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专业、精彩的奥古斯都传记

陆大鹏Hans
2016-09-09 看过

阿德里安•戈兹沃西博士,英国人,罗马史(尤其军事史)专家,毕业于牛津大学。著作包括《战争中的罗马军队》《罗马的战争》《布匿战争》《坎尼战役》《以罗马的名义》《西方的没落》和《恺撒:巨人的一生》。《恺撒:巨人的一生》被军事历史协会选为年度最佳传记和军事回忆录作品,是一部经典的恺撒传记。他还写了一系列以拿破仑战争为背景的小说。这是他的官网:http://www.adriangoldsworthy.com/。他的《恺撒:巨人的一生》中文版即将上市,《奥古斯都》也将由我推出。 广场(Forum)是古罗马的城市中心,呈长方形,周围是罗马最古老与最重要的一些建筑。它是罗马公共生活的中心:凯旋式游行、选举、公共演讲、罪案审判、角斗士竞技的场所,也是商业中心。广场及周边有纪念伟人的雕像和纪念碑。 Legatus(英语legate),是罗马共和国时期的将领,指挥一个军团(约5000人),我译为“军团长”。军团长都是元老阶层成员。恺撒麾下军团长的军事经验并不比他更丰富。他曾邀请西塞罗担任自己的军团长,这说明对这个职务来说,有用的政治人脉比军事才干更重要。Legatus原意是代表,也可以是外交使节。 百夫长(Centurion)是一个等级,不是具体官衔。1个军团有60名百夫长。每个百夫长指挥80人的百 人队。百夫长具有重要的行政职能,需要识字、掌握算数。百夫长在社会地位和经济上远远优越于普通士兵,他们的军饷是普通士兵好几倍,或许高达十倍。大多数百夫长可能来自比较富裕的阶级,绝大多数普通士兵来自贫困阶层。与更高级别的军官相比,百夫长的确会随军较长时间,他们是职业军官。一般来讲,总是百夫长这个群体在危急时刻能够镇静自若、英勇奋战,为赢得统帅的认可而不惜牺牲生命。 首席百夫长Primus pilus(字面意思是“第一枪”,枪指的是标枪,Pilum),是一个军团中最资深的一位百夫长,同时也是最精锐的第一大队的指挥官,还要辅佐军团长。一般的大队有5至8个百人队,而首席百夫长指挥的那个大队兵力更强,拥有约10个百人队,还拥有一些非战斗人员(文书、伙夫等)。在一个军团里,首席百夫长的地位仅低于军团长、六名军事保民官和营地长官。 军事保民官(Military tribune)与平民保民官(tribune of the people)迥然不同,完全是军职,比军团长低,比百夫长高。每个军团有约6名军事保民官,每年选举产生24个,但同时存在的军团数量远超过4个,所以许多军事保民官是由上级任命的。选举产生的军事保民官享有很高威望,这个职位常被视为贵族子弟测试自己能否赢得选民欢心的第一个机遇。 七鳃鳗:据小塞内卡记载,有一次,奥古斯都与一名叫维迪乌斯•波利奥的骑士用膳,此人以富裕、好奢侈和残酷而闻名。波利奥也是奥古斯都的老友,可能是年轻的屋大维于前44年投身政治时支持他的富豪之一。波利奥拥有面积很大的装饰性鱼池,其中之一豢养着食肉的七鳃鳗,如果有奴隶惹恼了他,他就把奴隶丢进去喂鱼。席间,一名奴隶偶然打碎了一套昂贵的酒杯之一,主人立刻命令将此人扔进鱼池。奥古斯都命令侍从把这一套酒杯的其余几个拿过来,当着主人的面一个一个砸碎,直到他释放那个奴隶。后来波利奥去世了,将他的奢华别墅之一遗赠给元首。奥古斯都将这座别墅拆毁,以消灭这恶人留下的痕迹,让维迪乌斯的名字陨灭。 