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感到焦虑,重读鲁迅会好一点

八月
2016-07-24 16:50:30 看过
司马光说:“才德全尽谓之圣人,才德兼亡谓之愚人,德胜才谓之君子,才胜德谓之小人。”近期的几则新闻深感小人、愚人辈出。虽然“大国崛起”的背景音不绝于耳,但是魔幻现实主义情节却愈演愈烈,甚至出现众多超现实、“未来主义”事件让人匪夷所思。
惊觉鲁迅曾经所呐喊的竟淹没于急速发展的资本中,连骨头都一丝一毫没有剩下。达成“小康”的人们正陶醉于在高楼大厦中对更加精致物质生活的向往,对小富即安的追求变成了大多数人终生奋斗的理想。
听听鲁迅与钱玄同的“呐喊”:
“假如一间铁皮屋子,是绝无窗户而万难破毁的,里面有许多熟睡的人们,不久都要闷死了,然而是从昏睡入死灭,并不感到就死的悲哀。现在你大嚷起来,惊起了较为清醒的几个人,使这不幸的少数者来受无可挽救的临终的苦楚,你倒以为对得起他们么?”
“然而几个人既然起来,你也不能说绝没有毁坏这铁屋的希望。”
“是的,我虽然自有我的确信,然而说到希望,却是不能抹杀的,因为希望是在于将来,决不能以我之必无的证明,来折服了他之无所谓可有,于是我终于答应他也做文章了……”
鲁迅一定没有想到“将来”的我们依旧如是。赵薇、南海、肯德基事件极端倒捧反复,河北邢台暴雨伤亡事件与房山721先天灾后人祸的灾难性如出一辙。近日又看到中国新闻网报道北京“柜族”生活,即没有基本生存保障的柜子里的生存。十几个人住在十几平米的一个简易门、两扇防盗窗、五厘米厚的岩棉夹芯板组成的像集装箱一样的“大柜子”里,很像前两年爆出来的住在井盖里的人。他们就在我们身边,一个个蓝白相间的简陋住所。有天路过软件园二期的一栋这样的简易房子,在想这么热的天,里面岂不是像蒸笼一样。这类“柜子”一般由包工头整体承包下来,再日租给工人,除了包工头的里面有洗漱间、家具等生活基本设施,其他房间内床是仅有的家具,厕所是外面公用,洗澡更是不可能的事情,无奈之下,还有人选择在夜里找背人的地方偷偷洗澡。抛开为了维持生计选择低廉的住宿等原因,包工头和房子的建造者难道没有将工人当成一个像自己一样有基本生存需求的人吗?
也许经济基础足以支撑我们进一步物质现代化,但是文化的现代化呢?文化发展是需要传承后重新建立的,而中断后的文化又该如何传承?乱象丛生的表象下是精神文明、政治文明、法制文明的不健全。
焦虑感在读鲁迅时会得到一点纾解,再次感到最懂中国的还是先生。在给魏猛克的回信中他说到:“新的艺术,没有一种是无根无蒂,突然发生的,总承受着先前的遗产,有几位青年以为采用便是投降,那是他们将‘采用’与‘模仿’并为一谈了。中国及日本画入欧洲,被人采取,便发生了‘印象派’,有谁说印象派是中国画的俘虏呢?专学欧洲已有定评的新艺术,那倒不过是模仿。”
鲁迅曾评述教育时说“正如人身的血液一坏,体中的一部分决不能独保健康一样,教育界也不会在这样的民国里特别清高的”,个体与整体的命运如此,物质与精神的发展亦如是。不要以为天津爆炸案、雷洋案等与你无关,是的,丧钟是为我们每一个而鸣的!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鲁迅选集:序跋・书信卷(插图本)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