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不开的冰冷

月亮下的树
2016-06-04 看过
小时候这书有些奇怪,为什么安徒生以一个害死洛狄,戏份也不多的大反派,为书名呢?实际上现在才明白,这本书的主人公就是冰姑娘,她很少正式的露面,但她无时无刻都在出现!

【冰姑娘——她就是冰河的皇后——就住在这宫里。她——生命的谋害者和毁坏者——是空气的孩子,也是冰河的强大的统治者。
她可以飞到羚羊不能爬到的最高的地方,飞到雪山的最高的峰顶——在这里,就是最勇敢的爬山者也非得挖开冰块才能落脚。她在汹涌的激流两旁的细长的杉树枝上飞;她从这个石崖跳到那个石崖;她的雪白的长发和她的深绿色的衣裳在她的身上飘;她像瑞士最深的湖水那样发出光彩。
“毁灭和占有!这就是我的权力!”她说。“人们把一个漂亮的男孩子从我的手中偷走了。那是我所吻过的一个孩子,但是我却没有把他吻死。他又回到人间去了。他现在在山上看羊。他会爬山,爬得非常高,高到离开了所有其他的人,但是却离不开我!他是属于我的。我要占有他!”】

这段介绍让我想起了白雪皇后,同样拥有迷人的美貌,强大到可以摧毁一切的本事,还有那极端的占有欲,看上了一样东西,就一定要把她收集来陪她。

在这里附上一段白雪皇后的原文

【魔鬼非常得意,想要带着镜子去把上帝变小丑,天使变怪物,当他快要飞到天国的时候,镜子竟怪笑起来,魔鬼控制不了,那面镜子就从魔鬼手上掉下来,摔成无数个碎片,满世界乱飞,黏在每一个它们碰到的东西上.  就这样,镜子的碎片飞到人的眼睛里,这个人就看什么都不顺眼,有的碎片还钻进人的心里,他的心立刻就便成冰块,变得毫无感情,冷冰冰的,有些碎片甚至被做成眼镜,人们戴上后明亮的东西就便变得黑暗。】

白雪皇后也在加伊的心里下了诅咒,与之不同的却是格尔达凭着自己的勇敢善良阳光,过程中千难万险,解除了一切,击碎了冰冷,而洛狄一开始轻而易举的就从冰姑娘手上逃了出来,却最终还是要回归到冰姑娘身边。其现实讽意何其明显。

【 “你们抓不到他!你们抓不到他!”她们说道。
 “更大更强的我都抓得到!”冰姑娘说道。
 于是,太阳的众女儿们唱了一首讲一个游徙人的歌。旋风把他的帽子吹脱,急速地吹掉;“风可以吹走躯体,但却吹不走本人;你们这些有威力的孩子可以抓住他,但你们却留不住他。他甚至比我们更强大,更神圣!他升得比太阳——我们的母亲,还要高!他有咒语可以降服风和水,让风和水为他服役,听从他。你们释放出沉重、压迫的重力,而他升起得更高。”
 那钟一般地清脆的合唱声就这么好听。
 每天早晨,阳光从外祖父屋子唯一的小窗子照进去,照着那安静的孩子。阳光的女儿们亲吻着他,她们要把冰川女王给他的吻加热融化,驱散掉。那是他在自己母亲的怀中落下躺在冰缝中的时候,冰川女王给他的。后来他又奇迹般地得救了。】

当冰姑娘再度降临的时候,洛狄面对危机,阳光的女儿再度拯救了洛狄,接下来洛狄就长大了,可逃的了大自然的冰姑娘,逃得了心里的冰姑娘化身吗?

