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市村——理想的陨落与人性的污秽

冷冰冰的微笑
2016-09-08 看过

<盐市村>是本书最后一个短篇。作为基图尔市七日之行的结尾,本篇可能并不如<市场与广场>触动人心,也不像<安布雷拉大街>一样具有愤怒的爆发力,但毫无疑问,这是本书最具有讽刺性的一篇。 本书前13个短篇全都是一种现实主义手法的批判,暴露一个发展中国家在现代化进程中的分裂,暴露印度社会的种种黑暗面,但与前篇不同,这个短篇讲述的主题则是理想主义的脆弱以及无力。 本篇中文翻译有大幅度删节和修改: 1. “Communist Party of India(Marxist-Maoist)”全部被删除,替换为"我们的党派"“A派与B派”; 2. “Stalin”“Trotsky ”字样被删除,“Marx”部分被删除,部分地方被替换,如“他的偶像”; 3. “只有老实的努力是不够的,对于甘地来说或许足够了。”这里原文是“Marx and Gandhi”,“honest attempt”具有某种革命色彩,翻译淡化了这点; 4. 蒂玛同志的头衔,删除了他在党内的职位,只留下“学士”“硕士”; 5. "proletariat”被替换为“穷人”; 6. “我现在终于明白了,我终于可以成为一个更好的作家了”,这句话应为“现在我懂得的足够多了,我终于成为了一个作家”; 最重要的是欧洲访客与蒂玛同志的对话,删除了整整一段。这段里欧洲访客表达了他的看法:Marx的问题则在于他把人性设想的太……高贵。柏林墙倒塌,东欧剧变,共运的时代已经终结。 因此蒂玛同志才开始咆哮:你完全误解了! 这段话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它是对全篇主旨的一个阐释。这里讲述的是一个Communist——主人公穆拉利——理想破灭和信仰转变的过程,以及这种转变发生的原因。 主人公穆拉利信仰的破灭并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而仅仅是上世纪90年代前后全球共运退潮的一个组成部分,一个缩影。变革和瓦解发生的过程总是突然发生,但实际上毁灭的种子早已埋下。就像苏联解体的隐患早已存在,早在穆拉利转变信仰之前,印共(毛)基图尔党支部早已经只剩下2个党员。理想的死亡并不在最后决裂的时刻,而在很早之前,决裂所需要的只不过是一个导火索。 在这里,小说世界是对更为广泛的现实世界的一个隐喻和象征。 在长达二十五年的时间里,主人公穆拉利始终压抑着自己的欲望。而在小说结尾,这种情欲终于被释放出来,于是主人公终于发现了真相。 “有人认为一个年老好色的婆罗门可能真的能得手。” 这就是他从前所忽视的东西。从前主人公站在革命的立场上讽刺和批判这种“阶级流氓”,但如今他终于能够站在“阶级流氓”的视角去看待和理解事物。他从前所痛恨和厌恶的东西完全可能存在于他自己身上,罪恶之所以成为罪恶,并不是因为有一个魔鬼将罪恶灌输进人的灵魂,而是因为污秽本身存在于人性当中。 一个好色的婆罗门老头并非生来就是一个“阶级流氓”,就像一个剥削者并非生来就本性邪恶,他们的社会地位将他们造就成为这样的人。换做另一种可能,当无产阶级成为权力的主人时,他们也同样会受到欲望的诱惑,而堕落成为他们原本反抗和视图推翻的人。 这就是革命为什么终究失败,因为导师“将人性设想的太过高贵”。 菲利普罗斯在<I Married a Communist >一书中借路人之口表达的同样看法。当一个人年轻时他可能会信仰种种理想主义,但当他更加年长一点他就会明白,乌托邦怎么可能实现呢?你需要理解人类——归根到底,人类不过是一种动物罢了。 本篇中,当主人公终于能站在他所蔑视的人的角度来思考和看待问题时,他对人类的本性就有了一个全新的理解,因此他“终于能够成为一个作家”,但与此同时,他也就彻底的告别了自己的信仰。 理想主义终将陨落,但理想主义并非全无价值。就像书中印共(毛)以及其他进步派别的努力至少改变了基图尔市的市政状况,提高了当地人口的识字率,国际共运尽管已经成为陈迹,但至少它曾经深刻并永久的改变了资本主义世界的运行规律,影响了对资本主义批判性的思维方式。如果不是国际共运以及苏联的存在,西方——特别是西欧——国家的工人可能不会有如今的福利和社会地位。这就是共运留下的辉煌遗产。 然而尽管如此,那些为理想主义献身的千万殉道者们,诸如文中蒂玛或穆拉利这样的人,却很可能会被遗忘在历史的尘埃当中。斯大林至今仍会在俄罗斯某个城市的广场正中央会留下他的铜像,但默默奋战和殉道的无名英雄却可能无人纪念。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两次暗杀之间的更多书评

推荐两次暗杀之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