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ri21
2016-06-21 看过
飘,主线是爱情,但远不止爱情。抛开战争与反战、黑奴与废奴、庄园经济与工业文明,精英文化与庸众这些对立矛盾,我愿意从个体的精神状态、发展过程观察书中人物。

     前半段,焦点在于斯嘉,随着故事的发展,斯嘉逐渐淡出,梅兰、白瑞德戏份逐渐凸显。
人生的荒谬游戏里,梅兰犹如开了上帝视角的高手,书中唯有方丹老太太、威尔可比肩。白瑞德、艾希礼是次一等的高手,斯嘉惨遭垫底。

      梅兰,亚特兰大的牧师,如《卡拉玛左夫兄弟》里的阿廖莎,滋养这个城市的南方人的干涸受伤的心灵。梅兰之死,不亚于佐西马长老的去世对众人的震动。理解梅兰的人不多,大概白瑞德、艾希礼、方丹老太太,这3人非等闲之辈。斯嘉,塔拉的野猫,头脑一贯懈怠懒于思考,无法看清楚梅兰,等梅兰死了才懵懂有所改观。白瑞德,对梅兰始终格外尊敬,梅兰死后他很感伤,他决意离开斯嘉再打算寻找新的异性,就是如梅兰一样的旧式女性。艾希礼,一生既可敬又可气,他一生做过的最明智的决定大概是娶了梅兰,他很清楚梅兰一直在背后给他力量。方丹老太太,传奇人物,书中有最艰难坎坷经历、看人看事最准的坚强女性,她寥寥数眼就认清了梅兰,当时斯嘉还难以理解寄居塔拉的弱小的梅兰居然有朝一日能撑起威尔克斯家族。

      梅兰,南方旧派人物心中的女性楷模,联系南方价值观、精英阶层的可靠纽带。她简陋的小家,是南方旧式精英、贫民心中的圣殿、修道院,随时敞开。这一点上,梅兰最接近斯嘉丽母亲――爱伦――的角色。梅兰的临死发言是本书的小高潮,震撼人心。她对于斯嘉、艾希礼的情感纠葛一向很清楚,并坦言自己配不上艾希礼,联想到梅兰之前种种对斯嘉、艾希礼的爱护,斯嘉羞愧地无地自容,梅兰的形象高大光辉。罗曼罗兰说,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认清生活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梅兰无疑是英雄。

       这个弱小的女人,一直在依靠智商、德性、信仰活着。相比斯嘉近似完美的初始属性,梅兰的属性值无疑糟糕(除智力外),这个不幸儿从此走上了一条完全不同于斯嘉的成长路线。斯嘉可以凭父母的庇护、天生丽质、狡诈冷酷、旺盛的生命力闯出一片天地,可梅兰都不具备,她只有靠不凡的智商、忠贞的德性、对至真至善至美的信仰而顽强的活着。梅兰看似弱小,但随着时间,她的品性使她拥有了亚特兰大旧式女性所能有的影响力的全部,在南方旧派人物心中有圣女般的感召力。白瑞德说的很准,斯嘉一生追逐2样,一是艾希礼,二是有足够的钱财来任意糟蹋这个世界。从精神看,斯嘉一生被激情、本能支配,疯狂爱狠,不惜一切手段去攫取,与黑大个子萨姆、穷白人埃米斯特莱里有几分类似。以上的特质赋予了斯嘉不凡的力量、卓尔不凡的魅力——正是白瑞德迷恋她的原因,但造成了她在思维层次的遗憾。力量成就了她,帮助她在战后困境中爆发出火山般的能量,发光发热供养了周围的亲人、亲戚,成为主心骨、顶梁柱。但是思维层次的遗憾也差点毁灭了她,黑人嬷嬷一语道破,骡子哪怕套上了马嚼子仍然是骡子,反社会人格,根本无法理解伦理、道德的价值与意义,对宗教的理解仅限于迷信,甚至听不懂艾希礼、白瑞德在说什么,她也不关心别人想什么,哪怕自己的亲身孩子,只关注自己要什么。斯嘉,在黑暗年代、人人挨饿的年月,她是最能生存的,也带领周围人活下去。但在和平年代、衣食无忧的年月,她就走到了末日,周围人唾弃她不顾道德伦理,缺乏宗教情感,最终白瑞德也无法忍受她。而梅兰却与她相反,在人人都不再挨饿、注重道德伦理美感的时代,梅兰、威尔克斯家族将如鱼得水,这时,大家向往诗歌、音乐、艺术、圣经等等,优美崇高爱愿不再是避之不及的累赘。所以,斯嘉在精神上依赖梅兰的帮助与指引,胜似依赖母亲爱伦,如同萨姆思念奥哈拉先生、爱伦女士,同时梅兰在物质上依赖斯嘉丽的力量。