【瓦利斯州的头等射手是谁呢?的确,只有羚羊知道得最清楚。“当心洛狄这人啊!”谁
是最漂亮的射手呢?“当然是洛狄啊!”女孩子们说;不过她们却不提什么“当心洛狄这人啊!”
就是她们的母亲也不愿提出这样一个警告,因为洛狄对待这些太太跟对待年轻姑娘们是
一样地有礼貌。他非常勇敢,也非常快乐,他的双颊是棕色的,他的牙齿是雪白的,他的眼睛黑得发亮。他是一个漂亮的年轻人,还只有20岁。他游泳的时候,冰水不能伤害他。他可以在水里像鱼似的翻来覆去;他爬起山来比任何人都能干;他能像蜗牛似的贴在石壁上。他有非常结实的肌肉。这点从他的跳跃中就可以看出来——这种本领是猫先教给他,后来羚羊又继续教给他的。
洛狄是一个最可靠的向导,他可以凭这种职业赚许多钱。他的叔父还教给他箍桶的手艺,但是他却不愿意干这个行业。他唯一的愿望是做一个羚羊猎人——这也能赚钱。人们都说洛狄是一个很好的恋爱对象,只可惜他的眼光太高了一点。他是被许多女子梦想着的跳舞能手;的确,她们有许多人从梦中醒来还在想念着他。

“他在跳舞的时候吻过我一次!”村塾教师的女儿安妮特对一个最好的女朋友说。但是
她不应该说这句话——即使对她最亲密的女朋友也不应该。这类的秘密是很难保守的——它简直像筛子里的沙,一定会漏出去。不久大家都知道心地好、行为好的洛狄,居然在跳舞时候吻了他的舞伴。然而他真正喜欢的那个人他却没有吻。】
洛狄吻了一个姑娘,但他并不喜欢那个姑娘
【“要注意他!”一个老猎人说。“他吻了安妮特。他已经从A开始了①,他将会依照字
母的次序一一吻下去。”
直到现在为止,爱管闲事的人只能宣传洛狄在跳舞的时候吻过舞伴。他的确吻过安妮
特,但她并不是他心上的那朵花。】亲吻之后,翻脸冰冷,洛狄并不爱安妮特,但是却受不了那种欲望和诱惑,就像冰姑娘想要征服洛狄一样的欲望,没有爱意,也不会因为此事有什么愧疚,冰姑娘虽然两次没有杀死他,但却在他的心中种下了一个冰块,把洛狄变得虽然优秀俊美,但却也冰冷无情。

【在贝克斯附近的一个山谷里,在一个潺潺的溪涧旁的大胡桃树林中,住着一个富有的磨坊主。他的住屋是一幢很大的房子,有三层高楼,顶上还有望楼。它的屋顶铺了一层木板,上面又盖了一层铁皮,所以在阳光和月光下,屋顶经常放出光来。最大的望楼上有一个风信标——一个插着闪亮的箭的苹果:这代表退尔所射出的那一支箭。磨坊显得兴旺舒服,随便什么人都可以把它画出来或描写出来。但是磨坊主的女儿却不容易画或描写出来——至少洛狄有这样的看法。
威廉·退尔是瑞士传说中的一个民族英雄。瑞士在14世纪受奥国的统治。奥国皇室驻瑞士的总督盖斯勒在市场上碰到了威廉·退尔。退尔拒绝对那代表他的职位的帽子敬礼,因而被捕。如果威廉·退尔想得到自由,他必须这样做:在他儿子头上放一个苹果,在离开80步的地方,用箭把苹果射穿。他果然射穿了苹果而没有伤害到自己的儿子。当他正感到兴奋的时候,他的第二支箭露了出来。总督问他这支箭是做什么用的,他回答说:“如果我没有射中苹果,我就要用这支箭射死你!”总督马上又把他囚禁起来。后来起义的农民把他释放了。
但是他却在自己的心中把她描绘出来了:在他的心里,她的一双眼睛亮得像燃烧着的火,而这把火像别的火一样,是忽然燃烧起来的。其中最妙的一点是:磨坊主的女儿——美丽的巴贝德——自己却一点也不知道,因为她平时和洛狄交谈从来不超过一两个字。
磨坊主是一个有钱的人。他的富有使得巴贝德高高在上,可望而不可即。但是洛狄对自己说:没有什么东西会高得连爬都爬不上去。你必须爬;只要你有信心,你决不会落下来的。这是他小时候得到的知识。】

如果说安妮特相当于冰姑娘所轻易征服的一个过客,那巴贝德就是他念念不忘的那个人,像火一样的人,冰姑娘虽然冰冷,但却隐隐的渴望温暖,面对得不到的东西往往会下最大的力气,而洛狄何尝不是?