Pilum(标枪)是罗马军团士兵的主要武器之一。标枪的木柄长4英尺,前端有2至3英尺长的狭窄铁柄,最前端是金字塔形的小枪尖。投掷出去之后,标枪的全部重量集中在小枪尖之后,使它足以穿透敌人的盾牌,而细长的铁柄使它具有足够的攻击范围,能够继续飞行,杀伤敌人。 屋大维(下称恺撒)平定安东尼之后凯旋,欢迎群众里有一个人胳膊上载着一只渡鸦,他训练这只渡鸦喊:“恺撒万岁,胜利的统帅!”恺撒心花怒放,花5000迪纳厄斯买了这只鸟。又有一个人走来。原来他是刚才那个驯鸟师的生意伙伴,他自己没有得到赏金,非常不满。他说还有第二只会说话的鸟,于是带着另一只渡鸦来了。这只渡鸦非常不知趣地喊道:“安东尼万岁,胜利的统帅!”恺撒感到很好玩,并未生气,命令第一个人与他的伙伴分享5000迪纳厄斯。毫无疑问,假如是安东尼凯旋,也一定会有类似的欢呼雀跃的人群迎接他。胜利者如此慷慨大方的消息促使一些人送来了一只受过训练、会说同样的话的喜鹊,恺撒也把它买下了。一个贫穷的鞋匠得到灵感,又弄来一只渡鸦,尝试训练它。他的努力都失败了,不过这只鸟后来学会了他气急败坏的呼喊:“我的所有辛苦,所有钱,都白费了!”据说,从一大群急于吸引他注意力的群众当中,恺撒听到了这只鸟的嘶哑声音。他被逗乐了,于是用高于5000迪纳厄斯的价格买下了它。 双耳瓶(Amphora)是古罗马重要的容器,通常是陶器,也有金属的。它的一个重要功能是装载和运输葡萄酒。市场上流通的葡萄酒的数量非常惊人,一位学者估计,在前1世纪,有约4000万瓶葡萄酒在高卢参与交易。这个数字其实还是太低了。每个双耳瓶一般是3英尺至3英尺6英寸高,容量为35至45品脱。有史料称,一位高卢酋长愿意用一名奴隶交换一双耳瓶的葡萄酒。 法西斯束棒(fasces)在古罗马是权力和威信的标志。束棒是一根斧头,被多根绑在一起的木棍围绕着。在官方场合下,高级官员的卫兵在他的前面持束棒来代表到来的官员的级别和权利。按官员级别的不同,束棒的数量也不等。墨索里尼的法西斯党使用这个符号。美国也大量使用fasces符号,如参议院印章,和美国国民警卫队管理局的徽章。 Speculatores,是古罗马军队的侦察兵,后来有了情报人员的意思。来自拉丁语动词speculare,意为观察。奥古斯都时代的Speculatores可能已经有了间谍、情报人员的意思。 执法吏(Lictor)是罗马共和国和帝国时期负责侍奉和保卫行政长官的公务人员,其实相当于保镖。执法吏从平民当中挑选,不少是释奴。罗马军队的百夫长在退役后自动获得担任执法吏的资格。执法吏都是强壮有力的大汉,免服兵役,有固定薪金。他们携带法西斯束棒,在长官命令下,他们有权逮捕和处罚公民。不同级别的行政长官拥有的执法吏数量是不同的。例如,独裁官拥有24名执法吏,执政官拥有12名。 凯旋式(triumph)是罗马共和国嘉奖(一般是对外战争中)获胜将领的仪式。胜利者乘战车穿过城市中心,队伍包括战俘、战利品和其他象征胜利的标志物,以及他自己的身穿最精美甲胄的士兵。得胜将军穿戴罗马最重要的神祇“至善至伟朱庇特”的宝器华服,把脸涂成红色,以模仿古老的朱庇特赤陶塑像。他身后有一名奴隶,将胜利者的桂冠举过将军的头顶,同时小声提醒他,他仍然只是个凡人而已。 小凯旋式(Ovation)的荣誉在以下情况授予得胜的将军:并非国家之间的正式战争;敌人特别卑贱(如海盗或奴隶);或己方不曾遇到危险,或危险极小,就轻松得胜。