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谓的稳定,不过都是满地的六便士

霜月落
2016-09-11 看过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以稳定著称的公务员慢慢成为了中国年轻人眼中的贬义词,每每有年轻有为的创业者接受采访时,就经常会听到“不想在机关单位里一眼就看到人生尽头”云云。甚至有集大成者还煲了一锅叫《你所谓的稳定,不过是在浪费生命》的鸡汤,仿佛“稳定”就是理想的天敌,怂恿着年轻人咬牙切齿地将呻吟着“我已经是个废人了”的葛大爷挫骨扬灰。
    作为无辜躺枪的体制中人,我对这种“追求稳定就等于胸无大志”之类的言论是很不服的,每每看到一些“成功人士”明里暗里地灌输“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的观点时,我就想驳斥一句:又不是所有人都有想法、有能力去闯荡江湖,绝大部分人都会在平凡的生活中度过平凡的一生,难道追求朝九晚五的安稳人生就是可耻的吗?
    虽说平凡与稳定并非罪过,但人们的内心总会渴望扬帆远航的精彩人生。《月亮与六便士》就如一记清脆的耳光,扇醒了无数平庸沉闷的生活,更让人对于生活的价值有了更深的体悟。

    在《月亮与六便士》里,毛姆以法国画家高更为原型,塑造了一个摒弃稳定、追求理想的艺术家形象。主角斯特里克兰



...
显示全文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以稳定著称的公务员慢慢成为了中国年轻人眼中的贬义词,每每有年轻有为的创业者接受采访时,就经常会听到“不想在机关单位里一眼就看到人生尽头”云云。甚至有集大成者还煲了一锅叫《你所谓的稳定,不过是在浪费生命》的鸡汤,仿佛“稳定”就是理想的天敌,怂恿着年轻人咬牙切齿地将呻吟着“我已经是个废人了”的葛大爷挫骨扬灰。
    作为无辜躺枪的体制中人,我对这种“追求稳定就等于胸无大志”之类的言论是很不服的,每每看到一些“成功人士”明里暗里地灌输“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的观点时,我就想驳斥一句:又不是所有人都有想法、有能力去闯荡江湖,绝大部分人都会在平凡的生活中度过平凡的一生,难道追求朝九晚五的安稳人生就是可耻的吗?
    虽说平凡与稳定并非罪过,但人们的内心总会渴望扬帆远航的精彩人生。《月亮与六便士》就如一记清脆的耳光,扇醒了无数平庸沉闷的生活,更让人对于生活的价值有了更深的体悟。

    在《月亮与六便士》里,毛姆以法国画家高更为原型,塑造了一个摒弃稳定、追求理想的艺术家形象。主角斯特里克兰德时值中年,突然抛弃了证券经纪人的体面工作与美满的家庭生活,毅然拿起画笔在穷困潦倒中献身于艺术,辗转再三最后在太平洋的一个小岛中黯然病逝,遗留的画作则成为了价值连城的瑰宝。
    在大部分人眼里,斯特里克兰德是一个极端自私的个人主义者,他为人尖酸刻薄、毫无人情义理,从一开始抛家弃子,到勾引救命恩人的妻子却始乱终弃,最后在荒岛上和土著结伴了却余生,斯特里克兰德的后半生就是一段任性地神游于世俗之外的生活,虽遭无数人的厌恶与唾弃,但用他自己的话说,却是“满地都是六便士,他却抬头看到了月亮”。
    康德将“头顶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准则”定义为宇宙的两大法则,但在这类特立独行的“狂人”眼中,人类社会的种种伦理与约束只不过是微不足道的六便士,唯有内心的热情与理想才是值得穷尽生命去追寻的月亮。与其说他是个罔顾伦理道德的自私自利者,不如说是一个已经超脱于人类社会的原则与羁绊、只将自然与艺术为人生唯一归宿的“通灵者”——“美是一种美妙、奇异的东西,艺术家只有经过灵魂的痛苦折磨才能从宇宙的混沌中塑造出来。”
    对于这种神经质风格的典型艺术家,人们在世代传颂其艺术杰作的同时,对于他们的人生投去的总是不解的目光,这种从根本上摧毁稳定生活的极端做法并不会受到太多认可与共鸣。因为在绝大部分人的意识中,人的一生要么是平庸而安稳,要么是升职加薪、出任CEO、迎娶白富美、成为人生赢家,评价生活的标准往往是成功的、失败的或者平淡的,而不是“有意义的”或者“没有意义的”。
   斯特里克兰德的前半生和大部分人一样过的四平八稳、波澜不惊,但它的后半生用世俗的角度来看,显然已经远远超出了正常人的理解范畴而显得荒诞不经,但这并不意味着他的人生就是失败的。在他的眼中,自己的生命不需要和普世道德有什么交集,更不用去在意世俗的指点与眼光,虽然在伦理道德上令人不齿,但只要不负内心的热情与理想,自己的一生过的就是有意义的,而不是能用简单的成功或是失败来评判。

    现在大多数所谓的励志鸡汤与人生导师,在本质上并不是真正要与稳定为敌。当个小公务员,朝九晚五、两点一线、老婆孩子热炕头是稳定,成为大股东、东奔西走、左右逢源、分分钟赚他一个亿何尝不是另一种稳定?只不过人生赢家比起凡夫俗子来说拥有更多的金钱与权力而已。
    归根结底,我们都只不过是在滚滚红尘中追逐着满地的六便士,这并不可耻,每个人对于自己的生活也都有不同的期许和理解,既然如此,凭什么能大言不惭地断言别人的稳定是在浪费生命,自己的努力就是无价之宝呢?

    小说的后半部分,毛姆借“我”之口,又讲述了一名天之骄子放弃大好前程故事,这位名为亚伯拉罕的年轻医生在偶然途径亚历山大港时,“心境忽然发生了奇异的变化,他感到一阵狂喜,有一种取得无限自由的感觉”,从此抛弃了伦敦的优渥生活,选择在异国他乡潦倒度日。
    “我”后来问他,“你有没有后悔过?”
    亚伯拉罕说,“连一分钟都没有。我赚的钱只够维持生计,但我很满足。我没有过多要求,只希望能够温饱,就这样快乐地过完我的一生。”
    毛姆最后写到:
    “我很怀疑,阿伯拉罕是否真的糟蹋了自己。做自己最想做的事,生活在自己喜爱的环境里,淡薄宁静、与世无争,这难道是糟蹋自己吗?与此相反,做一个著名的外科医生,年薪一万镑,娶一位美丽的妻子,就是成功吗?我想,这一切都取决于一个人如何看待生活的意义,取决于他认为对社会应尽什么义务,对自己有什么要求。”

    《月亮与六便士》虽然在表面上讲述了一名狂热的艺术家燃尽生命之火照亮热情与梦想的一生,但在我看来,毛姆并不是在赞美艺术之光的伟大,更不是在怂恿人们都穷尽一生去追寻心目中崇高的月亮,而是在告诉我们,每个人都应该、也都有权力选择自己理想的生活,不管是不可企及的月亮,还是卑微平凡的六便士,它都应该是能照亮你内心的追寻之路。
7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月亮与六便士的更多书评

推荐月亮与六便士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