【“不过他们究竟说了什么呀?”厨房的猫问。
“什么吗?人们在求婚时说的那套话,他们全说了。比如:‘我爱她,她爱我。如果桶
里的牛奶够一个人吃,当然也可以够两个人吃的!’
“‘但是她的地位比你高得多,’磨坊主说。‘她坐在一堆金沙上——你知道得很清楚。你攀不上呀!’
“‘只要一个人有志气,世上没有什么攀不上的东西!’洛狄说,因为他是一个直爽的
人。
“‘你昨天还说过,那个鹰窠你就爬不上。巴贝德比鹰窠还要高呢。’
“‘这两件东西我都要拿下来!’洛狄说。
“‘如果你能把那只小鹰活捉下来,那么我也可以把巴贝德给你!’磨坊主说,同时笑
得连眼泪都流出来了。‘好吧,洛狄,谢谢你来看我们!明天再来吧,你在这儿什么人也看
不到了。再会吧,洛狄!’
“巴贝德也说了再会。她的样子真可怜,简直像一只再也看不见母亲的小猫一样。
“‘男子汉,说话算话!’洛狄说。‘巴贝德,不要哭吧,我会把那只小鹰捉下来
的!’
“‘我想你会先跌断你的脖子!’磨坊主说,‘要是这样,你再也不能到这儿来找麻烦
了!’
“我认为这一脚踢得很结实。现在洛狄已经走了;巴贝德在坐着流眼泪。但是磨坊主却
在唱着他旅行时学到的那支德文歌!这类的事儿我也不愿再管了,因为管了没有什么好】

洛狄是满满的信心,会和巴贝德在一起。当然他也的确获得了磨坊主的认同,这一关算是过了。


【春天把她的嫩绿的花环在胡桃树上和栗树上陈列出来了。生长在圣·莫利斯桥和日内瓦湖以及伦河沿岸的胡桃树和栗树开得特别茂盛;伦河正从它的源头以疯狂的速度在冰河底下奔流。这冰河就是冰姑娘住的宫殿。她乘着急风从这儿飞向最高的雪地,在温暖的阳光下的雪榻上休息。她坐在这里向下面的深谷凝望。在这些深谷里,人就像被太阳照着的石头上的蚂蚁一样,来来往往忙个不休。
“太阳的孩子们把你们称为智慧的巨人!”冰姑娘说。“你们都不过是虫蚁罢了。只要
有一个雪球滚下来,你们和你们的房子以及城市就会被毁灭得干干净净!”
于是她把头昂得更高,用射出死光的眼睛朝自己周围和下面望了一眼。但是山谷里升起
一片隆隆的响声。这是人类在工作——在炸毁石头。人类在铺路基和炸山洞,准备建筑铁
路。
“他们像鼹鼠似的工作着!”她说。“他们在打地洞,所以我才听见这种好像放枪的声
音。当我迁移我的一个宫殿的时候,那声音却比雷轰还大。”
这时有一股浓厚的烟从山谷里升起,像一片飘着的面纱似的在向前移动。它就是火车头
上浮动着的烟柱。车头正在一条新建的铁路上拖着一条蜿蜒的蛇——它的每一节是一个车厢。它像一支箭似的在行驶。
“这些‘智慧的巨人’,他们自以为就是主人!”冰姑娘说。
“但是大自然的威力仍然在统治着一切呀!”
于是她大笑起来。她唱着歌;她的歌声在山谷里引起一片回音。
“雪山又在崩颓了!”住在下边的人说。
但是太阳的孩子们以更高的声音歌唱着人的智慧。人的智慧统治着一切,约束着海洋,
削平高山,填满深谷。人的智慧使人成为大自然的一切威力的主人。正在这时候,在大自然
所统治着的雪地上,有一队旅人走过。他们用绳子把自己联在一起,好使自己在深渊旁边光滑的冰上形成一个更有力量的集体。
“你们这些虫蚁啊!”冰姑娘说。“你们这批所谓大自然的威力的主人!”
于是她把脸从这队人掉开,藐视地望着下边山谷里正在行驶着的火车。
“他们的智慧全摆在这儿!他们全在大自然的威力的掌握中:他们每个人我都看透了!
有一个人单独地坐着,骄傲得像一个皇帝!另外有些人挤在一起坐着!还有一半的人在睡觉!这条火龙一停,他们就都下来,各走各的路。于是他们的智慧就分散到世界的各个角落里去了!”
她又大笑了一通。
“又有一座雪山崩颓了!”住在山谷里的人说。
“它不会崩到我们头上来的,”坐在火龙后面的两个人说。】
久违的冰姑娘再度出现

