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推理小说的态度

璃人泪@2011
2016-09-07 看过
东野圭吾在《名侦探守则》里吐槽读者对推理小说的态度:在阅读过程中颇多揣测,无论最后揭晓凶手是谁,都自认为早已料中,对于时刻表诡计、地图之类烧脑的细节也只囫囵吞下。不知这是否就是他写下《嫌疑人X的献身》这样预先告知凶手和手法作品的出发点。

我们阅读推理小说究竟该从何下手?是把它当成一种随意的消遣(个人觉得推理小说的阅读感受与血腥犯罪正相反,最是轻松快活),还是把它作为一种智商的试炼(热衷于猜测谁是凶手)?埃勒里·奎因标志性的“挑战读者”,似乎明明白白告诉我们,阅读推理小说的要义在于思考,而不是怀着模棱两可的揣测等待出人意表的结局。遵从公平性原则抛出所有线索,却让真相不是那么一目了然,好的作品会令读者享受这种思而不得,被欺骗、被折磨的感觉。

或许读多了推理小说自会有更强的直觉,但若有意回到推理的原点,有理有据地分析案件,跟小说中的侦探角色一样,会是截然不同的阅读体验。奎因的《埃及十字架之谜》给我们提供了一个范本。
奎因成名很早,出道第四年已享有盛誉,写出了后世奉为圭臬的《希腊棺材之谜》、《X的悲剧》、《Y的悲剧》。《埃及十字架之谜》也是同年推出的作品,而那时,小说里的奎因和现实中的奎因兄弟都还很年轻,愿意做尝试,不惧绕弯路,勇于坚持个性。小说主人公哪里是个侦探,分明是个读者,他时刻在告诉我们如何进入剧情,去阅读一本推理小说。

不同于将事件和解谜分开叙述的传统作品,《埃及十字架之谜》的解谜有一半是在剧情推进过程中穿插进行的。尤其令人印象深刻的是,第二起案件案发现场的烟斗,它意味着什么?如果我们在一本用“事件—解谜”书写的小说中读到这样一笔,该作何分析(不会是留待解谜部分再说吧!)?奎因做了非常细致的分析,观察它的形态、确定它的归属、由凶手的立场反推他的心理和意图,从中找出破绽,这其实已经是读者应该做的事了。我们通常看见,推理小说中因某条线索,决定去另一处调查时,侦探要么独自行动,要么对周围人说“事态紧急,稍后解释”,片刻间把读者思考的过程先按下不表。虽然悬念深了,枝节也可能被读者遗忘。

小说最后,奎因给出的提示越来越明朗,甚至已经把真相说出来了,譬如第四起凶案现场对于伤口的推断,带过一句有歧义的话,歧义即是真相。读者应当留意的部分就像红笔圈点过的教材,已经不作他想。主人公亦是读者的旅程行将走到终点,剩下的不过是对可能被遗漏的证据作补充说明。
虽然《埃及十字架之谜》的风评不及同时期其它作品,对于口味越来越刁钻的读者而言,剧情也无甚新奇,但从阅读推理小说的态度来论,无疑是一部特别的作品。

阅读推理小说若许年,如东野圭吾所言,伴着各种草木皆兵的审慎和猜疑,我曾无数次以为我猜中了凶手,可这一次,终于能够无比肯定地说,基于许多证据,我认定他是凶手,这样的感觉真不赖。
 
——丙申年读埃勒里·奎因《埃及十字架之谜》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埃及十字架之谜的更多书评

推荐埃及十字架之谜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