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情绪爆发的孩子,不完美但真实的倾听过程

子晓培儿屋
2016-06-01 看过
故事有点长,孩子想吃零食,而我不同意,彼此有了激烈的情绪,对打。孩子的情绪得到接纳,最后找到了彼此都舒服的解决办法!

昨天早上,孩子幼儿园举行六一游园活动,玩玩、吃吃、喝喝。到中午的时候肚子估计还是半饱的,中午吃了大概小半碗饭,没有吃菜,就去玩了。到了晚上,吃了小半碗饭,和一点菜,就去玩了!

看到这个情况,孩子的爷爷奶奶心里就挂不住了。奶奶开始唠叨是自己做的菜孩子不喜欢吃,纠结到底要买什么菜。平时桌上摆了7-9个菜,而且只有三大一小吃,我跟婆婆说过,菜已经够多了,不需要再为孩子准备别的了,可她不这么认为,她认为需要为孩子准备一些专门给孩子吃的菜。爷爷因为担心开始讲道理摆事实,不吃饭,不会长大,没有力气云云。

我在心里其实是信任孩子的,我认为孩子不吃饭肯定有一些缘由,可能是身体在调整清理,那么孩子会选择少进食,也可能是吃了零食,破坏了他的食欲(我心里更多的是认同这一点),也可能是桌上虽然这么多菜,可孩子都不喜欢,也可能是他不喜欢吃饭的餐桌气氛,但事实是什么我不知道。

如果我不知道这些缘由,而去逼孩子吃饭,要么会造成孩子反抗,“我已经吃饱了,不想吃了,干嘛逼我吃!”或者孩子不信任我,“我都说吃饱了,不吃了,你还叫我吃,你不信任我吃饱了!”也可能孩子屈从了,但他失去了力量,“我不想吃了,妈妈还叫我吃,我没有力量坚持我自己。”

我选择了沉默,等下和孩子谈谈。可是我内心也承受了极大的压力,因为我觉得公婆会为我贴上这样一个“不关心孩子身体健康,纵容孩子”的标签。我的压力来自与别人对我的评价,也就是说我在乎的是一个评价,一个在别人眼里我做的对与不对,好于不好的评价。如果一个“不关心孩子健康,纵容孩子”的标签贴在我身上,说明我自己做的不好,不对,这会让自己感觉自己是多么的糟糕,多么的没用。然而面对自己糟糕、没用的感觉会让自己更糟糕,如果是无意识的,这些感觉就化为愤怒,喷向别人,这样自己至少会舒服一些!然而此刻,我还是有意识的。

吃了饭后的一段时间,我都没有合适的时间和孩子谈这件事情。直到晚上7点多的时候,孩子提出要去买零食吃。我告诉孩子,我今天不想买零食,并把最近他最近吃饭的情况跟他说了一遍,还跟孩子说:“我觉得是因为我最近买零食给你吃多了,导致你吃饭胃口变差,这样和爷爷奶奶一起吃饭,我很有压力,所以今天我不想再买零食了。”孩子没有告诉我他为什么吃饭吃的少(小半碗),但因为我不能答应他买零食,有了激烈的情绪。我知道我必须采用《P.E.T.父母效能训练》里的积极倾听技巧去倾听孩子。面对孩子激烈的情绪,我内心依旧非常的平和,稳定。

过了两三分钟孩子,孩子因为愤怒开始打起我来了,我握住孩子的手,不允许他打我,但他还是拼命的要打我,一拳揍在我的肚子上,突然我的火一下子就曾上来,开始用拳头揍孩子的屁股,孩子因为我对他的攻击,哭得更凶了,也要打我,我阻止他,他不停的大声哭啊,不停要来打我,咬我,我觉得那刻自己的忍耐力到了极限,把坐在我怀里的孩子扔到了床上,孩子碰到床的那刻,我看到了孩子脸上明显的惊恐。我意识到此刻,我必须和孩子分开一下,因为孩子打我的那一拳,已经换出了我内在的伤痛,而我把这个伤痛投射在了孩子身上,孩子是无辜的,我不想他因为我的投射而受到伤害。我告诉孩子我们两个需要分开一下,妈妈需要安静一下。那刻我真的需要安静下,平复一下自己的愤怒。而孩子此刻极度需要倾听,我不可能做到我在愤怒的时候还能倾听孩子。孩子拉着我的衣服,抱着我的脚,愤怒绝望中的孩子这时候绝不允许自己的妈妈离开,因为妈妈的离开,意味着他被妈妈抛弃。我意识到这点,也不再勉强自己一个人去安静。