大凯旋式(Triumph)和小凯旋式的形式区别是:前者的将军乘战车,后者骑马或步行;前者戴月桂(laurel)花环,后者戴桃金娘(myrtle)花环;另外,小凯旋式中元老不走在将军前面,一般也没有军队游行。 奥古斯都最有名的雕像,1863年发掘于prima porta(第一大门),这是罗马郊区的一个地点,距市中心12公里,在台伯河右岸,是几条重要道路的交汇点,也是从北面进入罗马城的入口,因此具有重要意义。奥古斯都脚下是小爱神丘比特。恺撒和奥古斯都的家族自称是维纳斯的后代。丘比特是维纳斯的儿子,骑着维纳斯的吉祥物海豚。胸甲的浮雕是庆祝从帕提亚收回当年被克拉苏丢掉的罗马军团鹰旗。 罗马的阿非利加(Africa)行省:第三次布匿战争(前149-前146)中,罗马彻底消灭了迦太基,在其领土上建立阿非利加行省,范围约在今日的突尼斯北部、阿尔及利亚东北部和利比亚西部地中海沿岸地区。这是罗马帝国西部最富庶的行省之一。今日非洲大陆的名称即是从该省的名称而来。 西班牙短剑(gladius hispaniensis)一直到3世纪始终是罗马军团士兵的标准武器。前3世纪模仿西班牙凯尔特伊比利亚部族的武器制成,所以叫西班牙短剑。它用优质钢制成,可以劈砍,但主要是用来刺杀的。 古罗马诗人贺拉斯当时就念了两句名诗“为了祖国牺牲,是一件甜蜜而适宜的事情”(dulce et decorum est pro patria mori。图2为美国阿灵顿纪念堂上的这句诗。英国军人与诗人威尔弗雷德•欧文(Wilfred Owen,1893—1918)写了首诗Dulce et decorum est,用令人震惊的现实主义笔法描绘堑壕战、毒气战的凶残恐怖,谴责鼓吹“为国捐躯”是“古老的谎言”。他于1918年11月4日在法国阵亡,恰好一周之后,停战协定签署了。 Signifer是罗马军团里扛着百人队(century,80人左右)或大队(cohort,一般是10个百人队)的军旗(signum)的旗手。Signum上往往有手的图形,悬挂若干圆形奖章。旗手是非常危险的工作,因为要站在第一排,并且只能携带一面小圆盾作为防具。Signifer也是本单位的财务人员,军饷是普通士兵的两倍。共和国时期Signifer可能泛指所有旗手。帝国时期的旗手分为许多种。 罗马军团著名的龟阵(Testudo):将互相重叠的盾牌举过头顶,构成一个屋顶状的防护盾,足以抵御绝大部分投射武器的侵袭,一般在攻击敌人防御工事时使用。现代防暴警察也会用这种阵法。 Scutum是罗马军团的标志性盾牌。经典的“好莱坞式”罗马军团士兵使用矩形瓦状盾牌,但实际上罗马的盾牌有多种类型。恺撒时期,盾牌上很可能已经有标志性符号,要么是绘制的,要么是凸起的装饰物。盾牌是用三层木板胶合而成的,覆盖小牛皮,边缘有青铜滚边保护。这种盾牌很灵活,防护力不错,但重约22磅。盾牌的中央饰钉的背面有一个水平的握柄,士兵在战斗中可以借助它举起盾牌。盾牌也可以用于攻击,士兵可以将盾牌饰钉往前猛推,将敌人推倒。 罗马的亚细亚行省(Asia)在今天土耳其的西部沿海地区。今日“亚洲”的名称即是从该省的名称而来。恺撒的父亲盖乌斯约前91年曾担任亚细亚总督。帝国时期,亚细亚是归属元老院管辖的行省,由资深执政官(proconsul)级别的人担任总督。 神职人员的身份往往被授予贵族和豪门世家成员,是一项很大的荣誉,但也带来很大的经济压力,因为神职人员往往要自掏腰包来主持祭祀等宗教活动。最重要的神职人员团体有四个:1. 