【正如俗话所说,这两个人是“心心相印”。他们就是巴贝德和洛狄,磨坊主也跟他们在
一起。
“我是当做行李同行的!”他说。“我在这儿是一个不可少的累赘。”
“他们两人都坐在里面!”冰姑娘说。“我不知摧毁了多少羚羊,我不知折断了几百万
棵石楠——连它们的根也不留。我要毁掉这些东西:智慧——精神的力量!”
她大笑起来。
“又有一座雪山崩颓了!”住在山谷里的人说。】
什么是精神的力量,那代表着爱情,冰姑娘将会再度出手,巴贝德也将被冰姑娘种下那个冰块,心中藏着罪恶!所有的温暖都将被冰姑娘所摧毁!

【两三天以后,洛狄又到磨坊去了一次。他发现那个年轻的英国人也在场。巴贝德在他面前摆出一盘清蒸的鳟鱼,而且还亲手用荷兰芹把这鱼装饰了一番,使这鱼能引起人的食欲。
而这完全是不必要的。这个英国人到这儿来做什么呢?为什么巴贝德要这样伺候他、奉承他呢?洛狄吃起醋来——这可使巴贝德高兴了。她怀着极大的兴趣来探讨他的内心的各个方面——弱点和优点。
爱情对她说来仍然是一种消遣;她现在就在戏弄洛狄整个的感情。不过我们不得不承
认,他仍然是她的幸福的源泉,是她的思想的中心,是她在这世界上最好和最宝贵的东西。
虽然如此,他越显得难过,她的眼睛就越露出笑容。她还愿意把这位长着一脸黄络腮胡子的金发英国人吻一下呢——如果这能够使洛狄一气而走的话;因为这可以说明他爱她,当然小巴贝德的这种做法当然是不对的,也是不聪明的,然而她不过只有19岁呀。她不大用脑筋。她更没有想到,她的这种作法对于那个英国人说来会引起什么后果,而对于一个诚实的、订过婚的磨坊主的女儿说来,会显得多么轻率和不当。】

对于巴贝德,爱情也仍然是她玩弄,主控的游戏,并非忠贞。

【要是洛狄这时在磨坊里,事态就要严重了!但是洛狄却不在磨坊里,不,比这还要糟:他就在这菩提树下。他们大声地吵闹,对骂起来。他们可能打起来——甚至弄出谋杀事件也说不定。
巴贝德急忙把窗子打开,喊着洛狄的名字,叫他赶快走开,并且说不准他留在这儿。
“你不准我留在这儿!”他高声说。“原来你们早已经约好了!你想要有好朋友——比
我还好的人!巴贝德,你简直不要脸!”
“你真可憎!”巴贝德说。“我憎恨你!”她哭起来。“滚开!滚开!”“你不应该这样对待我!”他说。当他走开时,他的脸上像火一样在发烧,他的心也像火一样在发烧。
巴贝德倒在床上哭起来。
“洛狄,我那么热烈地爱你,而你却把我当做一个坏人看待!”她很生气,非常生气。这对她是有好处的,否则她就会感到更难过了。现在她睡得着了】

