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遇上处女座,如何卖译〔不〕卖身?——大陆版1万字“补译”背后的故事

袁小茶
2016-08-02 看过
关于《写出我心》翻译:【大陆版1万字“补译”背后的故事】:
待我写出前世今生,姑娘卖译不卖身可好?

@袁小茶-卖译不卖身

〇:关于大陆版1万字“补译”是怎么回事

这书原是一个美国人在30年前写的,后来入选了美国高中写作课教材。因为有台湾版翻译,但我的好朋友(本书责编Bonnie)做大陆版时,发现没有前言和后记,于是,我就做了这大陆版1万字左右的“补译”。

关于前言后记的翻译语言:这本书的整体风格就是一个“文化回流”——一个美国人借鉴中国禅宗的观念,告诉美国人如何写作调心。然后中国人又把它引进了回来。所以,这书的语言是英语,但讲的内容反而有大量大量地东方色彩(比如空性,心猿,圆寂……)因为我本身信佛,又是一传统文化迷,所以对一个美国人提到的“禅修”语言,还确实是非常自嗨地查了不少资料。只是希望,能译回来更“对味儿”吧。


以下是一些关于译法的说明(仅限于前言和后记的1万字,我就把部分给编辑的“编辑说明”给粘上了)


1.最难的一点:
如何把万恶美国人理解的“禅宗语言”译回中文?

做译者都知道,最难的就是“文化回流”——如果这是把中国禅宗翻译成英语,或是把美国文化翻译成中文,都相对容易。最烦的就是美国人(而且是不懂中文的美国人)听会英语的东方禅师用英语讲的禅宗,然后她写书给美国人,然后中国人又引进回来了。额……要知道这语言译回来又译回去,就特别容易变成“夹生饭”——中国人一定听不懂,你这说的是啥?

这个书,由于作者是1986年就写了的,然后2004年修订版的时候才加新增的前言、后记,所以前言和后记是一个时间的,内文是一个时间的,所以比较好的一点是——哪怕是2个译者翻译的,也看不太出来(读者可以理解为,文风不一样了,是因为作者过了小20年的岁月,自己的心态和文风都发生了变化)。

但有一些,因为我没有通读台湾译稿的译法,所以还是有一些作者修禅宗的佛教语言,要看一些是否和台湾版的内文译法一致。


①如何把美国人说的money mind,
译回《维摩诘经》说的“心猿”(而非“猴子思维”?)

比如后记中a monkey mind,什么是a monkey mind?我翻译成“猴子思维”?一定不对。然后我根据它的英文描述+自己的文化常识,觉得有点像佛家说的“心猿”,然后去查《维摩诘经》,说“喻攀缘外境、浮躁不安之心有如猿猴。语本《维摩经·香积佛品》:“以难化之人,心如猿猴,故以若干种法,制御其心,乃可调伏。”

每每这时候我就很后怕,我要没听说过佛教的“心猿”咋办?根本就对应不上。那我可能就真译成“猴子思维”了。




②Emptiness,
是译成“空”还是“无”还是“虚”?(这仨概念不一样)

还有比如“空性”(emptiness),作者提到的emptiness比较含糊,因为佛家的“空”和道家的“无”都可以对应emptiness。到底是译成“空”还是“无”还是“虚”?既然作者主要是修禅宗,还是“空性”更好一些,比“虚空”“虚无”之类的译法更地道。(虚,还是偏向道家的概念)。



③ 参见《正见》的译法,
把佛教的emotion译回本意“情绪”(而非“烦恼”)

比如参禅时的“emotion”译为“情绪”,这个参照了宗萨仁波切《正见》那本书的译法,因为佛教禅宗的“emotion”最早译本是“烦恼”,但是这些年好像又回归了。于是按照《正见》的译法,回归到“情绪”译法处理。

这些如果内文里也有,可能需要统一成某个译法(to 编辑)。



.整体语言禅宗化的处理:
die是“圆寂”,是“肉身已去”
Step up to the plate是“继承衣钵”

我不知道是否是作者的后记,是因为已经成书了20年,心态更佛教、更入禅了(作者说她写书时已经修了十年的禅),所以整体的行文语言,我都做了一些禅宗化的处理,比如提到若水法师die,就译成了“圆寂”(有的语句具体情况,译作“肉身已去”);step up to the plate,就译成了“继承衣钵”……等等。这样可能更地道一些,要不觉得不像是修禅宗的人写的文章哈哈。



.把英文诗,
   翻译回中国七绝古诗体?