大祭司团(College of Pontiffs),包括祭司长(Pontifex Maximus)、其他大祭司(Pontiff)、15名祭司(Flamen,分别侍奉一位神)、维斯塔贞女(Vestal Virgins)、祭典之王(Rex Sacrorum)。2. 观鸟占卜师(augur)。3. 十五人团(Quindecimviri sacris faciundis),主要负责保管《西卜林书》。4.司膳(Epulones),负责安排节庆活动和公共宴席等。 伊利里库姆Illyricum,或称伊利里亚illyria,是公元前167年—公元10年间罗马的一个行省,位于今巴尔干半岛西部、亚得里亚海东岸。大约包括今克罗地亚、塞尔维亚、波黑、黑山和阿尔巴尼亚等地区。公元10年,伊利里亚行省被分割为达尔马提亚和潘诺尼亚行省,但伊利里库姆/伊利里亚作为地区名仍然被广泛使用着。该地区的人民以孔武有力著称,是罗马帝国军队的主要兵员来源地之一。多位皇帝,包括君士坦丁大帝,出身于伊利里库姆。 军团旗手(Aquilifer)是执掌一个罗马军团的军旗(aquila,字面意思是鹰)的旗手。军旗其实是一尊银质或镀金的雄鹰塑像,安放在一根木杖顶端。军团旗手的威望很高,地位仅在百夫长之下。Aquilifer与其他旗手不一样的是,一般不会批兽皮、狼头等。 威望(Auctoritas)是一位罗马元老的声望和影响力。英语的authority一词来源于此。军事成就可以极大地提高一个人的Auctoritas。和罗马的许多概念一样,Auctoritas也极难翻译为英文,因为它包含了权威、声誉、影响力和地位重要性等多重涵义。一位行政长官卸任后,他的威望可以延续很长时间,但如果他后来行事不端或者出了丑闻,他的威望也会减少,或者与其他元老的威望相比黯然失色。一个人的威望决定了元老院开会的时候,主持会议的行政长官会不会频繁地征求他的意见,以及是不是优先征询他的意见,以及他的意见能够有多少分量。 辅助部队(Auxilia):共和国晚期招募的非罗马公民的士兵。到帝国时期,Auxilia步兵数量与公民组成的罗马军团相当,并且大部分骑兵和专业兵种(尤其轻骑兵和弓箭手)都是Auxilia。到2世纪,Auxilia占到罗马总兵力的五分之三。恺撒大量征召了高卢诸部落的人,尤其吸收他们的骑兵。多数情况下,辅助部队由各自的酋长指挥,但至少有一些高卢人曾在由罗马军官指挥的单位里服役,可能接受过罗马军队的训练和装备。在《内战记》中,恺撒提到,在前49年,他拥有“3000骑兵,这支部队在他过去的所有战役中一直追随他”。他还告诉我们,他有5000辅助步兵。 Spatha是1—6世纪罗马的一种长剑,长0.75至1米,据说最早是日耳曼辅助部队用的,后成为重步兵的标准兵器,于是以前的西班牙短剑Gladius降级为轻步兵武器。Spatha在前线取代了Gladius,因为更长,攻击范围更大。 床弩(Ballista):一种有两根臂、利用扭力的大型弩,可以发射弩箭或石块,精度相当高。床弩尺寸不一,绝大多数用于攻城。罗马共和国于前146年吞并希腊各城邦之后,从希腊人那里学会了Ballista技术。 奥古斯都和平祭坛(Ara Pacis Augustae):这是奥古斯都时期艺术的最杰出作品之一。元老院投票决定建造这座祭坛,以纪念奥古斯都于前13年胜利返回罗马。祭坛于前9年落成。和平的主题纪念了内战的结束和战胜外国敌人从而得到的和平。奥古斯都的家人在游行和檐壁图案中都占据了核心位置。 奥古斯都可能是历史上第一位产生了大量笑话的国家领导人,他自己也喜欢讲笑话,喜欢自黑。据说有一次,他遇见了一个长得非常像自己的人。