这一次巴贝德的做法给两人种下了难以解除的隔阂。

【他感到像火烧一样地干渴。他的头脑灼热,但是他的四肢寒冷。他取出打猎用的水壶,但是壶里已经空了,因为他一赌气爬上山的时候,忘记把水灌满。他一生没有病过,但是他现在却有生病的感觉了。他非常疲累,很想躺下来睡一觉,但是处处都是水。他想鼓起精神来,但是一切东西都在他眼前奇形怪状地颤动,这时他忽然看见他在这一带从来没有看见过的东西——一个靠着石崖新近搭起来的小茅屋。屋门口站着一个年轻的女子。他起初以为她就是他跳舞时吻过的那个塾师的女儿安妮特,但是她不是安妮特。他相信他以前看见过她—
—可能就是那天晚上他参加因特尔拉根的射击比赛后回家时,在格林达瓦尔得见过的。
“你是什么地方的人?”他问。
“我就住在这儿呀!”她说。“我在这儿看羊!”
“羊!羊在什么地方吃草呢?这儿只有雪和石头呀!”
“你知道的东西倒是不少!”她说,同时大笑起来。“在我们后面更低一点的地方有一
个很好的牧场。我的羊儿就在那里!我才会看羊呢。我从来没有丢过一只。我的东西永远就
是我的。”
“你的胆子真大!”洛狄说。
“你的胆子可也不小呀!”她回答说。
“请给我一点奶喝好不好——假如你有的话。我现在渴得难受!”
“我有比牛奶还好的东西,”她说。“你可以喝一点!昨天有几个旅客带着向导住在这
里,他们留下半瓶酒没有带走。这种酒恐怕你从来没有尝过。他们不会再回来取的,我也不会喝酒。你拿去喝吧!”
于是她就把酒取出来,倒在一个木杯里,递给洛狄。
“真是好酒!”他说。“我从来没有喝过这样使人温暖的烈酒!”
他的眼睛射出光彩。他全身有一种活泼愉快的感觉,好像他现在再也没有什么忧愁和烦
恼似的。他充满了一种活跃的新的生命力。
“她一定是塾师的女儿安妮特!”他大声说。“给我一个吻吧!”
“那么请你把你手上的这个漂亮的戒指给我吧!”
“我的订婚戒指?”
“是的,就是这个戒指。”女子说。
于是她又倒了满满一杯酒。她把这酒托到他的嘴唇边。他喝了。愉快的感觉似乎流进他
的血管。他似乎觉得整个世界是属于他的;他为什么要使自己苦恼呢?一切东西都是为了我们的快乐和享受而存在的呀。生命的河流就是幸福的河流。
让它把你托起,让它把你带走——这就是幸福。他望着这个年轻的姑娘。她是安妮特,
同时也不是安妮特;但是她更不像他在格林达瓦尔得附近见到过的那个所谓“鬼怪”。这个山中姑娘新鲜得像刚下的雪,娇艳得像盛开的石楠,活泼得像一只羔羊。不过她仍然是由亚当的肋骨造成的——一个像洛狄自己一样的活生生的人。】

