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的黑暗是一种不确定性的未知量

牟仃
2016-07-21 看过
读这本书时,我会联想到克尔凯郭尔。克氏当年面对三种生活的的选择:伦理的生活、审美的生活、宗教的生活,他选择了宗教的生活。而本书中的数学博士希克则过着严谨而理性的科学生活,他既热爱数学,又对天文学兴趣盎然。他的弟弟奥托则过着审美的生活,妹妹苏珊则过着宗教的生活。希克的理性认知生活虽然和克尔凯郭尔的宗教生活不同,但有某种表现方式上的相似性,可以说宗教的因素渗透在他对生活的某些事情的抉择上。基督教文化的社会背景对他也免不了产生潜移默化的必然影响。恶潜伏在四周,随时会闯入人的内心,或者说恶一直蛰伏在人的潜意识深处。不过希克对罪恶的感知很敏锐,他可以用伦理克制住,但却饱受诱惑与反诱惑二者内在纠结的烦恼。弟弟奥托则彻底被撒旦所控制,最终自戕溺毙于湖中,被弥漫的黑暗彻底吞噬。一切事情的发生和展开都具有偶然性,虽然有必然性的缘由,但由于其隐秘性使人在应对时捉襟见肘。小说中呈现出三种生存模式的比较:希克工作中的同事中,卡佩尔布伦倾向于过一种玩世不恭的生活,他对周围的人和事冷嘲热讽、尖酸刻薄;而维特布雷希特教授则全身心的投入数学研究中,有一种宗教般的热情。但在家庭生活中却显得软弱、无助,全然被其妻所控制。希克自己的家庭中,苏珊虽然信仰虔诚,但她身上有一种未受过足够教育的愚拙和盲目性,成为家人取笑的谈资。希克虽然觉得妹妹修女般的信仰虔诚、坚定,但他仍持怀疑主义态度。而弟弟奥托非理性的艺术家梦想和在情欲中的过度放纵和任性,最终导致了丧失自我的疯狂。希克自己也常常在现实生活中对爱和情欲的区别作着纠结矛盾的判断取舍,比如他总是将轻佻性感的玛格努斯和端庄羞涩的伊尔莎进行比较,他为自己与前者在一起更快乐而惭愧。

他们那去世的父亲,一个如苦行僧般的天文学家,曾在过往的生活中给家庭留下谜一般的巨大阴影。他象征黑夜,而天文学望远镜中看到的景观和黑夜同构,是黑夜的无限形式。所有的家庭成员都在黑夜的背景中摸索着行走。

不确定性的呈现是生活真实的原貌,所以是数学领域的“未知量”。他试图用自己在数学研究上已经完成的“群论”来寻找真实的自我,用数学的完善来使生活更完美,但是均无济于事。最终的结果是,奥托的死亡震撼了希克,希克被死亡所启迪,仿佛认识到了生活的本质。他认识到:除了数学知识和天文学知识,还有一种生活中更重要的知识,那就是爱……他想如果平时给弟弟更多的关怀和爱而不是忽视……爱——超越了绝对理性和绝对审美二者的极端方式,以及绝对宗教的极端方式。三兄妹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他们互相摩擦又互相影响,未知量所控制的过去和未来都曾被希克模糊化而悬置起来,现在,这些模糊的东西逐渐变得清晰……他唯一要做的是进入当下的生活,固然依旧孤寂,但是内心充满爱……他的头脑中又浮现出康德的那句名言:“我头上的星空和我心中的道德法则……”既仰望星空又有道德法则以及爱……这时的道德法则已经不属于社会伦理范畴,而是个体伦理范畴,是希克对普适的社会伦理进行过自我思考后的取舍。也许其中已经包含了爱……

肯定他者之死就是肯定个体自我与死的神秘联系,由此生存变得如此扑朔迷离,属于个体自我的时间变得紧迫而急促匆匆。诞生自黑暗的数学博士又将迎来新的不同的黑暗……父辈的黑暗,他的黑暗,弟弟奥拓之死的黑暗……这些都是生存的必然,构成了个人的历史,欢乐与忧伤,辉煌与腐朽……个人的生存经历中,虚无和意义交替遮蔽呈现着,希克会试着像妹妹苏珊一样去做个奥秘的守卫者,更想做一个奥秘的探索者。勇敢的肯定生命中的黑暗,还有能力点亮自己并能将光亮分享给他人,这是一个人成熟与否的标志。对待生活,要离西西弗近些、更近些……也许才能反抗虚无与死亡。

我不知道克尔恺郭尔对希克如何评价。




















































2 有用
0 没用
未知量 未知量 8.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未知量的更多书评

推荐未知量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