奥古斯都沉吟片刻,问这人,他的母亲是不是在罗马大户人家当过差。那人说没有,不过他父亲在罗马大户人家干过。 奥古斯都和身怀六甲的有夫之妇李维娅•德鲁茜拉有了私情,迫使她的丈夫克劳狄•尼禄与她离婚,然后在她分娩仅仅几天之后就与她结婚,并且让她的前夫主持婚礼。她与前夫生的儿子之一就是后来的提比略皇帝。在婚宴上,有个人指着斜躺在餐桌另一端的克劳狄•尼禄,对李维娅说:“夫人,您的丈夫在那边,您为什么在这边?”在罗伯特•格雷夫斯的小说《我,克劳狄》以及根据它改编的精彩的BBC版电视剧中,李维娅精于权谋而残忍暴虐,把憨厚的奥古斯都耍得团团转,虽然宫廷血雨腥风,李维娅的治国其实相当有效。 美剧《罗马》把奥古斯都的母亲阿提娅描绘成放荡(情夫之一是安东尼,后来她对安东尼动了真情,却被抛弃)、势利、泼辣、自私但又聪明、坚强、不失可爱的形象。其实这些都没有史料证据,塔西佗甚至说她是个虔诚的理想罗马女性。阿提娅(前85-前43)是恺撒的外甥女。她与第一任丈夫盖乌斯•屋大维生了两个孩子,小屋大维娅和后来的奥古斯都。奥古斯都四岁时丧父,阿提娅改嫁。伟人的父亲不可能是凡人,于是有人传说阿提娅在阿波罗神庙参加了一次夜间仪式,在轿子上睡着了。一条蛇出现,从她身上游过,在她大腿上留下了一条蛇皮一样的印迹。她醒了,感到自己需要按照仪式要求清洁自己,就像她刚刚做过爱一样,因为只有身体洁净的人才可以进入神祇的圣所。她没有办法洗去皮肤上印迹,于是不再去公共浴室洗澡。九个月后,她生下了一个儿子,就是奥古斯都。 马尔库斯•维普撒尼乌斯•阿格里帕(前64?-前12)是奥古斯都的发小和主要将领。奥古斯都的大多数军事胜利都归功于他。终其一生,无论是作为将军、工程师还是行政官员,阿格里帕都表现出了高超的技艺和精明强干,再加上对奥古斯都忠心耿耿,并且非常小心谨慎地保持谦逊。他凭借上述军事胜利,得到了一次凯旋式的荣誉,但他为了避免奥古斯都的军事失败,决定不举行凯旋式。他为罗马建造了万神殿。他还娶了奥古斯都的女儿尤利娅。电视剧《罗马》里的阿格里帕十分憨厚,与奥古斯都的姐姐屋大维娅有恋情。其演员就是Allen Leech就是《唐顿庄园》里的三女婿,司机布兰森。 释奴(Freedman):在古罗马,被主人授予自由的奴隶可以成为公民,享有全部的政治权力和自由,包括选举权,原主人则成为他的恩主和保护者。释奴受到一些限制,比如不能担任公职,不能担任国家祭司,不能成为元老。但后来释奴也能成为高官。释奴在获得自由后生的孩子生来自由,享有全部公民权。一些释奴获得了很高的地位,甚至成为巨富。 尤利娅(前39-公元14)是奥古斯都的唯一亲生孩子,其母是奥古斯都的第二任妻子斯克利博尼娅。尤利娅结过三次婚,都是父亲安排的政治婚姻。第一任丈夫为马尔库斯•克劳狄•马凯鲁斯(奥古斯都的外甥,一度被培养为奥古斯都的接班人,病死)。第二任丈夫为奥古斯都的得力大将阿格里帕(有谋臣对奥古斯都说,他把阿格里帕培植得太强大,现在必须把阿格里帕杀掉,或者招他作女婿),与他生了两男三女。第三任丈夫为提比略,奥古斯都的继子,后来当了皇帝。尤利娅与提比略后来关系冷淡,于是分居。尤利娅有严重的“生活作风问题”,放荡不羁,有很多婚外情,造成丑闻。宠爱她的父亲奥古斯都发现之后,爱之愈深恨之尤且,将她放逐到一个小岛上死去。

