一个现实社会曾经真真切切发生的故事,或许那已然不再是一个正常的社会,所有的道德伦理、绅士风度荡然无存,在面对无助的犹太人,左右那些刽子手的是人性中最原始、最恶毒的兽性,在面对无序的、道德法律真空的“小社会”,这种兽性被无限放大,像黑洞一般,吞噬掉了现实中的最后一丝微光。
        在战争结束后,解放与报复的章节,交代了战后犹太人、德国人以及苏联红军等在解放后的遭遇。被苏联红军“解救”的犹太人,又进入了另一个“地狱”,他们要面临的,依然是被蹂躏、驱逐、排斥,这并非绝对意义上的解放,而在形式上解放了的一些激进的犹太人,也展开了一些复仇活动,私刑也开始被逐渐运用到曾经集中营的卫兵甚至一些无辜的德国民众身上。通过对幸存者的采访,一些犹太人“复仇”后的态度,与集中营纳粹对屠杀犹太人的态度,竟然如此一致:他们都了解这种行为被法律排斥,是犯罪,但是他们不会觉得后悔,颇有些“冤冤相报”的意味。
        最后,作者给出了这样的评价:在欧洲文明高度发达的背景下,奥斯维辛和纳粹的“最终解决”代表的是人类历史上最卑劣的行为。纳粹犯下的罪行让世人认识到,只要足够冷血,一群受过高等教育、拥有先进技术的人也可以做出如此龌龊之事。他们的所作所为既然已为世人知晓,我们必须从中吸取教训。丑恶的事实就摆在眼前,等待每一代人重新发现它的价值。
        读罢,一直在想,我们所追求正义的终极目的,究竟是用暴力打倒暴力,还是其他什么东西?一战的审判没有给我们答案,二战也是。
7 有用
1 没用
奥斯维辛 奥斯维辛 9.5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奥斯维辛的更多书评

推荐奥斯维辛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