冰姑娘正是他内心的所造,代表着诱惑
【他用双手搂着她,望着她那对清亮得出奇的眼睛。他望了不过一秒钟,但是我们怎样才能用语言把这一秒钟形容出来呢?不知道是妖精还是死神控制了他的整个身体,他被高高地托起来了,他也可以说是坠进一个阴惨的、深沉的冰罅,而且越坠越深。他看见像深绿色的
玻璃一样明亮的冰墙。他的周围是一些张着口的无底深渊。滴水像钟声一样响,像珠子一样亮,像淡蓝色的火焰一样发光。冰姑娘吻了他。这一吻使他全身打了一个寒颤。他发出一个痛楚的叫声,从她手中挣脱,蹒跚了几步,接着便倒下来了。他的眼睛面前是漆黑一团,但是不一会儿他又把眼睛睁开了。妖魔开了他一个玩笑。
阿尔卑斯山的姑娘不见了,那个避风雨的茅屋也不见了。水从光秃的石头上滚下来;四
周是一片雪地。洛狄冻得发抖。
他全身都湿透了;他的戒指——巴贝德给他的那个订婚戒指——也不见了。他的****躺
在他旁边的雪地上。他把它拿起
来,放了一枪,但是放不响。潮湿的云块像大堆积雪似的填满了深渊。昏迷之神就坐在这
儿,等待着那些不幸的牺牲者。
他下边的深渊里起了一阵响声。这声音听起来好像有一堆石头在坠落,并且在摧毁着任
何挡住它的东西。巴贝德坐在磨坊里哭。洛狄已经有六天没有去了。这一次本是他错,他应该向她告罪—】

第三次冰姑娘再度吻他,他依然没有死,可洛狄已经收到冰姑娘的诱惑,正在坠入深渊!

【他在山顶上所遇见的和经历的是什么呢?是妖精吗,是发热时所看见的幻象吗?他以前从来没有发过热,害过病。他埋怨巴贝德的时候,也同时问了一下他自己的良心。他回忆了一下那次野猎,那次狂暴的“浮恩”。他敢把自己的思想——那些一受到诱惑就可以变成行动的思想——向巴贝德坦白出来吗?他把她的戒指丢掉了;当然,她正因为他丢掉了戒指才重新得到了他。她也能对他坦白吗?他一想到她,就觉得自己的心要爆炸。他记起许多事情。他记起她是一个快乐、欢笑、活泼的孩子;他记起她对他所讲的那些甜蜜的话。她的那些知心话现在像阳光一样射进他的心坎。于是巴贝德使他心中充满了阳光。
她得对他坦白;她应该这样做。
因此他到磨坊去。她坦白了。坦白是以一个吻开始,以洛狄承认错误结束的。洛狄的错
误是:他居然怀疑起巴贝德的忠诚来——他实在太坏了!他的不信任和鲁莽的行动,可能会同时引起两个人的痛苦。的确,结果一定会是这样!巴贝德教训了他一顿—】

洛狄的承认错误是建立在他自己对爱情也不曾忠贞,心里而并非他太爱巴贝德!两人自然就和好了,但却又藏下了一个隐患。

【“参加婚礼的客人都到来了!”这是空中和水里同时发出的一个吟唱声。
外面是幻景,里面也是幻景。巴贝德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她跟洛狄似乎已经结婚了好几年。他正在外面猎取羚羊,把她留在家里。那个年轻的、
长了一脸黄络腮胡子的英国人坐在她身边。他的眼睛充满了热情;他的话语富有魔力。所以当他向她伸出手来的时候,她就情不自禁地跟着他走。他们离开家,一直往下走!巴贝德觉得心中压着一件东西——越压越重。她在做一桩对不起洛狄的事情——一桩对不起上帝的事情。这时她忽然发现她身边什么人也没有;她的衣服被荆棘撕破了,她的头发已经变得灰白。她悲哀地抬起头来,看见洛狄坐在一个崖石的边缘上。她把手伸向他,但她既不敢求他,也不敢喊他。事实上,这样做也没有什么好处。因为她马上发现这并不是洛狄。这不过是挂在一根爬山杖上的猎衣和帽子——一般猎人拿来欺骗羚羊的伪装。在极度的痛苦中,巴贝德呼号着说:啊,我希望在我最快乐的那一天——我结婚的那一天——死去!上帝,我的上帝!这才是幸福!我和洛狄所能希望的最好的东西也莫过于此!各人的将来,谁知道呢!”
于是她怀着一种怀疑上帝的失望心情投到一个深渊里去。一根线似乎断了。山中发出一
个悲哀的回音!
巴贝德醒来了;梦也完了,消逝了。不过她知道,她做了一个可怕的梦:她梦见了几个
月不曾见过或想过的那个英国年轻人。她不知道他是不是仍住在蒙特鲁,会不会来参加她的婚礼。她的小嘴上有了暗影;她的眉毛起了皱纹。但是不一会儿她露出一个微笑;她的眼睛射出光辉。太阳在明朗地照着。明天是她和洛狄举行婚礼的日子。】

