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笔克制

伊离
2016-08-01 看过
新世相的最后一本书,还好是清浅好读的中篇,在被哲学烧坏了脑子之后。笑~
棋王。是幼年读过的,记得棋呆子的饿。这次反而觉得“我”这样混过饿过的孩子还能保持想读书看电影,愿意照顾呆子的“正常人格”,同样可贵,同样是良知在发光。
树王。最初不理解肖疙瘩到底在坚持什么,直到看作者在自序里说“原始的良知”,才隐隐有被点破的感觉。作者说这种“原始的良知”遭遇的不是科学而是“愚蠢”,但我觉得这愚蠢绝不是李立。毕竟“不破不立”的少年意气并没有什么错。而他自己最后也空洞地笑,能被原始的良知震慑而不自知的,并不是愚蠢。
孩子王。犹如作者所说行文顺利,但结束得干净利落,并没有渲染“我”离场的黯然,就显得十分克制,并不油滑。

并没有经历过那段时光,但和无数父子反目血海深仇的故事比起来,这些被写得十分克制的人和事,菜里漂浮的油花,蛇肉,陈列的非卖品,想看书看电影的心,赶紧藏起来的画,辣得哭的菜,竹床,偷偷含着吃的糖,敌台的披头士,断断续续的电影……才是生活的常态吧?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棋王·树王·孩子王的更多书评

推荐棋王·树王·孩子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