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关紧要的秘密撞上漫长的白日梦

比多
2016-07-09 看过
我确实很少看畅销书,即便是国外的也很少。由于特别的机缘,我拿到这本《雾中回忆》。封面很好看,是一个印象派风格的画像。作者是澳洲的一个作家,凯特.莫顿,1976年出生。书商的噱头吓我一跳,“南半球第一作家”。我先想南半球能有多少陆地,多少人口,继而想到南美洲大部分在南半球。马尔克斯,博尔赫斯,科塔萨尔,略萨,波拉尼奥……,我赶紧仔细看了看腰封,原来是我看走了眼,标注是南半球第一“女”作家。

我确实对女作家抱有偏见,心目中只有西蒙娜.薇依,阿娜伊斯.宁,汉娜.阿伦特写得好,可惜全不是写小说的。假如抛开这个坐标系,就我目力所及的畅销书作家来说,凯特.莫顿算表现不错的。《雾中回忆》作为处女作近乎完美,兼容了历史、戏剧、电影、小说中的娱乐元素,而且用法不低级。主人公在传统桎梏与道德边缘中挣扎,又偷偷冒着打破现代人伪善价值观的风险,却最终没有越过雷池一步,完成了一场剃刀之舞。这部小说非常适合改编电影,说不定会是另一部《法国中尉的女人》,当然要找个像哈罗德.品特这样的诺贝尔级编剧“靴微”有点难。

简单说这是一个类似《唐顿庄园》的故事,但比唐顿庄园更富传奇色彩,故事发展到最后,几乎成了一部草蛇灰线伏脉千里的侦探悬疑小说。故事发生在一个即将没落的世袭勋爵的庄园里。是由庄园里的一个高级女仆在多年后面对导演的采访开始的追忆。翻过头几章,你会觉得,这不过是两个贵族姐妹和一个自杀诗人的凄婉爱情故事。但实际上,作为爱情故事主人公的诗人正式登场要到400多页以后(全书524页),而凯特.莫顿也确实做到了,如她自己希望的那样,希望读者“直到书的最后一页,都沉浸在一个由历史、悬疑与记忆交织而成的丰富又绚丽的世界中。”她用很好的铺陈技法,将故事底牌藏在了书的最后一页。这是一个看似无关紧要的秘密撞上漫长的白日梦导致三人死亡的故事。

畅销小说的本质是娱乐,取悦读者。当然早年的畅销书后来成为了纯文学经典的情况也不是没有。谁能知道未来呢?关键在于,作者是否塑造了有魅力的禁得起时间的人物。从这方面来讲,无论《雾中回忆》的讲述者格蕾丝,还是主人公汉娜、埃米琳、罗比,完成度都是很高的。当然最终的戏剧化倾向略略削减了人物,不过对读者来说,这样的结尾才够过瘾,试问电影观众,谁不喜欢杜琪峰式的结尾呢?

可以看出凯特.莫顿有非常好的小说素养。在描写人物、场景方面几乎是纯文学标准,而且不乏哲思,这对畅销小说来说难能可贵。我们也有大腕女作家专门为影视大导写小说,可惜哲思沉重,令人生厌,价值观还常常不对。

为了不影响你们阅读,我不做剧透。只是提供几个点供你们在阅读间玩赏:

15P 提到《升C小调圆舞曲》,是肖邦的作品。1846年,肖邦和交际花乔治.桑结束了长达9年的情感纠葛,离开诺罕庄园,回到巴黎。他生活窘迫,肺病加重,不得不教学生弹琴赚钱,想起与乔治桑的爱情往事,写下《升C小调圆舞曲》。
                                  
174P “伊卡洛斯的陨落”章节。伊卡洛斯是希腊神话中能工巧匠代达罗斯的儿子。代达罗斯造了没有出口的迷宫。为了逃离迷宫,伊卡洛斯用蜡和羽毛做翅膀,飞出迷宫,却因为飞得太高,蜡被太阳融化,跌落海中而死。

183P 提到“白色铁线莲”。铁线莲的花语是:1.高洁,美丽的心;2.贫穷,欺骗;3.宽恕我,我因你而有罪。

193P “但女孩子……诅咒不会降临在女孩子身上。”叶米玛有“皇家血友病”的遗传基因。这种血友病曾长期在欧洲皇室间流行,皇族联姻使欧洲皇室产生了一连串携带者与患者,患者皆为男性。维多利亚女王家族就是著名的血友病家族。甲型血友病,又称为“凝血功能障碍”。

206P “死亡通知书”章节,提到“帕斯尚尔战役”,是一战中最残酷最惨烈的战役,持续一百多天的战斗中,联军伤亡32.5万人,德军伤亡26万人,以英、加联军胜利占领帕斯尚尔告终。

这些细节和主人公的性格、经历、故事形成某种程度的互文性,为小说拓展了阅读品味的空间。类似的细节还有很多,等待读者自己发现。

诚实的说,这部小说有点冗繁拖沓,是因为作者的细节癖。从十九世纪庄园宴会的用餐方式,到二十世纪派对的场景布局,作者兴趣盎然不厌其烦。如果你正在度假,躺在吊床或沙滩上,读起来倒也不觉乏味,但如果是下班后倒在沙发上翻两页的内种,估计你会着急上火。对此种毛躁读者我也有个建议,买一把美工刀,把书从156P和157P之间剖开,将前面部分扔掉,从“七月十二日”章节开始读,你会读到一部更精彩的现代小说。




微信公众号:bi_duo
2016.7.9
14 有用
2 没用
雾中回忆 雾中回忆 8.2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条

添加回应

雾中回忆的更多书评

推荐雾中回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