这个场景非常现实,在结婚前夕,两人都受到了幻境的诱惑,洛狄与冰姑娘,安妮特情不自禁,巴贝德偷偷的喜欢着那个英俊的英国年轻人,代表着欲望和轮回,如果他们都活下来,那么将来就是两相出轨,相看两厌,格林童话中,常常是一句从此王子和公主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可却从来不写,过个几年,当两人有了七年之痒之后,王子会不会爱上美貌侍女,公主结婚以后会不会看上骑士。】

【“这样美的景致!这样多的幸福!”他们两人齐声说。
“这个世界再也贡献不出比这更好的东西了,”洛狄说。
“这样的一晚简直比得上整个的一生!我有多少次像现在一样,深深地感到幸福。我曾
经想过:即使我现在失去了一切,我仍然可以说是幸福地过了一生!这是一个多么快乐的世界啊!这一天过去,另外一天又到来,而这新的一天似乎比过去的一天还要美丽!巴贝德,
我们的上帝真太好了!”
“我从心的深处感到幸福!”她说。
“这个世界再也不能给我比这更好的东西了!”洛狄大声说。
暮钟从沙伏依州的山上,从瑞士的山上飘来。深蓝色的尤拉山罩着金色的光圈,耸立在
西边的地平线上。
“愿上帝赐给你一切最光明、最美好的东西!”巴贝德低声说。
“上帝会的!”洛狄说。“明天我就会得到这些东西了。明天你就完全是我的——我的
美丽的、可爱的妻子!”
“船!”巴贝德忽然叫起来。
他们要划回去的那条小船已经松开,从这小岛上飘走了。
“我要去把它弄回来!”洛狄说。
他把上衣扔到一边,脱下靴子,然后跳进湖中,使劲地向船游去。
山上冰河流出清亮的、深绿色的水,这水又深又冷。洛狄向水底望去。他只望了一眼,
但是他似乎已经看到了一个闪光的金戒指。这使他记起了他失去的那个订婚戒指。现在这个戒指越变越大,成了一个亮晶晶的圆圈。圆圈里现出一条明亮的冰河,河的两边全是一些张着大口的深渊,水滴进去时像钟声一样地发响,同时射出一种淡蓝色的火焰。在一瞬间的工夫,他看到了我们需用许多话才能说清楚的东西。
深渊里有许多死去的年轻猎人、年轻女子、男人和女人;他们像活人似的站着;他们都
是在各种不同的时候坠落下去的。他们睁着眼睛,他们的嘴唇发出微笑。在他们下面,响起了一片从沉沦了的城市的教堂里所发出的钟声,教堂屋顶下跪着做礼拜的人。冰柱成了风琴的管子,激流变成了音乐。冰姑娘就坐在这一切下面的清亮而透明的地上。她向洛狄伸出手来,在他的脚上吻了一下。于是一种死的冷气像电流似的透过他的全身——这是冰,也是火:当一个人突然接触到这两种东西的时候,他很难辨别出到底是哪一种。
“你是我的!我的!”他的身里身外都有这个声音。“当你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我吻
过你,在你的嘴上吻过你。现在我又在你的脚趾和脚跟上吻你!你完全是属于我的!
于是他在这清亮的蓝水底下不见了。
四周是一片沉寂。教堂的钟声没有了。它最后的回音也跟暮云的影子一齐消逝了。
“你是属于我的!”冰底下的一个声音说。“你是属于我的!”高处的一个声音说,太
空的一个声音说。从这个爱情飞到那个爱情,从人间飞到天上——多么美啊!】

