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史 英语史 8.0分

《英语史》读后记

无名
2016-08-31 看过
公元5世纪中叶,随着盎格鲁—撒克逊人对大不列颠岛的征服,英语的种子在不列颠落地生根。作为印欧语系的百余种语言之一,英语的起源可追溯到原始印欧语。原始印欧人生活在中欧东部,相当于今立陶宛一带(Paul Thieme)。大约五千年前,原始印欧人开始向外迁徙,印欧语于是分化为不同的方言。英语则最终脱胎于印欧语系的日耳曼语支。

征服不列颠日耳曼人包括三个部落,即盎格鲁人、撒克逊人和朱特人。三者的人数以盎格鲁人居多,所征服之地便以“英格兰”命名。征服英格兰之后,由于各部落不同的地域分布,就产生了不同的古英语方言。东南的肯特地区由朱特人占领,产生了肯特方言;盎格鲁人占据北部和中部,形成了诺森伯里亚方言和麦西亚方言;萨克逊人在西南部定居,于是就有了西撒克逊方言。

在这几种方言中,西撒克逊方言渐渐成为优势语言。在公元七至八世纪,诺森伯利亚为英格兰的文化和学术中心。然而,随着北欧海盗入侵,诺森伯利亚首先遭到破坏,文化中心逐渐转移至麦西亚,但麦西亚很快也摇摇欲坠。不久,由阿尔弗雷德大帝统治的威塞克斯王国在抗击北欧海盗的斗争中发展壮大,阿尔弗雷德还奖掖学术,鼓励抄经。威塞克斯首府温彻斯特上升为新的英格兰文化中心,西撒克逊方言于是成为全国的标准文学语言。古代诗歌作品,通过西撒克逊方言才得以保存下来。

古英语的词汇较为纯洁,绝大多数属日耳曼语的共同词汇,其中一小部分来自凯尔特语、拉丁文和古诺斯语。凯尔特语贡献了大量地名,例如英格兰南北两大城市London和York。在征服英格兰之前,拉丁语就已经开始影响古英语,其后主要通过凯尔特人和基督教僧侣向拉丁文借词。古诺斯词汇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人名地名、法律行政、日常用语等方面。

1066年的诺曼征服一度对英语的地位造成了冲击。诺曼人原属北欧海盗,后来在法国北部定居下来,在语言上接受了法语,形成了具有地方特色的“诺曼法语”。征服者威廉在征服英格兰后,建立了一套严密封建体系,法国人在这套体系中占据统治地位。这样,法语成为了英格兰的官方语言,英语的使用仅限于底层民众。这一局面直到1362年的议会才开始被打破。此外,拉丁语由于宗教和学术的需要,也成为英格兰的一项通用语言。

在中古时期,英语继续发展演变。英语沦为非官方用语,减少了书面语的束缚,反而提升了英语自身的创造力。由于麦西亚方言一分为二,原来的四种方言演化为五种方言:北部方言、西部方言、东中部方言、西南部方言、肯特方言。这一时期,随着英格兰的文化中心向伦敦和牛津、剑桥两所大学所在的东部地区转移,东中部方言地位上升,并发展成为英格兰的民族标准语言。乔叟和高尔的创作便是以东中部伦敦方言进行的。同时,英语继续向外来语借词,尤其是古诺斯语和法语,不过借用的范围有所区别,法语体现在政治、文化、娱乐方面,而借用的诺斯语多半反映乡村生活和日常活动。

15世纪中叶以后,在英语迎来了它的现代化时代,通常可以分为早期现代英语时期(约1450年—约1700年)和现代英语时期(约1700年至今)。早期现代化深受文艺复兴运动影响,旨在复兴古希腊、罗马的古代文化。为了简洁、准确表达新的思想、概念,学者们直接或者间接地借来了大量拉丁词和希腊词,例如democracy取代了冗长的the rule of the commonalty。此外,由于地理大发现,英文的借词对象由欧洲语言扩大到全世界。这时的许多作家既能用英文写作,又能拉丁文写作。其中以斯宾塞、莎士比亚、弥尔顿三人的成就最为突出,他们的创作实践证明了英语是一个极好的表达工具。1611年出版的钦定版《圣经》则奠定了现代英语散文的句法和文体基础。

在早期英语向现代英语发展过程中,有两种趋势在起作用,一种使英语丰富、典雅,另一种使英语保持纯洁、朴素,其中第二种趋势的作用尤为显著。约翰·德莱顿说:“我渴望我们能够用象意大利人和法国人先后达到的那样准确的词和那样干净的句子来写作。”1755年萨缪尔·约翰逊编撰的两卷本《英语词典》问世,这部词典在当时囊括了英语全部词汇,对英语的拼写、读音、用法进行了规范,使得英语变得更加稳定和准确,标志着现代英语标准语的诞生。

进入19世纪以后,由于英国社会矛盾加深和科学技术发展,英语的词汇出现了飞跃式的增长。古英语词汇约有五万至六万个,现代英语大辞典则足有六十五万到七十五万之多。与此同时,英国在近代以来相继打败西班牙、荷兰、法国等殖民强国,将殖民地扩大至亚洲、非洲、美洲、澳洲。征服的过程,也是英语向外扩散的过程。这样,英语便从一个世界边陲的小国语言发展成为世界性语言。如今,尽管不列颠帝国已是日落斜阳,但英语在全世界的扩张仍在继续。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英语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