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书乎】解读《哈姆雷特》——莎士比亚原著汉译及详注

上官牛顿🐺
2016-06-25 看过
(注:不是书评,可称“书测”;并无高见,仅供参考。)
             
                                                      (一)
  首先,参照我的交友原则,先了解一下这本书的“外表”,然后再决定是否掀开并走进它的“内心”。
   
书分上下两册,大概这么厚。
书分上下两册,大概这么厚。

封面,书大概是这么大。纸轻,微糙,摸起来舒服,拿着不重。
封面,书大概是这么大。纸轻,微糙,摸起来舒服,拿着不重。

本书作者黄国彬简介。
本书作者黄国彬简介。


             (二)
  好了,现在可以决定,坐下来摆文艺的样子翻一翻装13,而不是拆了塑封后直接插进书柜里装13。
  1.
  必须明确,这是一本学术著作,不是通俗读物。它适合专业学者、莎剧导演和演员,以及有一定英文水平的、对莎剧感兴趣的读者,或者像我这样的重口味的人阅读。一般读者如果买来只是想作为外国文学了解入门之用,大可不必买此书。不然你一定会被它连篇累牍、中英夹杂、不厌其烦的注解给吓到;当然它也不便宜,厚厚上下两册标价65¥。一般的版本,薄薄一册,不过百十页,价低者七八元即可买到(装13没必要这么下血本)。

本书目录。
本书目录。

本书目录。
本书目录。


  2.
  进入正文前,这本书有个十分变态的译本说明、序言和前言,足足有140多页,相当之长,占了上册的将近一半(嗯,这点很棒,非常符合这本书的学术气质,非常符合我装13的需要)。里面内容主要包括:《哈姆雷特》创作年份、早期版本、剧作蓝本、影响、剧名汉译、人名汉译、历代评价、翻译情况等(涵盖的内容很全,看完这部分你基本可以把后面正文和下册撕掉了,在朋友面前显示学问足矣)。内容不算枯燥,甚至有些还很有意思。比如谈到人名汉译,汉字不像表音文字,是意音文字,把希腊爱神译为“阿佛洛狄忒”,“佛”字难免来捣乱,引人联想至大肚佛;大英雄“拿破仑”拿了多年的“破轮”;“哈姆雷特”作者本想译为“汉穆雷特”,因“哈姆”二字让作者思维脱轨,联想到“哈巴狗”“蛤蟆”“嫫母”等。无奈,“哈姆雷特”等译名早已地位巩固,作者只好沿用。以上所引,足可证明本书作者的严谨缜密,也显示了其趣味性情。
前言、序言等加起来大概这么厚。
前言、序言等加起来大概这么厚。

前言中论及人名汉译的部分。
前言中论及人名汉译的部分。


  3.
  进入正文。既名之曰“汉译和详注”,一方面包括作者自己的重新翻译,同时对认为需要解释的每一句话做了详细注解(并非英汉对照)。每页上半部分为汉译,每五句标明行数,下方对应做脚注,便于查阅。举第三幕第二场为例,哈姆雷特和欧菲丽亚的一小段对话(当然是我最感兴趣的部分咯)。如下图:
哈姆雷特第三幕第二场,本书下册第401页。
哈姆雷特第三幕第二场,本书下册第401页。




  哈姆雷特:你以为我再说卑屄下流话吗?
  欧菲丽亚:我没有以为什么——求求殿下。
  哈姆雷特:这想法真妙,就位于姑娘的大腿之间。
  欧菲丽亚:殿下,什么“真妙”?
  哈姆雷特:

  欧菲丽亚:殿下真会说笑。

  若无注解,上面一段不知所云。其实是哈姆雷特的双关黄段子。且看本书作者如何翻译和注解的:
  第112行,“卑屄下流话”原文是“country matters”。 Country一词一语双关,既指粗鄙下流话,又谐音“count”(女阴)。为了汉译也取得双关效果,作者黄国彬翻译为“卑屄”(窃以为翻译成“粗屄”也行),这样起码读者知道这是句荤话,可以参看其余三家翻译,均无此阅读效果:
  朱生豪译:“你以为我在转着下流的念头吗?”
  梁实秋译:“你以为我撒野吗?”
  卞之琳译:“你想到我是说野话吗?”
  
        第113行,“我没有以为什么——求求殿下”,原文为“I think nothing,my lord”。Nothing 又是一语双关,黄国彬解释,thing是男根婉语,等于汉语中“那话儿”。Nothing 暗指女阴。当然欧菲丽亚说话时并无此意,但紧接着上面哈姆雷特的话,就会让观众产生猥琐联想。此句汉译无法兼顾双关,只好在后面补译了一下,翻译为“求求殿下”,与后面哈姆雷特的话呼应一下。
  参考其他三家翻译:
  朱生豪译:“我没有想到,殿下。”
  梁实秋译:“我不以为什么,殿下。”
  卞之琳译:“我什么也不想,殿下。”

  第114行,“这想法真妙,就位于姑娘的大腿之间”。原文为 That’s a fair thought to lie between maids’legs.明显仍是哈姆雷特的下流话,未多做解释。这句既可指躺在姑娘大腿间是很妙的想法,有指姑娘大腿之间的那个东西(Nothing)很妙。
  参考其他三家翻译,读不出来后面一种意思:
  朱生豪译:“睡在姑娘大腿的中间,想起来倒是很有趣的。”
  梁实秋译:“那倒是妙想天开,躺倒小姐的两条大腿中间。”
  卞之琳译:“躺在姑娘们腿的中间倒是挺美的想法。”

  第116行,欧菲莉亚问哈姆雷特什么“真妙”?哈姆雷特回答 (尸+酋,尸+求)。原文是Nothing。这仍是哈姆雷特的荤话,暗指女人那话儿很妙。这句直译无法把双关效果翻出来。黄国彬翻译为 (尸+酋,尸+求)。他解释道,(尸+酋) 是女性外生殖器,(尸+求)是男性生殖器。他希望这样翻译,把双关语和猥亵语传达给读者。
打不出来的俩毬字!
打不出来的俩毬字!


       此外,作者还补充提到,当戏剧演员在舞台上说到“country matters”的时候,会用拇指和食指形成一个圈,暗指女性生殖器;并特别说明,至于在汉语观众面前,如何通过手势配合台词让观众更好领会猥亵效果,要由导演决定。
  真难为作者找到了这两个生僻字。至于效果如何,见仁见智。参考其他三家翻译:
  朱生豪译:“没有什么。”
  梁实秋译:“没什么。”
  卞之琳译:“没有什么。”

  就个人而言,我认为这本书非常棒,值得买来一读。以上。
        PS:此书可以与小白的《好色的哈姆雷特》一文参读。




         (如若转载,请君自便,就说是你写的就行)
9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推荐解读《哈姆雷特》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