比如前言中,杰克·凯鲁亚克的散文诗,译回中国七绝古诗体:


有些前言句子比如What crannies of untouched perception can you explore? What autumn was it that the moon entered your life?……这一段的连续发问,英文读起来很美好,可是中文读起来挺无聊的。于是每句就用了七言的形式——胸中感知何处安?(What crannies of untouched perception can you explore?)秋色月明何时来?(What autumn was it that the moon entered your life?)蓝莓颗颗忆何味(balbla省略原文了)?车马行行何人盼?何人恋恋有佳人?何人所思何人看……



② 不小心押了“江阳韵”

还有,比如P6的致辞,

献给我所有的学生,
过去的、现在的、未来的学生。
也许我们会在天堂的一家咖啡馆相逢,
写下我们的前世今生。

也不小心地押了下江阳韵,这样译法都是eng的结尾,应该更朗朗上口些。



3.一些非标准译法
禅师Roshi译成“罗斯禅师”不如“若水禅师”

① 比如作者叫娜坦莉,她在称呼自己的小名(昵称)的时候,是简写Nat(前三个字母),直译成“娜特”,就比较生硬,于是就译成了“娜娜”,更像是“娜坦莉”的小名。(这种译法都加了译者注)

②比如提到,作者很喜欢她第一本小说中的女主人公Nell,按照标准译法,应该是“内尔”,但Nell的身上有作者娜坦莉自己的投射,于是我谐音译成了“娜儿”。

③ 比如她提到的禅师Roshi(后来上下文发现,他是个日本人),所以猜测,禅师名字应该不是“罗斯”,而是“若水”。这个禅师的全名译成了“片桐若水”(Katagiri Roshi),这就比较好的还原禅师的日本人身份了。

我就不上对应的截图了。



4.一些尽量还原原文语言韵律的译法处理:
——有点像骈文押韵的感觉

比如I was capable of what Katagiri Roshi was capable of,一句话中运用了capable of 的重复,有点像骈文押韵的感觉,于是译成了:我之所获,就是若水禅师之所获;我之所得,就是若水禅师之所得。(虽然有些重复,但更换原了原文想去通过重复去强调的韵律节奏)



6. 冷幽默:把英文打油诗,译成言前韵
my wife is such ans such,
and my life is such and such
“老婆刁钻,生活神烦,想码字儿那叫一个难上加难!”

比如“my wife is such ans such,and my life is such and such”……这个在原文中,上下文除了m字母变成了l,基本上是相同的,有点打油诗的意思。根据上下文,这是一个男生的抱怨,说因为这些原因所以不能写作。于是译成了,“老婆刁钻,生活神烦,想码字儿那叫一个难上加难!”,押了尾韵,这样更有原文打油诗的感觉。

依然不上图了。自己买本书找吧~



7, 附录书名怎么译?
Long Quiet Highway《漫漫长路寂无声》
Old Friend from Far Away《万水千山旧相识》

书名的译法就更“艺术”了一些,比如Long Quiet Highway,一条长而安静的高速路,译为了《漫漫长路寂无声》,Old Friend from Far Away,那些在远方的老朋友,译成了《万水千山旧相识》,Zen Howl,禅宗一声吼(我觉得这个有点额……),应该是《当头棒喝》的意思。

再比如Top of My Lungs,我的肺部顶端,额……大概是特别重要牵肠挂肚的意思,翻译成了《眉间心上》。



8.增加了一些分类的译法处理:
——三千大千世界,若卵生,若胎生……

有一个地方的译法,稍微添了一些东西,比如作者前言中说道世界中,蚂蚁不会写作,猫不会写作,马不会写作,草不会写作,树不会写作,石头不会写作……额,感觉有点混乱啊……

正好提到了禅宗调心,那就借用了佛经中说三千大千世界所有众生(everything in the world),卵生”的虫蚁不会写作;“胎生”的猫、马不会写作,“有色”的草木,“无想”的石头,都不会写作。”——其中,卵生,胎生,有色,无想……这些是我加的分类,来自《金刚经》“三千大千世界所有众生,若卵生,若胎生,若湿生,若化生,若有色,若无色,若有想,若无想……”这样的归类,可能更符合作者的意思——三千众生除了人,其他都不会写作。


行了,我就大概写到这儿。这是我25岁大概的11本书的卖译水平。
每次总归有点进步吧。

遇到好书就卖个译,遇到才子就……(额)

@袁小茶-卖译不卖身
4 有用
0 没用
写出我心 写出我心 7.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写出我心的更多书评

推荐写出我心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