也许是因为我提出要安静,我自己的情绪也变得缓和起来。我抱起孩子,坐在那里,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内在伤痛经由孩子的行为而唤起。孩子在我怀里依旧哭泣,试图再打我,但我也感觉到了他在控制自己的行为。我告诉孩子,我真的很讨厌被人打,然后说了一点别人打我的时候,我心里的感受,我说的比较表浅。我不想说内在比较深沉的一些感受,害怕会引发孩子的恐惧。我有些顾虑,是因为我认为如果我把我内在最真实的感受告诉孩子,孩子承受不住,或者他会去承担我的痛苦。我不想这样子,我知道,这些痛苦只有自己才能自我疗愈。(我现在依旧不知道如何处理自己的顾虑。)

过了好几分钟,大概五、六分钟或10来分钟,我感觉自己又可以像个空的容器一样(是我内心真的有这种空的感觉),去接纳孩子,倾听孩子了。孩子还在持续不断的低声哭泣,可能感觉到我的态度变了,他开始大声哭起来,嘴里不停的重复着:“快去买那,快去买那”(这句话,整个晚上估计重复了一两百次)。我去反馈他,“真的好想吃那些零食,吃不到心里急死了!”“妈妈不给你买零食,你心里很生气!”“想吃的零食吃不到,心里很失望!”"真的好想马上去买啊!”

我试图进入孩子的感受,并把它说出来,但似乎见不到什么效果。不过我心里非常清楚自己的坚持:“妈妈今天不同意给你买零食!”每过一小会儿,我就回馈孩子一次,但孩子只是说“快去买那”,可见这些反馈都不是孩子内心真实的想法。我注意到孩子瞄了下,掉在地上的闹钟,然后说:“快去买那,都八点半了,快要来不及了!”(当时,我还奇怪,孩子怎么看得懂闹钟)我坚持告诉孩子:“今天妈妈不买零食!”孩子继续哭啊,喊啊,过了一会而说:“你不给我买,我叫爷爷奶奶给我买!”我说:“妈妈不会同意爷爷奶奶给你买零食!”

孩子离开我的怀里,去找爷爷奶奶,我没有拦着他,他到了楼梯口,在那里停住里,犹豫了一会儿,又回来了,坐到我的怀里继续哭,嘴里说着“快去买那,快去买那!”我说“真的好想吃啊,真的好想吃啊!” 过了几分钟,又说要去找爷爷奶奶,去了楼梯口,在那里犹豫了一会儿,又回到我坏里。

然后慢慢得,哭声也变弱了,这时候,他提出要喝水,但是一定要我抱着,我带他去倒水喝,看到了一只黄瓜,问他要不要吃黄瓜,孩子回答:“要”。当孩子回答要的时候,我知道孩子已经跟我重新产生了连接,不再是一直呆在自己的情绪里。喝了几口水后,我把孩子放到床上,他自己就躺了下去,心情看起来还是很低落。我对他说:“吃不到零食,心里很委屈!”估计是听到“委屈”这个一词,孩子“哇”的一声又哭了,听那哭声,那真的是委屈的哭着。哭了半分钟,提出要看书了,就是绘本。我说,那我们来看花格子大象吧。

我拿出花格子大象的绘本,等他过来一起看,看他还是没有心情,我说“你心里还是觉得很委屈!”孩子又“哇”的一声委屈的哭了。大概哭了半分钟,我开始讲花格子大象的故事,孩子被吸引了过来,我们就一起看了,看到书里搞笑的部分,开始哈哈大笑起来。

看好了一本,他说自己要吃黄瓜了,我找来削刀想要帮他削,但是我惊喜的听到孩子说:“妈妈,我自己来削吧!”他以前从来没有用削刀削过水果(孩子不到5周岁),我把削刀递给孩子,然后他一边削,一边说:妈妈,这些皮留着给你做环保酵素吧!”因为我最近在尝试做环保酵素,需要一些瓜果皮,没想到孩子记在心里,现在还主动提出保留好这些材料,当时心里非常的感动。

洗澡时间到了,孩子问我:“妈妈,我今天要不要洗澡?”我说:“你不想洗澡!”(从以往的经验,我很快明白了孩子的想法)孩子:“恩(是的),妈妈,我今天要不要洗澡?”我说:“想不想洗澡,你自己决定,不过,如果你不洗澡,睡觉的时候你挨着我,黏糊糊的我很难受。”(之前,很多次,我告诉过孩子,夏天,两个人皮肤黏糊糊的挨着,我很难受,我不喜欢这样)孩子考虑了几秒钟,那好吧,我洗澡。

晚上睡觉的时候,孩子让我给他讲小时候的故事,老娘前几个月的时候,已经把我小时候能想到的故事,都讲了。不过,孩子每次有完没完的让我讲我小时候的故事,我还真能从记忆里重拾一些新的零碎。我给他讲了我小时候,大年二十四拜灶神的故事,简单的说,就是一个孩子在一年当中,那一天能吃到最多零食的幸福的故事。

