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快车谋杀案

FR-4
2016-06-14 看过
1934

● 玛丽·德贝纳姆:英国人,二十八岁,家庭教师,上周四离开巴格达,打算回英国。
● 阿巴思诺特:四十岁,印度的英国上校,打算回英国。
● 布克:矮胖老人,比利时人,东方快车公司董事。
● 德拉戈米罗夫:丑老太太,俄国公主,丈夫在革命前移民海外,如今非常富有。
● 麦奎因:雷的秘书,美国年轻人。
● 雷切特:受害者,美国中年人。
● 哈巴特:美国老太太,以前在一所土耳其大学工作。


● 冬季,阿勒颇始发,托罗斯快车。
● 周日,周一晚上火车将到伊斯坦布尔。
● 玛丽和上校车上认识,有共同的朋友,火车停靠时两人在货车旁密谈,玛丽“等一切都结束了,等事情过去了再”。第二天两人没怎么说话。
● 玛丽:我得换乘坐九点钟的辛普朗东方快车。


【周一】
● 波洛:帮我买张头等厢。门房:没有头等卧铺了。在旅馆遇到布克。布克:十六号卧铺房总是空的。
● 列车员:十六号也有人了,很多人都选择了今晚这趟火车。周二晚上到贝尔格莱德。七号厢的哈里斯先生还没来。
● 七号里面有人,正是在旅馆见到的年轻的美国人,麦奎因。
● 东方快车开始了为期三天的贯穿欧洲之旅。


【周二/第一天】
● 餐车-雷切特:波洛先生,我希望你能接受我的委托。我是个有钱人,非常有钱,但我有个敌人。我的生命受到了威胁,我准备好了一把手枪。
● 波洛:很遗憾不能接受委托。
● 周二晚8:45抵达贝尔格莱德,9:15再次发车。
● 停靠-列车员:波洛先生,您的行李已搬到一号包厢了,布克先生搬到刚挂上的新车厢里了,和医生住。


【周三/第二天】
● 雷切特和一个男仆一个包厢。
● 晚上,上校去了麦奎因包厢聊印度政治。波洛隔壁住的是雷切特。
● 12:37,电铃大响,波洛被惊醒,此时火车因为大雪停了。
● 列车员敲雷切特的包厢,另一个包厢又响起铃声,雷的房间有人大声说按错铃了。
● 他听见雷切特包厢的声音:走动声、按水龙头的咔嗒声、自来水流动的声音、水溅出来的声音,然后水龙头又咔嗒一声关上了。外面过道上的脚步声,有人趿着卧室的拖鞋走了过去。


【周四/第三天】
● 1:15,铃声再次响起,哈巴特太太按的:醒了发现有个男人在她包厢,看到了个人影。列车员:不可能。然后波洛要了瓶水。
● 波洛快睡着时,又被惊醒了,有什么重的东西砰的一声撞在了他的门上。他向外看,过道上有个穿睡衣的女人走开了。另一端,列车员坐在小椅子上。
● 9点醒来时火车仍然停滞不前。
● 9:45波洛去餐车,大伙在餐车讨论停车的事。
● 布克:雷切特被刺死了。
● 布克:我们每经过一个国家,都有该国的警察在车上,但是南斯拉夫没有。
● 康斯坦汀医生:死亡时间是凌晨1点,半夜12点到凌晨2点之间。
● 布克:据说1:20的时候雷还跟列车员说过话。
● 房间的窗户是开着的,门是锁着的。早上仆人敲门没有动静,11点服务员来问是否需要午餐。列车员和车长弄断锁链进来发现了尸体,尸体被刺了十多刀。
● 医生:有一两刀刺得很用力,其余的都是随意刺的。
● 昨晚12:30时,火车冲进了雪堆里。


