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工厂与道德律

德意奥人
2016-06-17 看过
极好的书。

让人想起孔飞力《中国现代国家的起源》。明里写的是人物思想,暗里讲的则是中国国情之复杂。二十世纪的中国是西方诸理论思想的试验场,中国国家建设之失败亦是对西方文明的反思。格局眼界都是极宏大的,对作者的原典功底跟比较分析能力都提出了极高的要求(对读者也是。。。)。

严复虽以《天演论》名世,翻译穆勒、斯密、孟德斯鸠之著作,其实这些都是他以斯宾塞拥趸身份的驳论客体。他信奉社会达尔文主义,认为人类社会乃是逐步前进的。中学是中国进步的阻碍,唯有如斯宾塞所论述,实现社会之“理性化”,国家方能富强,人群方能幸福。

但在这一过程中,严复逐渐发现了这种唯西方论思想的矛盾之处。

盖西方之文明线索,并非完全一致。其一,浮士德——普罗米修斯气质,赞美个体力量,实则指向社会群体之共同繁荣,其所要求的是人类整个社会-经济机器的理性化(165)。其二,社会-政治的理想主义,对民主、自由、平等和社会主义的诉求。两者虽相互缠杂,但决不可混为一谈。近代官僚政治、军事及其、法律、工业机械的出现,未必导致了个人的自由。相反,群体之强大,或许意味着对个体自由的更强压制。

前者之发展,其本质是功利主义的,意在实现最大多数的最大幸福。但至少在现代政治思想传统上,共同体的建立是基于个体理性、对个体生命财物权利的保存之上的,这两者就产生了偏差。这也正是斯宾塞的矛盾之处,他以社会富强为前提,推导出个体的必然自由与幸福,结论来得猝不及防,逻辑的小船说翻就翻。

正如史华慈所言,“政治和社会的价值观念与达到富强的手段……之间的关系比在近代化的温和宗教理所假设的一般关系显得更为偶然、含糊、杂乱和易变。”(167)这是现代化的悖论之一:人们凭借理性以诉求价值。而在革命、屠戮和繁荣之后,他们茫然地发现:理性称王了,价值灭绝了。

严复之幸运与不幸皆在于此。同为渐进、审慎的保守主义者,他不像柏克一生致力于对英宪的维护与尊崇。他作为一个晚年尊崇中学的反动分子,实则是一个完全西方化的痛苦思索者。他算不上几百年一遇的大天才,却幸运地碰到了斯宾塞(这一前现代性悖论的集大成者),又生逢“三千年未有之变局”,亲身经历中华大地上的众多思想闹剧。三十年的译史中,他蜗居在一个小小的书房内,他的思索、痛苦、沮丧和挣扎却是西方人类思想近三百年大工厂与道德律的绝好具象。
2 有用
0 没用
寻求富强 寻求富强 8.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寻求富强的更多书评

推荐寻求富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