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解释贫困?

付洪蕾
2016-08-03 看过
如果日本是一个贫穷的国家,那么它的贫穷可以按照刚刚给出的理由进行解释。这是一个群山聚集的岛国,缺乏优良的土地,矿物资源少,没有石油,人口却很多。而现今,日本可怜的自然禀赋却不会被提到,因为它是个富裕国家。如果中国台湾地区的人们贫困的话,也可以进行同样的解释。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迄今为止有四个贫困国家(或地区)获得了一个巨大的和持续的增长,从增长中获得的收入也得以分配给广泛的民众。他们被经常引为成功发展的榜样。一个是刚才提到的中国台湾地区,中国香港地区、新加坡和以色列则是其他的三个(现在很多人会加上韩国)。这些榜样中,没有一个受到土地或自然资源的青睐。对新加坡和香港来说,土地和自然资源都极为缺乏。另一方面,伊朗和阿拉伯半岛有目前最为珍贵的资源,这就是石油资源。伊朗的普通公民和更大的阿拉伯地区的公民,他们过着悲惨的生活,自他们曾经的庞大无比的萨珊帝国(Empire of the Sassanids)和沙普尔一世(Shapur I)时代以来,生活条件并没有大幅改善。在美国,西弗吉尼亚州是一个自然资源极为丰富的地区——水力、森林和煤炭储量都极为丰富——该地区收入却在国家的人均收入中排名倒数第五名。康涅狄格州,一个土地贫瘠的州,除了一些早已枯竭的铁矿山和条件不佳的森林外就没有多少自然资源,人均收入则居全国首位。资源和福利的关系是如此的古怪,以至于将它们联系起来没有多少价值。
还有一个最常用的对贫困和福利的解释,援引了政府和经济体制的作用。将资源禀赋作为贫困的原因之一是很随意的。作为贫困的一个原因,援引经济体制时人们总是充满激情。人民贫困,是因为他们没有感知到自由企业、自由竞争和市场的优势。因此,他们的能量,被一个愚蠢的和昂贵的官僚系统挫伤了。另外,他们贫穷,因为他们被剥削了;它们产生的剩余价值被掠夺的地主或资本家占有了。这种贫穷仍然存在,因为所有的东西都被所有者占有了,所以就没有改善的动力。生产力依然极为低下。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不久之后,中国和印度都赢得了独立。从那以后,我们几乎可以非常肯定地说,中国在战胜大规模的贫困方面比印度做得要多得多;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它也是一个拥有资源和企业家的国家,如果仔细研究的话,也许可以算得上是拥有任何的平等权利。而中国香港地区、新加坡和中国台湾地区都取得了更大的进步。所有这些例子,无疑是资本主义的。这方面的经验表明,在考虑贫穷的原因或对贫穷的征服方面,一个国家是否是资本主义或社会主义,与它是否是华人社会相比,并没有显示出多大的差异。而后者则是社会主义者和非社会主义者都会拒绝的一种解释。
东欧,在某种程度上拥有更高层次的福利,给我们展示了强调经济体制是贫穷的原因或解药,在实际中是不明智的。我们假设在1880年,有一个人环绕在东欧地区的领土上旅行,乘坐火车让人感到舒适和便利。此人会发现,最高和分配最好的生活水平会出现在当时的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下一个最高的生活水平会出现在波希米亚(现在位于捷克斯洛伐克),接着是斯洛文尼亚和克罗地亚。匈牙利、波兰的奥地利族和德意志族的区域、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则会更穷。更穷的会是马其顿、黑山和塞尔维亚的部分区域。在横跨俄罗斯边境靠东的地方,波兰人和乌克兰人的生活水平会极其低下。
现在已经过了近百年。今日同样的旅程(可能会使用相同的火车车厢)会显示几乎相同的相对繁荣和贫困的状态。民主德国仍然大幅超越其他地区,仍然是最富裕的地区(计算表明,在民主德国的人均收入接近或者超过英国),其次是捷克和斯洛文尼亚。马其顿、黑山及许多塞族地区仍然很穷。别的地区处在两者之间。