● 麦奎因听到雷的死讯,没有震惊和痛苦。
● 麦奎因:我是他的秘书,做了1年多,1年前在伊朗遇到的雷,请我做秘书。从那以后我们到处旅行,雷想环游世界。我什么也不知道,雷从不谈论自己和在美国的生活。我认为雷切特不是他的真名。我觉得他离开美国肯定是为了逃避某些人或事。两周前他开始受到些恐吓信。
● 两封信:你骗了我们,我们会干掉你。
● 麦奎因:最后一次见到他是昨晚10点,去他房间记关于买卖瓷器的事,对方发的货不对。离开伊斯坦布尔的那天早上受到最后一封恐吓信。


【尸体】
● 医生:三刀是致命的,很怪的是,有刀口是死后才刺的。有一刀是左手刺的,而另一些刀口表明是右手刺的。
● 顶灯和床头灯的开关,都是关着的。
● 波洛:可能第一个凶手刺了被害人,然后关掉灯,离开房间。第二个凶手摸黑进来,没有看见他或者她的任务已然完成,就朝死者又刺了至少两刀。
● 医生:有些刀伤说明了凶手缺乏力量,只是划了几下。但是有两刀,需要很大的力气。
● 医生:雷被下药了。
● 一只玻璃杯里浸泡着假牙;还有一个空杯子;一瓶矿泉水;一只大的长颈瓶;一个烟灰缸,里面有个雪茄烟烟蒂以及一些烧焦的纸片;还有两根燃过的火柴梗。
● 波洛:两根火柴,只有一根是雷的。
● 在地板上发现一块手帕,绣着H。发现一个烟斗,但雷不用烟斗。没有找到凶器。
● 医生从死者睡衣里找到一块瘪的怀表,停在1:15。
● 波洛:我知道死者真名了,卡塞蒂。(碎纸片通过火烤显示出来的)
● 通往隔壁房间的连通门从另一边闩上了。
【绑架案】
● 卡塞蒂,他就是杀害小黛西·阿姆斯特朗的那个人。
● 绑架案六个月后,雷被捕,通过各种手段逃脱了法律的制裁。从此改名换姓离开美国,靠利息在国外旅游。


【列车员】
● 米歇尔:已工作15年了。
● 晚饭后雷就回包厢休息了,只有他的仆人和秘书去过他的房间。
● 响铃时,他用法语大声说弄错了,
● 1:15:我在我的座位上,或者在雅典车厢。美国老太太按了好几次铃。然后给波洛送水。
● 1:45:给麦奎因铺床去了,上校正和他在房间里聊天。上校离开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后来我在自己的座位呆到了早晨。有看到过穿着红色睡衣的太太去洗手间。
● 波洛先生听到的撞击声可能是隔壁房间的。
● 12:10:火车停靠温科夫齐离站,餐车的门应该是是闩上的,但现在没有。
● 另一个响铃的是公主,她吩咐叫女仆过来。


【秘书】
● 我父亲正是处理这个案子的检察官。
● 昨晚离开餐车后,回到房间看了会书,后来和隔壁的英国小姐聊了会,又和上校聊了。然后就去找雷记录瓷器的事,离开后和上校在房间内聊政治。聊完差不多2点了。
● 火车停靠温科夫齐的时候和上校下过车,立马又上来了。从餐车的那扇门下的,门闩着,回来时我们没有闩上。
● 只看到穿睡衣女的背影。我不抽烟斗。


【男仆】
● 马斯特曼:英国人。
● 最后一次见他是9点左右,帮他把衣服叠好或者挂起来,把假牙泡到水里,看看他睡前还有什么需要的。
● 他很心烦,正在看一封信。他问是不是我把那封信放在他房间的。我说我什么也没做过,他骂了我一顿。
● 他坐火车旅行的时候一直会吃安眠药。我把药倒进杯子里,给他放在梳妆台上了。
● 他说早上不按铃,就不要去打扰他。
● 离开雷后,去叫秘书,然后就回房看书了。
● 一个意大利人和我同住,他会说英语,在美国住过。
● 10:30:意大利人让列车员来铺床,我也上床了,但因为牙疼一直没睡着,就继续看书。凌晨4点睡着了。
● 意大利人整晚都没离开房间,我也没有。
● 我跟随雷九个月了,不抽烟斗。


