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的污秽》:有关谎言,有关真实,以及人生的荒诞

吴情
2016-09-16 看过
       文/吴情

二零零零年,美国著名文学家菲利普·罗斯(Phillip Roth)出版了小说《人性的污秽》(The Human Stain),引起评论界的广泛关注。这部作品与先前发表的小说《美国牧歌》(1997)和《我嫁给一个共产党人》(1998)共同组成了罗斯“美国三部曲”。通过描绘疏离的叙述者,内森·祖克曼周遭人物的经历,罗斯完成了对美国当代政治文化和意识形态的探索和鞭挞。

小说《人性的污秽》的背景设置在一九九八年的美国。彼时,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和莫妮卡·莱温斯基爆发出性丑闻,举国为之震惊。无独有偶,小说主人公科尔曼·西尔克也遭遇了一场类似的道德危机。科尔曼是个肤色较浅的非裔美国人,他把自己塑造成一位犹太白人,在美国社会闯荡,最终进入雅典娜学院的古典文学系担任系主任,开始了大展拳脚因而辉煌的前半生。不幸的是,在即将退休之际,他因为在课堂称呼两个缺课的黑人学生为“幽灵”(英文spoon,也有黑鬼之意)被控种族歧视,被迫提前退休。这事件随即刺激到他的妻子,后者突发疾病迅速离世。丧妻后,科尔曼与三十一岁的清洁工福妮雅·法利长期发生性关系。与福妮雅的关系被暴露之后,科尔曼又被舆论中的别有用心者塑造为在性权利上剥削女性者。家庭失和,故交隐匿,科尔曼的生活顿时坠入无底深渊。

罗斯的小说向来以思想性著称,故事情节的曲折倒在其次。在《人性的污秽》中,美国愈演愈烈的政治正确被逼到一个质疑的节点,“幽灵事件”便是一个典例。科尔曼本意为讥讽那两个长期不成上课的学生,以“幽灵”一词表现他们的来去无踪。然而,因语言的歧义性,某些人的断章取义以及有意为之,原本属于非裔的他,刹那间被诬为歧视黑人的种族主义者。不得歧视黑人本属政治正确,却成为那些在科尔曼任系主任时曾遭受打压的人的一记重拳,科尔曼的名声顷刻间不复从前。另外,不得骚扰女性也属政治正确,然而,在美国舆论界,这一政治正确日益变得盲目,同时为人利用。科尔曼和福妮雅,两个受伤的人彼此寻求慰藉,无可厚非,外界舆论尤其是德芬妮·鲁斯,一位女性主义学者却将这一私人行为公之于众,最终引来了福妮雅丈夫的疯狂报复。美国社会的公共空间和私人空间,今后还存在界限吗?

《人性的污秽》是一部驳杂的小说,既有政治小说的深刻洞见,也有校园小说的光怪陆离,以及哲理小说的玄奥思辨。但在笔者看来,它有着更多成长小说的特征。科尔曼生来为非裔美国人,然而,他始终竭力摆脱肤色对他人生的影响。为此,他不惜将自己伪装成犹太白人,生活在谎言之中,在美国社会摸爬滚打。这一谎言于他而言,象征了新生活的无穷可能性,远比现实——黑人总是遭受白人歧视——来得鲜亮美好。不过,成为白人果真就一路顺风?在盛年时,他凭借个人才华力挽狂澜,可是,人生暮年意外的“幽灵事件”打碎了他的设计。面对歧视黑人这一种族主义指控,科尔曼无意于撕破谎言为自己证明。白人身份是他的一切,他的成就缘于这一身份,他的失败也因为这一身份。他愤然却也只能接受,作为受难的英雄。

遇见福妮雅之前,科尔曼先后邂逅了斯蒂娜、艾丽斯(他已逝去的妻子)等人,但和福妮雅,两个人之间的关系近乎水乳交融。没有甜言蜜语,亦无油嘴滑舌,有的只是相伴时的温暖,以及别离后的想念。福妮雅佯称自己是一个文盲,不愿接受识字教育。科尔曼也听之任之,不再过多计较。在政治正确逐渐变异为权力游戏的美国社会,名实之间,早已不能一一对应。名取代实,成为一切的主宰。或许,听凭本能和自主判断,远比接受所谓学院教育来得必要。雅典娜学院这样的高等学府,本应为社会培养公共知识分子和优秀公民,却最终沦为名利场,学府如此,还是不去为好。

      如要转载,【豆邮】联系。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人性的污秽的更多书评

推荐人性的污秽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