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里的“美国特色”

[已注销]
2016-09-16 看过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创建与发展既是时代的写照,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美国故事。它是一座“观念”先行的博物馆,在创建者们雄心勃勃地想要建设自己国家的博物馆时,他们既无场地,也没有一件藏品。经过一百多年来的发展,大都会博物馆已经成为了一座百科全书式的世界级博物馆。

教育大众:博物馆之道德职责

大都会博物馆热衷于宣传自己的“信条”,认为人人天生具有爱美潜质,博物馆的任务是通过展示、讲解培训并改善这种与生俱来的美感。现任馆长托马斯·坎贝尔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指南》的《导言》中提到,该馆在拥有第一件藏品以前就有的一个观念:“艺术可以使所有接触到它的人上进,可以促使个人信念擢升,可以帮助工业及制造业进步,可以使向善的理念实现;这是一个基本的社会和道德前提。”(坎贝尔,15)这点可以在大都会博物馆于1870年制定的博物馆宪章中得到印证,它明确了该馆的宗旨:“鼓励并推动美术研究、艺术生产及其在实际生活中的应用,普及艺术相关的知识,进而向公众提供艺术指导与娱乐”,(汤姆金斯,27)又出于对于艺术的严肃性的考虑,1908年大都会博物馆的董事们决定修改宪章,最终投票决定删除了“娱乐”一词。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在创建之时,就确立了“教育”的重要性,这既是出于对当时社会道德沦丧的“痛心疾首”,也是创建们希望建立从根本上有别于欧洲模式的艺术博物馆的努力。南北战争之后,有教养的纽约市民遭到了巨大打击,社会上弥漫着沉沦堕落的气氛,生活的丑陋阴暗面越来越难以被人无视,报纸上充斥着公共和私人丑闻,纽约成为整个国家道德、精神堕落的写照(参阅汤姆斯金,11~18)。尽管在物质上得到了保障,但人们在精神上的需求却得不到满足。新贵渴望与文化融合,生意人阶层对艺术的兴趣越来越浓厚,一些人开始集结起来。波士顿美术馆、华盛顿国家美术馆、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均是成立于1870年,这些博物馆都非常强调教育、提高道德水平和社会改良。博物馆要成为普及教育的工具,在最初,它的基本功能是社会和道德教育,之后才是审美教育。这与典型的欧洲博物馆的情形很不一样,在欧洲,皇室的捐赠和战争的掠夺,催生出广为流行的贵族鉴赏风气,博物馆是贵族的“俱乐部”,普通民众并没有机会成为艺术殿堂里的常客。

创建之初,董事会曾寄希望于市民的支持。他们推行付费会员制,收取一定的门票,为维持博物馆的运行筹集资金。市民的吝啬让董事们感到失望,但博物馆一方没有放弃努力,一直在为吸引观众而努力。大都会的开放时间也在调整,在夜间开放的试验失败之后,管理者抵住了压力,于1889年开始实行周日开放,使得观众人数和观众群体都发生了大的变化。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第7任馆长托马斯·霍文曾给自己定下一个目标:“把大都会博物馆打造成人民的文化天堂,其中充满乐趣和庆典活动。博物馆应该是一座一目了然的图书馆,能给人们带来最大可能的兴奋和思辨。博物馆应该是一个最能代表公共教育的机构。” 现如今,公众教育仍然是大都会博物馆最重要的投入之一,展览、讲座、公共活动、出版等项目始终体现着推广教育的理念,它的确成为了美国式博物馆的典型代表。
 
博收广采:人类文化之展示

翻阅过《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指南》的读者一定会感慨大都会收藏之“杂”。这座博物馆藏品类型不仅有传统的绘画、雕塑等作品,还包括武器、盔甲、乐器、时装、摄影等等物件;它们来自世界各地,时间跨度从古到今,并仍然在进行着更新。这显示着大都会博物馆要将自己打造成百科全书式的博物馆的雄心,它要成为世界文化展示的殿堂。尽管是一座“世界性的博物馆”,它也充分展现着美国特色,体现着要为美国艺术家做点事的初衷。大都会博物馆也是美国首家系统、大规模收藏美国装饰艺术的主要博物馆(据说,大都会博物馆的创建者们从未想过要收藏美国早期的艺术和工艺品,直到二十世纪初期这种做法才提上议程大都会博物馆的古代艺术藏品)。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最早的一批藏品,得益于业余考古的发现,首任馆长切斯诺拉便是一位精力充沛的考古狂。除此之外,博物馆的成功策动,让当时的新贵们认为“将自己的珍藏的作品捐赠或遗赠给大都会博物馆是一种时尚”。建馆之初,博物馆对待捐赠是来者不拒,直到规模和数量过于庞大,才提高了对藏品质量和条件的要求。政府资助、私人赞助、捐赠遗赠、拍卖购买是该馆馆藏的主要来源。在展示方式上,大都会也是走在前沿,家具展示、房屋结构整体展示的实践都开始得非常早。

在馆藏方面,大都会今年抛出的“大新闻”无疑是博物馆即将拍卖500多件中国瓷器,引发了业内人士对中国古董热是否要消退的猜疑。实际上,对于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来说,藏品淘汰是博物馆运行的一部分。除了拍卖、出售之外,淘汰还以与其他博物馆交换、互赠等形式进行。大都会博物馆的建筑所有权虽然在政府,但藏品的所有权是归董事会所有,因而董事会有权决定藏品的去留。上世纪五十年代,淘汰藏品还是秘密进行,董事会成员认为大都会博物馆不应明目张胆地搞出售、交易和交换艺术品之类的活动,到了七十年代,淘汰藏品的次数越发频繁,主要是当时的馆长托马斯·霍文的馆藏理念的转换,他认为“决定伟大艺术博物馆的是质量,而非数量”(霍文,285),藏品淘汰也成为博物馆筹集资金的重要方式。

指南:不止是导览

值得一提的是,在收藏之外,注重对藏品的研究也是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重要特色之一。尤其是在托马斯·霍文在任的十年,加大了在学术研究方面的投入,这一传统被延续下来。托马斯·坎贝尔认为,“若无对藏品的理解和诠释,我们就和一间托管保护珍宝的仓库并无二致”。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官方主页上,人们能够看到诸多藏品的信息,还有很多专门研究的电子书可免费下载。而由该馆各部分通力合作编著的《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指南》也是让观众一览大都会博物馆馆藏与研究的极好的普及读物。

大都会博物馆建馆一百多年,从一无所有到藏品琳琅满目,从门可罗雀到门庭若市,如今,它俨然已经成为纽约的文化地标之一,是很多游客的必经站。它体量大,藏品繁杂,观众数量也很庞大。吸引观众的成功同时也给参观者造成了很多困扰,它很难继续保持一种“肃静神庙和艺术圣地的形象”。“纸上博物馆”当然不能取代实际游览,但是比起喧嚣拥挤的现场,纸上游历或许更能给我们带来“静观”的可能性。大都会博物馆展示给我们的不仅仅是藏品,而这本指南也绝不仅仅是一份导览手册。在亲临其地之前,做一点功课也好,像要了解它的馆藏特色也好,进行一番细节揣摩与沉思也好,不妨从这本《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指南》开始。

参阅书目:
卡尔文·汤姆金斯,《商人与收藏——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创建记》,2014
托马斯·霍文,《让木乃伊跳舞——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变革记》,2015
何慕文,《如何读中国画——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中国书画精品导览》,2015
20 有用
5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8条

查看更多回应(8)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指南的更多书评

推荐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指南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