【美国太太】
● 卡罗琳·玛萨·哈巴特。
● 昨晚上床就睡着了,后来忽然醒了。没开灯,感觉房间里有个男人。想到可以按电铃,开了灯后发现没有人。
● 当时看了看和隔壁房间的连通门,没有闩上,让列车员闩上了。
● 当时紧闭着眼,不知道他是不是从门口溜达过道上了。
● 我有证据,起床后发现一个纽扣。(布克:这是列车员的)
● 纽扣是在杂志上发现的,杂志在床边,列车员根本没靠近窗户。
● 10:30-11:15之间,瑞典女人来向我要阿司匹林,和我说门闩上了,我没亲自看。
● 她来的时候错开了雷的门,他大笑了几声。
● 后来听到雷在打呼噜,被男人吓到后就没听到呼噜声了。还听到隔壁有女人在说话。
● 我没有红色睡衣,那个手帕也不是我的。有一件粉色一件紫色睡衣。
● 米歇尔:我没掉纽扣,太太响铃时在和其他列车员聊天,可证明。
● 波洛:凶手有足够的时间溜走且不被列车员看到。


【瑞典太太】
● 格丽塔:山羊脸,懂法语,护士长。
● 门是闩上的。拿了药就回房睡觉了,10:55。
● 和英国小姐同住,她没有离开过房间,否则我一定会被惊醒。
● 没有红色睡衣。玛丽的睡衣是紫色的。


【俄国公主】
● 教名:娜塔丽亚·德拉戈米罗夫。
● 晚餐后就去房间看书了,看到11点就关灯,一直睡不着,12:45按铃让女仆过来按摩。
● 认识阿姆斯特朗一家,他太太是我教女,太太还有个妹妹,几年前嫁去英国了。
● 我的睡衣是黑色的。


【伯爵夫妇】
● 安德雷尼伯爵:匈牙利外交官。
● 伯爵:11点我和妻子去休息了,一直睡到早上,妻子有服用安眠药的习惯。
● 夫人:埃伦娜·玛丽亚。护照上有油渍。丈夫不抽烟斗。睡衣是玉米色。


【上校】
● 从印度回家休假,出于私人原因选择陆路。在巴格达住了三天,在火车上才第一次见到玛丽小姐。
● 和麦奎因聊完后就回房了,麦叫了列车员过去,好像是铺床。
● 我抽烟斗。知道阿姆斯特朗上校。
● 注意到有个女人经过,带有一种水果香味。
● 回房间的时候,16号房里面那个人偷摸地往外窥视,然后迅速关上了门。


【哈德曼先生】
● 美国人,推销员。
● 护照是假的,我的真实身份是纽约的侦探。
● 我到纽约来追踪两个坏蛋,跟这起案子无关。到了斯坦布尔就跟丢了。
● 雷写过信给他,委托他保护他。
● 雷和我描述过攻击者的相貌,一个小个子男人,深色皮肤,说话女里女气的。
● 和当年绑架案有关的人几乎全死了。
● 我白天睡觉,晚上密切注意着,没人上过火车,也没有人从后面的车厢过来。
● 我不抽烟斗。


【意大利人】
● 安东尼奥·福斯卡雷利,加入美国籍,汽车代理商。
● 晚饭后就一直呆在房间,没出来过。同住的仆人不和我聊。
● 我只抽香烟。


【玛丽小姐】
● 巴格达很落后,如果有合适的工作,我更愿意留在伦敦。
● 和瑞典太太同住,她的睡衣是褐色的。我的是紫色的。
● 早上五点醒来,看到过道里有人穿红色睡衣,绣着龙。
● 10:30瑞典太太出去的,出去了五分钟。


