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后感十三

暮幕
2016-08-24 看过

“当我被吸收进马格南后,我曾分别向马格南的四位创始人请教。布列松一本正经地告诉我不必太细致地听取西摩的建议,西摩告诉我不要完全按照卡帕的建议去做,而卡帕则告诉我不要在意布列松的建议,因此我把他们的话归纳之后去见乔治•罗杰,并告诉他们这些人说了什么,罗杰对我说‘你谁也不要听,只听我的。’我一下子明白了,马格南是由一伙个性极强的人组成的一个大家庭。但是,他们也给了我不少好的建议,例如怎样在纽约找到一家好饭店,当从埃及去以色列时如何才能换到签证,怎样设法穿过拥挤的阿拉伯市场,但没有一条是关于摄影的。” ——马克•吕布在位于左岸的公寓中接受采访 四个创始人先后死在了前线三个,毫无疑问,马格南的摄影师们是这个世界上最有意思的一群人,充满个性,勇敢无畏,一个好的纪实摄影师无疑是有着冒险家的特质,而一个好的冒险家却不一定是能成为好的摄影师,两者的区别就在于摄影师除了必要胆量和果决,还要有善于发现的双眼和好的艺术品位,如果再有一些悲天悯人的人道主义情怀,就再好不过了。尽管在新闻从业者的戒律中会强调冷静、克制,不被个人观念和情绪所左右,这样才会让事实的呈现中立、客观,但如果将纪实摄影作为艺术映射现实的某种媒介或形式,激情与理想主义仍然是必不可少的。 在本书中,除了对罗伯特•卡帕的生平介绍略微详细,其他很多重要的摄影师,都只能草草带过,因为杰出的作品和人物如此之多,经历和故事又都很丰富,给每个人出一本传记,似乎都不嫌多。让我惊奇的是,马格南的组织形式几乎是现代坏民主的典范,也许是因为摄影师这一职业的独特性吧,所有的人和事情都在强调自由和个性,而缺乏统一的规则和标准,以至于在罗伯特•卡帕英年早逝后,再也没有人能够做这个组织的精神领袖,更没有人可以高效治理和充分发展马格南,于是多年的混乱和濒于崩溃也是不难理解的,而马格南没有最终垮掉的原因,就在于这些摄影师都是行业最顶尖的人物,甚至名垂青史,出色的技术和声望,是很多同类机构无法相比拟的。相对于马格南的故事,其实我更愿意了解摄影作品里的故事,比如那些照片里的人因何而来,遭遇了什么,后来又将如何。 自人类文明学会书写历史以来,记录历史的方式不断改变,摄影无疑是非常重要的载体,相对于文字它给人的感官建构更为具象,且不易捏造,而相对于影像,人们在观看摄影作品时会拥有更大的思维深度和广度,在接受上不会处于被动,在对事物的认知上或许会更为深刻和有内涵。当然,每个人都有着各自的观看之道,这是不能勉强的,在一个充斥着所谓“后现代主义”的时代中,所有的观念和表现形式都在不可避免的衰老,我们生活的世界却似乎正越来越年轻,因为社会一直在发展和变化,它永远不缺好故事,无论你在场还是不在场,知道或不知道,总有一些人会在哪里,用摄影记录着时代的变迁。 鉴于本书的图片量太少,有关作品的介绍也鲜有详细评介,建议读者可以配合马格南的经典影集来阅读,因为有分量的作品与好故事才是马格南的主体和精髓,例如下面这幅:

《鲜花少女》(又名枪炮与鲜花)是马克•吕布拍摄的一幅照片,表现的是年轻的和平主义者简•罗斯•卡斯米尔1967年10月21日在五角大楼抗议越南战争期间向警卫的刺刀上插玫瑰的情景。这张照片最终成为了“花儿力量运动”的象征。在这次反战大游行中,时年17岁,被寄养在马里兰的女孩简•罗斯出现了,她刚刚从大巴上下车就走进抗议的队伍中,最后直面荷枪实弹的军警。她认为虽然军队是战争机器,但是士兵们都是人,都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她试图劝说士兵放弃战争主张,后来,她手持鲜花站在全副武装的军警面前的历史瞬间被马克•吕布定格下来。在华盛顿反战游行后36年之后,2003年2月15日的伦敦,简参加了伦敦的反对伊拉克战争的游行。她站在自己当年的照片之下,再次主张她的反战和渴望和平的立场。值得一提的是,在这次游行中,马克•吕布就在她旁边。 P273第三段,第一行和第三行,“西尔弗斯通”或者“西尔凡斯多”这两个译名为同一人,必然有一个是错误的 P279第三段,第六行,“乔治”少了“乔”字 P388第三段,第六行,“相对”一词或应为“相悖”或“相反”,相对这个词过于中性,与文本想要表达的情绪不符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世界的眼睛(修订版)的更多书评

推荐世界的眼睛(修订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