两人注定不是一对,用生死分开,也许以后巴贝德会改嫁,洛狄会属于冰姑娘,但他们想起对方的时候,心中依然是美好的,遗憾的,愧疚的,而不是厌烦,憎恶的情绪。
【“他躺在深沉的水里,”她对自己说,“他像躺在冰河底下似的躺在水里。”
这时她想起了洛狄说过的话:他的母亲怎样死去,他自己怎样得救,他怎样像一具死尸
似的被人从冰河的深渊里抱起来。
“冰姑娘又把他捉去了!”
一阵闪电像阳光似的照在白雪上。巴贝德跳起来。整个的湖这时就像一条明亮的冰河。
冰姑娘站在那上面,样子很庄严,身上射出一股淡蓝色的光。洛狄就躺在她的脚下。
“他是我的!”她说。接着周围又是漆黑一团和倾盆大雨。
“多残酷啊!”巴贝德呻吟着说。“他为什么刚刚在我们的幸福快要到来的时刻死去
呢?啊,上帝啊,请您解释一下吧!
请您开导我的心吧!我不懂得您的用意,我在您的威力和智慧之中找不出线索!”
于是上帝指点了她。一个记忆,一线慈悲的光,她头天晚上所做的梦——这一切全都在
她的心里闪过去了。她记起了她自己所讲的话,她自己和洛狄所希望得到的最好的东西。
“我真可怜!难道这是因为我心中有罪恶的种子吗?难道我的梦就是我的未来生活的缩
影吗?难道未来生活的线索必须折断,我才能消罪吗?我是多么可怜啊!”
她坐在这漆黑的夜里,呜咽起来。在深沉的静寂中,她似乎听到了洛狄的话语——他在
这世界上最后所说的话语:“这世界不能再给我比这更好的东西了!”这话是在最快乐的时候讲的;现在它在悲哀的心里发出了回音。】

巴贝德和洛狄当然是真心相爱,可是当时生死相许的真情,或者过个几年就变成了假意,太阳能够压制属于大自然的冰姑娘,却不能消除种在心里的冰姑娘。

【不过这些《游览指南》没有谈到巴贝德在父亲家里所过的安静生活——这当然不是磨
坊,因为那里面已经住着别的人了。她是住在车站附近的一座美丽的房子里。她有许多晚上常常在窗前向栗树后边的雪山凝望。洛狄常常就喜欢在这些山上走来走去。在黄昏的时候,她可以看到阿尔卑斯山的晚霞。太阳的女儿们就住在那里。她们还在唱着关于旅人的歌:旋风怎样吹掉他们的外衣,怎样把这衣服抢走,但是却抢走不了穿这衣服的人。
山中的雪地上闪着一丝淡红的光。深藏着思想的每一颗心中也闪着一丝淡红的光:“上
帝对我们的安排总是最好的!”
不过上帝从来不像在梦中告诉巴贝德那样把理由告诉我们。】

这是上帝对于巴贝德和洛狄的宽厚,即便是上帝,也无法保证爱情永远不变,只有死亡,才能让爱情永远发酵,不会轻易忘记自己死去的爱人,这第四次,洛狄终于回到冰姑娘身边,冰姑娘如愿以偿,她得到了洛狄之后,将会忘记洛狄,去寻找,征服下一个强壮,英俊的少年。
4 有用
0 没用
冰姑娘 冰姑娘 9.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冰姑娘的更多书评

推荐冰姑娘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