     白瑞德,艾希礼看的透,2人都出生于相似的家庭,接受类似的教育,只是在人生某个路口,不得不分道扬镳了。艾希礼一生忠于自己从小耳熏目染的家庭教育、出身背景,无论面临战争、3K党、穷困,从未变节。白瑞德可不同,他大概经历了2次重大的人生转向,每一次都天翻地覆洗心革面。第一次在查尔斯顿被老顽固父亲扫出家门,身无分文,孤立无援。白瑞德为了活下去,做一名玩世不恭醉生梦死的赌徒、冒险家,他愤世嫉俗,嘲笑诋毁老父亲为代表的旧制度、旧道德,幸灾乐祸看着南方渐渐完蛋,自己却赚个盆满钵满,哪怕名誉扫地而满不在乎。但是,白瑞德并非完全抛弃了过去,内心还保留着爱、血性、崇高,在亚特兰大城破的黑夜为爱情不顾生死,为南方的毁灭心碎,忍受受不了北方佬的暴虐愤而投军。第二次在亚特兰大,从韦德的接不到宴会邀请的孤单---根本不起眼的家庭生活细节,白瑞德看到了身为父亲的责任,看到了旧道德、旧理想表面无趣乏味其实无比珍贵的价值,毫无眷恋地与醉生梦死、乌烟瘴气的生活决裂,投入南方旧派人物、民主党人的洪流。直到梅兰死了,白瑞德其实很伤心,他离开了斯嘉,去彻底拥抱旧生活、旧道德,打算寻找一个旧式女性,其实就是梅兰的影子。我要到旧的城镇和乡村里去寻找,那里一定还残留着时代的某些风貌。我现在有怀旧的伤感情绪。亚特兰大对我来说实在太生涩太新颖了。

       白瑞德的一生跌宕起伏,从哲学角度讲,他是自为的存在,从一个旧的人生到新人生,再新的人生到下一个更新、更不同的人生,他一直在不断的打破旧的规定性,进入下一个新的规定性,他始终是有意识的,有力量的。但可惜的是,邦妮的死和梅兰的死接踵而来,他人生的发条被摧毁了,失去了力量,瞬间变衰老。邦妮,是他唯一的女儿,是另一个斯嘉,是他与过去决裂、拥抱旧道德、旧人物的起点与目的。可邦妮死了,白瑞德失去了作为父亲的身份,失去了爱他的另一个斯嘉,失去了面对真正斯嘉的勇气。他和斯嘉已经结束了。梅兰,是他心中旧式女性的完美典范,是他的挚友,可以吐露真言、可以得到安慰的牧师。梅兰死了,白瑞德对亚特兰大失去了兴趣、信心。这一切,斯嘉不懂,哪里能懂。她对她所爱过的两个男人哪一个都不了解,因此到头来两个都失掉了。现在她才恍惚认识到,假如她当初了解艾希礼,她是决不会爱他的;而假如她了解了瑞德,她就无论如何不会失掉他了。

      白瑞德真的衰老了,失去了力量。
5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飘(全二册)的更多书评

推荐飘(全二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