我们对奥古斯都的父亲盖乌斯·屋大维了解得不多。据史料记载,他相当富裕,不过史料都没有具体讲到,与其他元老相比,他究竟算多么富。他在帕拉丁山被称为“牛头”的地区拥有一座宅邸,在诺拉(那不勒斯以东约20英里的一座城镇,苏拉将其转变为一座殖民地,以安置他的老兵)还有另外一座宅子。他们家在伏尔西城镇韦莱特里及其周边地区(在罗马城外的阿尔班山以南)还拥有面积相当大的地产。伏尔西人曾经是罗马人的顽敌,在前4世纪被罗马征服和同化。盖乌斯·屋大维的财富是继承来的,对罗马人来说,这是最好的财富来源。屋大维氏族是韦莱特里当地士绅,城镇里最古老的街道之一就是以他们的姓氏命名的。据传说,历史上曾经有一位屋大维匆匆结束了向战神玛尔斯的献祭,以便率领城镇的武士打退邻近一个社区的攻击。那肯定发生在韦莱特里被罗马征服以前,人们用这个故事来解释当地向玛尔斯献祭风俗的特点。在较晚近的前205年(对这个时期已经有了较好的史料记载),盖乌斯·屋大维的祖父在对抗汉尼拔的战争中在罗马军队里担任军事保民官。战争结束后,他没有寻求政治前途,说明他和很多人一样,在共和国面临前所未有的威胁时参军,去保家卫国。【3】

他的儿子,也就是盖乌斯·屋大维的父亲,在其漫长一生中满足于地区性政治,只在韦莱特里担任过官职。他们家原本就很富有,他通过精明的投资和银行业(放债收息,这种挣钱方式远远没有经营土地那么体面)积攒了更多财富。多年后,马克·安东尼嘲讽他是一个肮脏的兑换钱币的人,其他人则声称盖乌斯·屋大维追随了父亲的行业,以帮助他向罗马选举的各部落发放礼物和赤裸裸地行贿。在罗马政坛,人身攻击是家常便饭,所以对上述说法,我们不能不假思索地相信。就连讲了很多以污言秽语攻击奥古斯都的故事的苏埃托尼乌斯,也对这个说法表示怀疑。

前2年2月5日,元老院和人民投票决定授予奥古斯都“祖国之父”的称号。历史上多次有人获得这个称号,但到奥古斯都之前已经变得罕见了。西塞罗于前63年、尤利乌斯·恺撒当独裁官时获得过“祖国的家长”的称号,不过这个称号不是很确定,有人相信他们当中的一人或两人的称号是“祖国之父”而不是“祖国的家长”。西塞罗的这项荣誉是非正式的,而尤利乌斯·恺撒的称号是元老院正式投票授予的。在罗马文化中,父亲,尤其是一家之主,受到极大尊重,但奥古斯都的头衔和西塞罗与尤利乌斯·恺撒未必有很大差别,只是措辞略有不同,让奥古斯都更突出,并强调他是万民的父亲。一个代表广大群众的团体向奥古斯都授予这个称号时,他起初拒绝了。后来在剧院的一次演出上,在群众的欢呼声中,瓦列里乌斯·梅萨拉代表其他元老,再一次走到奥古斯都面前,宣布:“所有的祝福和神的恩宠都属于你和你的家人,恺撒·奥古斯都!因为通过这种方式,我们请求诸神赐予共和国永久的好运,给我们的城市不朽的喜悦。元老院在全体罗马人民支持下,宣布你是祖国之父!”

奥古斯都感动得流下眼泪,答道:“我已经达成了自己的最深切心愿。诸位元老,我还能向不朽诸神祈祷什么呢?我只能接受你们所有人同意赋予的荣誉,直到我的生命结束。”

元首百般谦逊地推辞、最后被群众的压力说服的惯例已经根深蒂固了,双方肯定都理解自己要扮演什么角色。但事实仍然是,奥古斯都直到这个阶段才接受这个头衔。如果他想要的话,肯定早就接受了。一方面推辞、一方面施压的惯例让双方都很舒服,但真正对奥古斯都的荣誉加以限制的是奥古斯都自己,而不是所谓的元老们的反抗。

12 有用
9 没用
奥古斯都 奥古斯都 8.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奥古斯都的更多书评

推荐奥古斯都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