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玩,传神,还主旋律:我读《神鞭》

飞雪
2016-06-26 看过
《神鞭》创作于1984年,不用说,是为改革摇旗呐喊的;不过,文不拿腔拿式,读着好玩,还神!
冯爷津门味儿十足,字里行间透着幽默。说大混星子玻璃花心生恶气来闹皇会,不料碰着了对手——这对手叫傻二,正是本篇主人公“神鞭”——被人家打了个稀里哗啦,正在人堆里被挤得没辙,他的跟班儿挤过来,扯着嗓子叫着:
“三爷!嘛事?哥儿们来了!”
“去你奶奶的,死崔,早干嘛去啦!快给我揪住那傻巴!”
“傻巴!哪个傻巴?”
“他——辫子,揪住他辫子!”
这话奇了,在那个年头哪个爷儿们脑袋后面没辫子,揪得过来吗?
傻二就这么一战成名,成了“神鞭”。不过成名后再也回不到过去的平静,而是麻烦事不断。这麻烦都是玻璃花引来的。
头一个是城南打弹弓子的戴奎一。不过这家伙表面李逵实则精明,一看在傻二面前逞能不得便不再上玻璃花(实则死崔的主意)的当,甩手而去。
其后,西市砸砖头的王砍天、鸟市拉硬弓的柳梆子等都来找过麻烦,当然都被傻二的“神鞭”给抽回去了。最可笑最后把津门武林高手、人称“祖师爷”的索天响给引来了。
这索爷出场不同凡响,人未见而势做足,真把傻二唬住了:
大门外停着一顶双人抬的精致的轿子。前后跟着八个汉子,一水清布衫,月白缎套裤,粉绿腰带,带子上的金线穗儿压着脚面;脚上穿薄底快靴,头上各一顶短梁小帽,显得鲜亮爽利。
不错,单从这跟班身上衣着打扮就能猜出轿子里的人非同一般。这索爷出场,还拿腔拿式,不从腿脚功夫比起,先考傻二的理论水平:
“武林人常说,南拳北脚。你会几种南拳?”
“我……一种也没见过。”傻二挺窘。
“哼,你这也自称练武之人。那你说,你听说过几种南拳?”
“……听人说,梅花拳厉害得很。我还听……”
“胡说!”索天响截住傻二的话头,然后哔哩吧啦一通理论,说得傻二大眼瞪小眼。傻二好容易从他那空脑壳子里想出他爹曾对他说辫子功是从豹子甩尾悟出来的,是得了“形意”的要领。“更是胡说!”索天响又干脆利落地截断话头,把傻二憋半天憋出来的“理论”驳得面目皆非。
最后该动手了,索老爷子(索天响年纪已不小)首先声明:“咱有话在先,说好就试腿脚呵!”然后一招一式比划起来。当然索爷的花拳绣腿即便使了阴招(暗刀伤人)也没打过傻二。傻二由此得出个结论:这所谓名家(或曰“大人物”)不过“一分能耐,两分嘴,三分架子”。平时啊,就靠架子端着唬人呐!
《神鞭》故事背景设在庚子变乱的义和拳,傻二成名后,还着实为中华民族扬眉吐气了一把,凭“神鞭”打败了东洋武士佐藤秀郎,之后被天津的义和团头领曹福田看中,派傻二的同乡刘四给他做通了思想工作,瞒着家人参加了义和团,还到紫竹林跟洋鬼子干了一仗,结果亲眼见证了义和团所谓“刀枪不入”全是骗人的,自己肩头还挨了一枪,更要命的是“神鞭”被打断了!幸好他丈人为他“跑细了腿”,讨来祖传方子为他治,又使他生出黑油油的头发。
接过这一仗后,傻二算是稳定下来。但国家不济了,洋货跟着洋枪洋炮后头进来,很快把国货逼到尽头。傻二也要生存,便打破辫子功“传子不传外”的祖训,开始收徒挣钱。哪知日子刚过安稳,民国了,剪辫子了!
列位,这傻二就靠辫子功安生立命,这根辫子剪了还怎么叫他得活?!
但他活过来了。他活过来还得感谢来做他思想工作的刘四。刘四告诉他,他老祖宗原先并不使辫,而是练一种问心拳,因该拳传自佛门,须效仿和尚剃光头。可清军入关,男人留辫不留头,没法子,才钻研出辫子功来。嘿!真是“一朝天子一朝臣”,现在又转回去了!您猜怎么着?傻二把发辫剪了,练就了神枪手的功夫,而且使两把转轮手枪,最后还加入了北伐军。这故事可不传神?
要说《神鞭》是为改革摇旗呐喊,冯爷埋着话哩:刘四在赞叹傻二老祖宗成功地改问心拳为辫子功时说“事情把人挤在那儿,有能耐就变,没能耐就完蛋”。傻二当时可没嚼出这话儿的味,还一心为找到自己功夫的根儿(索天响嘲笑他不知自家功夫的来历)心里十分快活,呼叫媳妇专门备了酒菜招待刘四呢!
0 有用
0 没用
神鞭 神鞭 7.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神鞭的更多书评

推荐神鞭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