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食主义者的自我救赎

Cyan
2016-05-26 看过

跟着布克奖的风,把《素食主义者》纳入了书架,用一晚上读完了。从女主的怪异举动到素食主义爆发,从接连的梦境到童年阴影,读到最后才发现,原来不是在写素食主义,其实在写童年时期的家庭暴力对孩子精神世界的长期折磨,还揭示了在面对至亲之人患精神障碍时“正常人”的无法理解与束手无策,当然还或多或少突出了韩国人很看爱谈的女权主义。 由于突然袭来的一系列噩梦,原本就对生活毫无热情的女主英慧突然变得更加无欲无求,丢掉了家里的所有肉以及肉制品,甚至连鸡蛋牛奶也不能沾,失眠,面色苍白,大多时间都处于静止状态。同床共枕的丈夫婚后始终把她当作一个照料自己生活的保姆,当初选择这样一个女人只是因为她足够“普通”,可以满足他的所有需求而又让他足够“放心”。所以当妻子的精神发生异常,丈夫只有对于其不能正常照料自己的愤怒,甚至当妻子发生极端行为时,他没有表达一点关心,直接远远逃开。面对满是蔬菜的饭桌,英慧面无表情地讲,“我,不能吃肉…”,丈夫大吼,“那你也要连累我吗?!”多年婚姻生活,到头来仅仅把妻子当成一个工具,当她不再“好用”时,他理所当然地离开了。 与女主英慧对生活完全无所谓的状态形成强烈对比的是,姐姐智慧的“完美”人格,白手起家,将一家小小的化妆品店经营得有声有色,规模越来越大,始终待人温和,保持着众人眼中好太太、好妈妈的形象。同样面对所有事情保持平静,妹妹表现出冰冷的平静,可以说是全然放弃了控制生活,而姐姐的平静充满了习惯性的暖意,来自于她从小对所有事情的小心翼翼与过度控制。 而这两种人格的形成都来自于幼年时受到的家庭影响,父亲对母亲长期家暴,用残暴的方法对待咬人的狗,把狗拴在车后面拖着跑到死,然后逼女儿们吃掉狗肉拌饭。妹妹也许是记住了那天吃进嘴里的狗肉的味道,伴着每晚家里的争吵声,终于对父亲乃至人类的惧怕到了一个极点,对今后的人生早早进入了绝望。于是在多年后深夜里一个噩梦袭来,所有积压在心里多年的黑水全部涌出,幼年目睹的家暴、父亲恶狠狠的脸、母亲的哭声、还有那天从食道滑过的狗肉的味道,一瞬间洪水般的恶心感把英慧内心残存的一点精神也彻底虐杀掉了。真正的恐惧不是表现在脸上的惊恐和内心的慌张,而是对身边所有事物的彻底放弃,直至毫无感觉,因为惧怕而拒绝一切。而姐姐为了保护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中生活的妹妹,她强迫自己表现得很成熟,催生出一种强大的、与年龄不相符的温柔,用平和而又包容的方式,小心翼翼地操控着一切。面对父亲强迫妹妹吃掉一块肉,面对丈夫对妹妹图谋不轨,她好像都可以包容,一边安抚着妹妹,一边努力地接受一切。 小说中我最不喜欢的一个角色大概就是英慧的艺术家姐夫。怀着对小姨子隐秘的欲望,提出在其身上进行彩绘的要求,在意识到英慧并不抗拒,并得知她会愿意接触其他有植物彩绘的人体后,欲望进一步上升,在自己身上也画上花朵,打着艺术的幌子,在英慧上释放了所有欲望,不能不说是一种对精神障碍者可恶的欺诈。如果说女主的丈夫代表了那群把女人当作工具的男性,那么姐夫大概是那群把女人当玩具的人吧。 末尾对精神病院场景的描写是最震撼的部分,到头来也只有姐姐能理解妹妹,也可以说是妹妹的行为把姐姐从小心翼翼编织好的幻境里拉了出来。一直以来,她对所有不好的事选择妥协和包容,对一切残暴行为的无视与屈服,都被眼前那个因为拒绝进食而瘦骨嶙峋的妹妹打醒了。从坚持让妹妹接受专业治疗到放弃治疗带她出院,也是姐姐心境变化的过程,她终于肯直面人生中所有的一切,童年的暴力、丈夫对婚姻的敷衍、自己对生活假装出来的热情,她终于肯承认自己其实和妹妹是一样的。 阴影之所以可怕,是因为它无法被照亮,也就无法被别人理解。若心中有了一点别人不理解的部分,随着时间流逝,这一部分终究会滋生出无法被他人触碰的另一部分,妹妹的症结在此。姐姐的问题在于她假装内心没有阴影的自我催眠,于是当多年以后别人将这一大片阴影从她的体内拉出来后,她终于没办法继续欺骗自己了。我很喜欢故事的结局,姐妹俩从精神病院出来回家的路上,路边的树木“熊熊燃烧”,眼神暗淡而强韧。 只有直面阴影,才能自我救赎。

【扫码关注我的公众号,会不定时分享一些影评、书评、游记,欢迎交流~】

40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素食主义者的更多书评

推荐素食主义者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