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讀<安娜·克列尼娜>》

子亱閒讀
2016-07-05 看过

《再讀<安娜·克列尼娜>》

臺湾木馬文化出版社的高惠群譯本 - 腰封
臺湾木馬文化出版社的高惠群譯本 - 护封
臺湾木馬文化出版社的高惠群譯本 - 内封

(一) 讀《安娜·克列尼娜》,以前讀過周揚的譯本,讀過草婴的譯本。

这次,再讀的是經上海譯文出版社授権的臺湾木馬文化出版社的高惠群的譯本。這一讀二讀與三讀,其間相隔少説也有五十多年了。

不是因爲被這部臺版的装幀設計給吸引了,大概是不會有這第三讀的。臺版比滬版的書價,這一去一來,大概要貴上三到四倍。不過,還是讓人喜歓。可惜,没有插圗。

昨亱的讀,就過上册的一小半了,與當年初讀列夫·托爾斯泰的心情,几乎相仿。 應該説,這一部高惠群的譯本,的確是相當不錯的譯本,讓讀者投入頗順。 自然,也希望自己這次的閱讀,會有些個新的收穫。 (二) 在列夫·托爾斯泰時代,莫斯科與彼得堡所謂的上流社會裏,人們説話都喜歓來上几句英語法語甚至於德語,還附帶上外國見識,匹敵修養。一如時下的北京與上海。 比如説,安娜所言的「英國人説,人人心裏有秘密。」

比如説,「『後悔永逺来得及。』一個外交官講了一句英國諺語。」

自以爲是很時尚,其實大半很落伍.。

比如説,秘密岂止在心裏,而且還各自躱在他與她的手機裏。這一點,全世界都知道了。

比如説,後悔永逺来不及了。這一點,英國都知道了。

這些個,都是可以以眼前事實爲證的。諺語已經不管用了。時代不同了。對不對? (三) 地點:莫斯科英吉利飯店 人物:列文與斯捷潘 内容:晚餐 餐單:

魚肉與伏特加(餐前小喫) 德國弗倫斯堡牡蠣(三十個) 蔬菜湯 濃汁比目魚 乾炸牛里脊 閹鶏 白商標香檳 老牌沙勃利白葡萄酒(两瓶) 帕爾馬乾酪 罐頭水果 「韃靼人拿來賬單,共計二十六個多盧布,外加小費,列文應付十四盧布……」 斯捷潘是找列文喫飯不是請列文喫飯。

斯捷潘年薪六千盧布,月薪五百盧布,給家裏開銷祗能每日十盧布。英吉利飯店裏他掛賬,埃爾米塔日飯店裏他掛賬,馬車行裏他掛賬……

斯捷潘這個人,性情比任何人都好,胃口也比任何人都好。

喫飯AA制,是他的規矩了。

小費百分之五,不能掛賬,則是當時行業的規矩了。 (四) 「呌安努什克拿出小提燈,掛在座位的扶手上,她又從提包裏取出一把裁書頁的小刀和一本英國小説……」 「她放下小説,靠在椅背上,两隻手紧紧攥住裁紙刀……」 「重又拿起書來,但她已經一個字也看不進去了,她用裁紙刀在窗玻璃上刮了一下,把光滑冰冷的刀面貼到臉頬上,感到一陣莫名的喜悦,差一點笑出聲來……」 「坐在安樂椅上,把那本談教皇統治的書翻到用裁紙刀夹著的地方,照例要讀上一小時。」 那様的讀書情景可真美好。

祗記得曾經有一本《傅雷手稿》,我也是這様讀的,一直讀到亱半。

環視著周围堆砌得高高的書,我不由内疚地尋找著想要致歉的對象……

新來寒舍的書嚒,就不算其中了,妳們就好好歇息一時罢,容我慢慢讀。 (五) 「老保姆阿加菲雅·米哈伊洛夫娜房間的燈光照在屋前場地上的積雪上,她還没有睡。」 「阿加菲雅·米哈伊洛夫娜給他端來一盃茶,説了句她常説的話:‘老爺,我坐在這児了。’就在窗户邉的椅子上坐下……他一邉看書,一邉思考著書中的意思,有時侯停下聽聽阿加菲雅·米哈伊洛夫娜没完没了的唠叨……」 「除了阿加菲雅·米哈伊洛夫娜之外,他找不到人談談縈囬在他腦子中的許多想法。他倒時常和她談物理學、農業理論,尤其是哲學。阿加菲雅·米哈伊洛夫娜最喜歓的話題就是哲學。」 嗯,與哲學家相處,必須不做列文就做阿加菲雅·米哈伊洛夫娜! (六) 他管給寶貝女児診斷心病的一位名醫呌作 「空吠的豿」。

他管彼得堡莫斯科上流社會的青年人呌作「寶貝蛋」。

他管渥倫斯基呌作「鵪鶉」。

他管卡列寜呌作「宴席上被請來款待客人的鱘魚」。

他是吉媞的老爸 - 亞歷山大·謝爾巴茨基公爵。

不過,這位愛戯噱又不太世故甚至於帶一點児偏激的老貴族,却有一句話語發人深省: 「既然是行善,問誰誰也不知道,豈不更好。」 誰説此話不是呢? 其實,此話是有出處的: 「你施舍的時候,不要呌左手知道右手所做的 。」- 《聖經·馬太福音·第六章》 「When you do a charitable deed, do not let your left hand know what your right hand is doing .」- 《The Bible · Matthew · Ⅵ》 是爲記 。 - ZY.S.於滬上

5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安娜·卡列尼娜的更多书评

推荐安娜·卡列尼娜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