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善之家或“有”余庆

河南
2016-09-07 09:34:46 看过
旧艺人的苦难令人流泪,更想不到传主故事发生于俺本乡本土,传中群众多是乡亲。着实惊奇。传主事迹内在逻辑真实可信,启卷可启发读者自身困惑。文学手法不大适当,许多人物间私密细节,除非由当事人转述出来,不应在真实人物传记中出现,否则感觉象史官记下的帷薄之言,让疑心是“躲在历史人物床下听了么?”

然而作者为民间戏艺人作传,让传中群众孙辈都不了解的旧中国情况有侧面记载,总是功德一件。

读后感叹:
1、我只知按客观艺术标准嫌弃俺河南多个剧种在形式上毛里毛糙、对里对付,离草台班子近,离方雅万状远,然如果于书中这等无道乱世穷地方保存这等水平,已是难能,是许多人的拼命结果了。

2、所谓艺术曾进化得很高明,却中断无继承问题。
我非常欣赏京剧名生李少春,李少春其实没有真正传人,他两个儿子都不能算接班人,也许这怪他受欺负,不痛快抑郁去世得早,我做为观众痛恨他已制完许多样板戏(我并不认为它可看,只是追星时求占有尽可能多材料)的旋律和身段,无知的江青嫌他嗓子已嘶,B角钱浩亮年青英俊,硬把钱替代了李。深痛一如曹操怒有绝技的歌女惹他生气,让歌女教授众人,一有差不多学得象的,就杀了歌女出气。其实钱浩亮的年轻无病嗓子如何能与老艺人的韵味和传神相比呢!
我注意到另一越调名旦毛爱莲,一是年纪极老后嗓音仍娇嫩好听,一如唱歌剧的格娃,二是她极老后仍在舞台上当主角,没有一个人能比她唱得更好。她没有真正的徒弟。叹息通家之好的伯伯拒绝参与的名伶批斗会,大约就是斗毛爱莲(因为群众最爱看唱闺门旦、平常在台上饰演美女和贵妇的演员被批斗,能为之兴冲冲跑出城外多少里去看,其他行当演员没有这样大吸引力),她如果遇到团内批判揪斗游街,看清平常客客气气同事内乱劲头,大约就没有多大心思真的传授技艺了吧。也许也因为她是先天的美好音质和从容风度,没有太多后天技术可传。
党都命令他们收徒,他们也形式上收了徒,其实实效上未传真艺。这些我都理解。

如本书中所言:名伶得病不起,申凤梅救场一炮而红,班主就把病衰的原台柱遗弃当了路倒。虽申义气救回治病,已无救。毛爱莲等人怎么敢红着时不唱到老死都是远远胜过所有同侪替补的水平呢?即:在豺狼一样吃人的世界中,无信无义的普通现实中,人如何自保呢?无防人之意,极易送掉性命。

3、戏曲“不养老、不养小”,群众如何应对?
是狠毒地单取一个“利”字,用驴打滚利,通过人身控制,买来小孩教成戏,绑票胁迫来名角给效力来解决“不养小”没有演员来源的困难?
还是宣传“师尊如天”,恐吓“欺世灭祖”世难容来教育翅膀硬了的小的们老实?
或徒弟应给师父或班主效力三年的制度化回报?
或如书中所言,琴师、师哥、名伶拉了难童申凤梅一把,申凤梅就给孤老养老,嫁给师哥,给名伶治病送终这种情义相报?

申君在文革中受到农村保护,她去世前倾家劝化给农村建了学校,这种恩义相济也是深可佩服。个人深加敬重。

申君上承上一代恩义,回向重报,下开下一代救风尘苦难,传艺之诚,实是原江湖下九流梨园行内的高士大儒,吾辈敢不深加敬礼么?

4、积德行善岂必然有好报?
施予好人,领情并回报,或不能回报也深感谢。施予恶人,反害自身。
申君旧社会戏班子中有同伴,无艺也无德,被政府清退回乡,找申哀诉,要求念在封建的“师弟”义气上代讲情,申无奈,和政府讲,以自己妹子的编制换这人留下来。
结果:这人赶走改革提升民间戏的导演、文革挑头批斗申、气死申丈夫、使申身为孤老,异地妹子死去都未赶上。申一生的苦难,一半是这人所赐,申何负于他?而人性的阴暗不可解。他向申要求尽封建师姐弟义气情份,他只享有权利,并不承担义务。为之长叹!

暂时我的结论是:还是要行善。如果施予的众人中有好人,他会感谢你,得到机会大家之间会互助。如果给了恶人,唉!算不可避的概率风险吧!
3 有用
4 没用
申凤梅 申凤梅 7.2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申凤梅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