第二天早上醒来,孩子一开口就提出要去买零食,他要的零食是:山楂,凉粉,和一瓶矿泉水。我还是坚持告诉孩子,早上我不买零食,并对孩子说,妈妈不反对孩子吃零食,妈妈小时候也很想吃零食,吃到零食觉得特别的幸福,可是,妈妈不想孩子吃零食影响到吃饭的胃口,还有,零食好吃,但是吃多了,影响孩子的身体健康。孩子说,那我们买过来,晚上吃。我说:"好,晚上吃了晚饭后,过了一会儿吃,都没有问题!”然后我想到,孩子这么想吃,就说“矿泉水,可以带到幼儿园当水喝(平时是,自己带水壶装水喝)”孩子反对了我的建议。然后我想了想,山楂是不会影响食欲的,还会促进食欲,就说:“山楂,幼儿园放学了可以先吃些。”孩子想了想说:“那我就先吃一个!”

带孩子到商店门口,发现店门还没有开,孩子问我:“妈妈,现在几点钟了?”我说:“不到7点半!”我本来想马上给出建议说,既然店门还没有开,那就晚上来买吧。好在我让自己闭嘴,我把选择权交给孩子。我和孩子在那里停了一会儿,其实,我是给孩子时间思考,决定,既然门关着,买不了,那要怎么办!感谢我明智的等待,十几秒钟后,孩子说:“妈妈,那我们晚上过来买吧,或者你买了,留着晚上吃!”我说:“好,那我买了,留着晚上吃!”然后,我带着孩子吃了早餐,送他到幼儿园!(孩子自己决定,还是父母给孩子做决定所带给孩子的内在力量天然之别)

现在,我来梳理下这件事情,孩子因为吃不到零食,产生激烈情绪,情绪稳定,最后得出解决办法的过程。虽然,我力求仔细描述,但是,真的只有当事人知道个中的感受。在整个过程中,我都在努力实践《P.E.T.父母效能训练》的一些技巧和方法,孩子有情绪的时候,我倾听,我有了情绪,发送我—信息,最后找到共赢的方法。孩子在自己的情绪得到表达后,被接纳后,我感觉到他心里的某个层面马上成长了,所带出的行为是:主动削黄瓜皮,主动考虑我的需求,也就是主动帮我留着黄瓜皮给我做酵素,那是我的需要。最后找到的解决办法,是我们都可以接受的,这就是一个共赢的办法!当然,我做的并不完美,我因为自己的内在情绪被促发,而打了孩子。以及,自己内在依然有很多的纠结,我处理的到底对还是不对。

孩子的需求得不到满足,心里有了情绪,这是自然的。情绪没有对错,不管是悲伤,生气,害怕,恐惧,嫉妒,羞耻都需要被接纳。情绪是流动的,它流经自己的身体,如果是被接纳的,就是允许它流动,他会从身体流走,不会卡在心里。(孩子的情绪得到接纳后,他变得非常合作有同理心)。如果情绪不被接纳,那就是不允许他流经身体,那么就卡在心里,如果以后外在的一些行为,言语触发了这个情绪,他会从心里重新出来,想要重新被接纳,重新流动。(譬如我因为孩子打了我,触发了我之前留在心底的情绪)。

但是,不是孩子所有行为都被允许的。我不允许孩子打我,在那个时刻我不允许孩子吃再次零食。所以我陪伴孩子,让孩子的情绪流动,但我也有自己的需求,所以我不赞同他所有的行为。这就是我理解的爱与规则。

但即使是我明白了什么是爱与规则,也不是我次次都把握了一个完美的度。很多时候,我做不到接纳孩子,只因为我本身陷入了一些麻烦,困难,无助中。我给孩子立规则,反而是我经常违反规则,好在自己经常,觉察,反思,去接纳这样的自己。

好在《P.E.T.父母效能训练》里,有一套完整的技巧和方法,去支持自己做一个真实的父母,而非完美的父母。我想告诉孩子:妈妈,不是完美的,我做不到事事都能满足你,我知道打人是不对的,但是我还是打了你,其实打了你,妈妈的内心非常的羞耻。甚至,我生命的另一个维度感觉到,我只有经由接纳那个打了你而感觉非常羞耻的自己,生命才会变的更加完整。不过,无论我怎样对你,你都无条件的接纳了我,我看到了,你对我无条件的爱。你的爱一直是我成长的的动力。
37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9条

查看更多回应(9)

P.E.T.父母效能训练的更多书评

推荐P.E.T.父母效能训练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