【德国女仆】
● 希尔德嘉德·施密特,公主的女仆。
● 我的睡衣是蓝色的。
● 在公主那里呆了大概半小时,然后回房睡觉了。
● 拿毯子出来给公主时,撞到了列车员,他正从一个房间里出来。是另一个列车员叫醒我的。
● 手帕不是我的。
● 我看见的那个又小又黑,长着一小撮胡子。他说对不起的时候,声音很柔弱,像个女人。


● 波洛:上校和麦奎因两个人都提到的有个列车员经过他们的房间,而米歇尔不可能经过他们房间。
● 波洛:一个高个子女人穿上男人的衣服就会显得很矮小了。
● 美国太太闯了进餐车,说发现她的包里有把满是血的刀。
● 波洛:洗漱包把它给挡住了,你在躺着的地方看不到门是不是闩着的。瑞典太太可能只是试了下门就觉得闩着了。


【检查行李】
● 上校行李里有一包烟斗通条,和在死者房间里发现的是同样型号。
● 在德国女仆箱子里发现列车员制服。制服里有把万能钥匙。
● 在波洛箱子上放着红色睡衣。


● 波洛:麦奎因说明,雷只会英语。
● 波洛:凶手只有一个时间点可以进去,火车停在温科夫齐站的时候。
● 问题:手帕,烟斗,睡衣,假扮列车员,手表,谋杀时间,凶手有几人,刀伤。
● 波洛:没出现的旅客值得注意。
● 波洛:伯爵夫人护照上的油渍是新滴上去的,刚好遮住教名,可能是海伦娜。
● 波洛:大雪打乱了凶手的原始计划。让我们想象一下,如果没有大雪,火车就会正常行进,那会发生什么?我们已经知道凶手为什么在房间里跟受害人待这么久了,他在等火车继续往前开。
● 波洛:阿姆斯特朗太太的妹妹就是埃伦娜·戈尔登贝格,琳达·阿登的小女儿,惨剧发生时她还是个孩子,后来,嫁给了在华盛顿当使馆专员的安德雷尼伯爵。


【伯爵夫人】
● 你说的话,非常正确。我是海伦娜·戈尔登贝格,阿姆斯特朗太太的妹妹。
● 但是手帕的确不是我的。
● 波洛:还有另外一个受害者。
● 女仆苏珊娜,法国人。姐姐还有一个秘书,家庭教师,是个英国女人,现在可能四十了。

【公主】
● 手帕是我的。在俄语中,H就是N。

【上校】
● 波洛:在小黛西被绑架的那段时间,玛丽小姐正是他们家的家庭教师。
● 玛丽:我得生活,所以才撒谎。
● 波洛:伯爵夫人认出了玛丽小姐,故意撒的谎。


【结论】
● 波洛:这个雷切特先生预料中的敌人,在贝尔格莱德或者温科夫齐上了火车,是从上校和麦奎因去站台时打开的一扇门里进来的。有人给他准备了一套列车员的制服,他套在自己衣服的外面。
● 波洛:在火车就要开动的时候,从他上火车的那扇门,餐车附近的门,下了火车。
● 波洛:雷切特先生忘了要把表调慢一小时。他的表仍然是东欧时间,比中欧时间快了一小时。所以雷切特先生被刺死的时间是十二点一刻。
● 说话是第三个人,他想走进房间跟雷切特说话却发现他死了。他按铃叫列车员,然后,就像你们说的那样,他害怕了,怕被指控谋杀,所以就假装雷切特说起话来。
● 雷枕头下面的自动手枪证明仆人说了谎。既然雷切特打算昨晚加强防备,那么不管他昨晚服用了什么安眠药,他自己肯定是不知情的。谁给他服的呢?显然是麦奎因或者他的仆人。
● 波洛:我深信,一点差二十三分的时候,雷切特正由于安眠药的作用熟睡呢。
● 波洛:很奇怪的是,每个人的不在场证明都有另外一个我觉得‘不可能’的人作证。

● 在最后一刻,波洛先生,你来了,命运的审判。
24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东方快车谋杀案的更多书评

推荐东方快车谋杀案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