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戏,人生,不如戏》

柯锴他在上厕所
2016-09-15 看过
“我是假霸王,你是真虞姬”,

这原本开玩笑的一句话,却能够大致概括了两个人的一生,也是悲剧的根源。段小楼在台上是霸王,威风凛凛,力拔山兮气盖世;台下也不失为一个铁骨铮铮的好男儿,好面子,自己的女人谁也不能动,自己的师弟舍命也要保护。可是程蝶衣呢?他到底算个什么人。台上是风华绝代,君王爱怜的活虞姬。台下却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甚至是一个懦弱的男人,从小就需要师哥护着、宠着,他也适应了被师哥护着,好像他真的是虞姬,师哥真的是霸王。可是人生不是唱戏,他段小楼毕竟不是霸王,他程蝶衣再扮得像,也是一个男人。可是从烟管捅进喉咙,鲜血滴在唇上的那一刻起,小豆子迷惘了。“我本是男儿身,又不是女娇娥”“什么!”“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身”仿佛他真的从此刻起,脱胎换骨,成了女儿身。什么才叫女人,那身段,那做派,从娘的身上,小豆子看到了百依百顺、柔弱的女人形象。他程蝶衣真是比女人还像女人,他唯一的愿望就是和师哥唱一辈子戏,“说好了一辈子,就是一辈子,少一天都不算的”。

可是段小楼他是一个男人啊,和他一样的男人,他需要的是女人,一个台下的女人,一个菊仙那样的女人。于是程蝶衣的“一辈子”只能永远停留在戏词里,永远停留在戏台上。“妃子,酒来!”“大王”只能停留在“君王意气重,贱妾何聊生”

可是谁成想,时代变迁,在台上做夫妻也不被允许了。“眉有伤痕,兄弟反目”,似乎儿时的伤,真的预兆了特殊时代下兄弟的反目成仇,他为了自保不顾一切,将他的一切都抖了出来,“替日本人唱堂会”“做相公”。而她的攻击,则是完完全全的女人式的报复,是无尽的绝望所衍生的恶毒。一句“我揭发”,是多少的绝望与恨,他此刻才知道他永远都无法做他的女人,甚至连一辈子的兄弟,如今都做不成了。他恨啊,可还是女人的恨,他还是认为,这一切悲剧的根源,无关其他,只是因为那个中途插进来的女人,那个婊子!他是真的想将那个女人碎尸万段的。没有她,师哥可能还是和自己在一起,那个婊子,背信弃义,说好了离开师哥却又轻易回到师哥身边。

程蝶衣是一个男人,却代表了那个时代最激烈的女人的爱与恨。

直到时间将所有的一切,爱恨情仇,连同身体,都踩在脚下,再踏上一万只脚!

每次都是霸王“别”姬,最后一次,终于,姬“别”了霸王……

真是,人生,不如戏啊!
3 有用
0 没用
霸王别姬 霸王别姬 9.1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霸王别姬的更多书评

推荐霸王别姬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