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睁着眼,却是全盲

青童
2016-07-09 看过
李雪《当我遇见一个人》,是我最近常常翻看的一本书。遇见这本书是个惊喜,在打开之前就深深被吸引,封面,色调,书签,明信片,插图,特殊的装订方式,一切都有一种难以言说的美感。

而且,我真心觉得李雪很美,玲珑通透,精致轻灵中又透着一股锐利和执拗。像是一把闪着寒光,镂空雕花的匕首,一刀就轻易刺穿一切虚伪和遮掩。

李雪说:幼时的母婴关系注定了你一生的背景色。而整本书淡青的色调,水墨晕染的古意,像极了我童年成长的底色。没错!就是这种淡淡的青,比蓝色少了分鲜亮,比绿色多了层忧郁的灰。也许这是巧合,或许是冥冥中的注定。当我遇见一个人,在我三十岁这年,遇见另一个自己,一个从未被“看见”的自己。

李雪说:很多亲子关系出现问题,是因为父母看不到孩子本身,只看到孩子的功能价值,这一点决定了孩子内心能否直接感受到爱。当孩子成为父母表达爱的道具,在他心里终会埋下一份恒久的孤寂。

小时候的我,是个异常好带的孩子,不哭不闹。四个月的时候断奶,妈妈去工作,我由小姑看护,那时候小姑不过是个刚刚成年的小女孩。实在没人管,就会把我送到姥姥家,姥姥不怎么情愿接纳我这个小累赘。

更多时候,大人们会用一层层被褥把我围起来放在床上,不至于会乱爬,磕碰。最常见的状态就是我安静坐在被褥堆里,眼睛滴溜乱转的看着大人们出出进进的忙碌和说笑。我没什么表情,也没有任何情绪,但是一双眼睛从不肯停下来。只是没人能看出那么小的孩子在想些什么,需要什么。

上学后,我成绩很好,其他方面也表现优异,但是偶尔叛逆。父母大多数时候以我为荣,但是对我的离经叛道越发的焦虑,焦虑我和他们预想的不一样,焦虑我再也不能给他们带来荣耀。我承认他们是爱我的,也为我倾尽所有,但是我不觉得他们真正“看到”过我本然的样子。长大的我,对再亲近的人都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疏离,面对周围的人事,更多是种冷眼旁观的距离感。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小时候养成的习惯。

这种情景出现在周围很多的家庭之中。大多数父母看着孩子弹奏一首曲子的时候,更像是欣赏一副自己满意的作品,他们却留意不到孩子被某串音符感动的沉思流泪背后的细腻情感。他们面对在运动场打篮球大汗淋漓的孩子,更多的关心是否锻炼身体,培养意志力,从来听不到孩子快乐而急促的呼吸,看不到红扑扑的脸带洋溢的轻松和愉悦。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样,也不想指责父母的功利。但是,父母能否看到孩子本身的存在呢?而不是用外在价值去定义有血有肉,有情感的孩子呢?正如李雪所说:这一点决定了孩子内心能否直接感受到爱。

在我的前三十年里,也曾因为不被“看到”,不被尊重内心的体验而活在外在的价值评价体系中,活在别人的眼光中,活在不被爱的恐惧中。

有人说,25岁之后,每人个都是自己的父母,我们都要学着自己“看见”自己,发现自己本然的样子,物化的标签骗得了别人,骗不了自己的内心。每个人都需要停下来想一想,剥离了所有物化的功能和价值,我是谁?我愿意对什么事情沉溺其中,对什么又自然的发出共鸣?

“看见”,是真正的爱,是一切疗愈的开始。这个过程漫长且持久,但也好过一生中,我们睁着眼,却是全盲。
32 有用
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当我遇见一个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当我遇见一个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