不但国家之间的排名普遍维持不变,而且国家内部的分布也维持着现状。南斯拉夫在这方面,就特别值得我们观察。如上所述,1880年,斯洛文尼亚和克罗地亚,拥有相对较高的生活水准。马其顿、黑山、塞尔维亚和科索沃地区则穷得可怜。同样的普遍关系仍然存在。在1948—1972年间,斯洛文尼亚,这个南斯拉夫最富有的地区,国内生产总值的年均增长率增加了69%。在科索沃,这个南斯拉夫最贫穷的地区,平均增长率为61%。然而,科索沃的人口增长率是斯洛文尼亚的3倍——1950—1971年间,两者的人口增长率分别是228%和75%。因此,斯洛文尼亚的人均产出,在1947年是科索沃的3倍,在1972年为科索沃的57倍。斯洛文尼亚和马其顿、黑山、波斯尼亚-黑塞哥维那的人均收入之间的差异这些年来也增加了,虽然增加幅度没有那么大。“Yugoslavias SocioEconomic Development,1947—1972,”YugoslawSurvey XV,no.1(February 1974):33-34.南斯拉夫计划允诺“所有经济欠发达的共和国更快的发展,社会主义自治省科索沃有最快的发展……旨在减轻其发展水平的相对差异”。Social Plan of Yugoslavia,1976—1980,第74页。这意味着人们现在普遍认为,生活水平的差异太根深蒂固了,这很难被迅速扭转过来。
南斯拉夫的两个比较繁华的地方——斯洛文尼亚和克罗地亚,与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波兰的较为繁华的地方,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被维也纳统治。为了评估东欧贫困的原因,很显然更重要的是要确定评估的国家或地区在1914年前是否属于奥匈帝国(或德国),而不是评估现代共产主义的影响。
同样,有人说,一国之所以贫困,是因为它缺乏训练有素的、受过良好教育的,或者经验丰富的技术和管理人才。对于缺乏这些条件的新的非洲国家的贫困现象,很少有人会进行评论。在一个因为贫困而提供不起教育体系的国家,受过教育的人力资源很可能是稀缺的。工业也是富裕程度的一个方面——它是生活水平的一个方面,来自该国的食品、服装和基本住房形成不了工业的体系。假如因为很穷,该国没有工业,在工业企业的管理上,它将缺乏训练有素的经验丰富的人员。如果缺乏训练有素的经验丰富的人是贫困的一个原因,那么它肯定同样是一个结果。
贫困原因的下一个解释是前面已经提到的,却是不宜说出口的因素。其中之一是民族的固有倾向。英国人比爱尔兰人,或者曾经比爱尔兰人更加勤奋;德国人比法国人或波兰人亦然,瑞士人比意大利人也是如此,中国人和日本人则比别的民族都更勤奋。在记忆中,没有一个人曾在谈到印度旁遮普邦的相对繁荣、加尔各答的悲惨和孟加拉国永远的危机四伏的生活条件时,不会提到旁遮普人的勤奋、高度的机械能力,以及孟加拉人的清晰的无政府状态。
这种种族解释的奇异特征,绝非仅被限制在谈话之中。知名学者,在不经意交流中会毫无迟疑地谈到这一点,不过他们几乎从不把它放在自己的著作里,甚至演讲中。在谈话中完全合理的东西,在出版物中是完全不被允许的。关于必须谨慎处理的贫困和福利的解释,这显然是有点奇怪的。
一个更精巧的解释来自第三世界国家,该解释由劳尔·普雷维什(Raul Prebisch)扩展,他认为贫穷的国家是主要原材料和农产品的生产者,在与工业国家的贸易中遭受持续的痛苦。农业和原材料产业产生出超出他们需要的劳动力——这就是所谓的劳动驱逐(labor-expelling)。制造业及类似行业产生的劳动者比他们要求的要少——这就是劳动吸收(labor-absorbing)。因此,作为农业和初级产品生产者的贫穷国家,有一个持久的劳动剩余。工资以及相关的价格,被劳动剩余和相关的将劳动驱逐到工业中的需要压低了。富裕的工业化国家的工资,成本和价格因为吸纳劳动的需要——从农业和其他初级生产中吸纳——而被抬高了。此处是普雷维什博士的论文的节略形式。想知道详细的陈述,请看他的著作Towards a Dynamic Development Policy for Latin America (New York:The United Nations,1963),第78页。针对这些情况,人们可能还会加入市场结构的差异化因素——在众多的、不同的、弱的农业工序同源于通用汽车、壳牌、杜邦、雀巢的地位和其他工业国家特有的强大的寡头垄断力量的差异。这些差异因素解释和延续了贫穷国家即第三世界国家的贫困。安庆付洪蕾转载凤凰博客东方经济评论财经专栏博文,为该作者对第一章的翻译。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贫穷的本质的更多书评

推荐贫穷的本质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