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奥的简洁

Moon
2016-05-26 看过

  最近有很强的感觉,发现许多书中的观点都可相互印证,而其论述方式也很接近。就比如《稀缺》、《错觉》、《看不见的大猩猩》,都在谈人们注意力局限性问题;而《精要主义》和《权力的悖论》则都探讨了何以曾经的成功会成为“绊脚石”这一现象。当你达到一定阅读量后,就会逐渐明白,许多书的核心理念都是想通的,仅是从不同角度切入和采用不同案例罢了,这算不算是把书读通了呢?也许大道至简,需要讲明白的无非是几条道理
 
注意力局限与多任务之弊

  首先,我们来谈我们注意力局限性问题。“看不见的大猩猩”就是研究该问题的一个经典的实验,当我们注意力集中在某一点上(数传球次数)时就会忽略显著的周边因素(大猩猩出现),如果这个“大猩猩”是非常关键的信息,那就会造成我们严重误判,并可能致命。为什么开车时最好不要打手机,就是因为通话使我们注意力从注意路况转移到了注意通话内容上,由此就会忽略可能出现的紧急状况,更容易造成车祸。其实,我们更应关注通话过程对认知的占用,而不仅是对手的占用(蓝牙和免提并无助于解决这一状况),但情况似乎在变得更糟,越来越多电子设备正在侵占驾驶员有限的认知,让其无法把全部精力都用在驾驶上。这么说来,对于出租车驾驶员来说,那些打车软件似乎也会成为安全隐患。

  从开车延伸到我们日常工作中,我们来探讨最近比较流行一种观点:多任务工作方式。事实上,每个人在当下都已经被逼无奈成为一个多任务工作者,各种社交媒体和沟通工具已经将我们“淹没”,一个工作日我们处理工作也是五花八门,更别说大大小小的会议(有多少人捧着电脑穿梭于各类会议)。但值得反思的是这样是否好,或者是否有效率?有截然对立的两派观点,激进一点的认为,在这样一个互联网时代多任务工作能力已经是一种必备的技能,而且确实能提高工作效率。但更多人属于传统派,他们认为用整块无干扰的时间处理一件最重要的事才能达到最高效率,且保证工作质量,经典管理书籍如:《卓有成效的管理者》、《要事第一》也都持这一观点。如果从上述注意力局限角度来看,显然传统派是更有科学依据的,我们大脑从来就不是为“多任务”而设计的。也许你也有这样的体会,在不同任务间切换很累且浪费时间,因为不同任务调用认知能力和记忆素材都不同,需要很长“启动”过程,一旦完成“启动”,又被其它事务干扰则有需要一次“启动”,这一过程足够让人崩溃。

  接下来,我们来探究一下注意力的这种“隧道效应”是如何产生的,这就不得不回到演化心理学层面来做分析。这种对注意力的有限利用其实是大脑一种非常聪明的“节能”手段,大脑帮助我们屏蔽掉了熟悉的和无关的环境因素,让我们能对新状况做出迅捷反应。其实,在人类生存繁衍的大多数时间段里,环境都是相对简单的远没有现在这般复杂,这种“精简”策略是极具优势的,如果大脑对所有环境信息都不加筛选的输入让你处理,你早就不堪重负了。这种“节能”手段也是大脑在演化过程中不得不的一种权衡,因为大脑已经太耗能了,大概占到人体总能耗的20%-25%,如果再让你“事事关心”耗费不必要的能源(要知道人类在大多数时候摄取能量是不足的),那么你生存繁衍都会受到威胁。只不过,这种曾经的优势策略,要应对现在这样复杂环境出现了一些麻烦。

  思维带宽与贫富差距

  在《稀缺》一书中作者提出了“思维带宽”的概念,其实也是一种注意力局限。穷人之所以贫穷是因为他们注意力都集中在如何解决生温饱问题,而很少有多余“思维带宽”来考虑长远发展的问题。当我们总是为下一顿饭的着落而担忧时,又怎么会考虑儿女教育问题呢?但后者显然是脱贫致富关键。这就如同,穷人总是在考虑眼皮底下的事,而富人则有更多时间考虑长远规划,这种思维模式不同,假以时日高下立现。富人之所以富而穷人之所以穷,关键在于思维资源被运用到了不同之处,而每个人的思维资源都是有限的而且也极度宝贵。思维早就贫富,那么物质财富完全不重要吗?其实未必。

在《自控力》一书中作者提出我们每个人的自控力都是有限的,如同肌肉一样用多了就会疲劳。从这个角度来看,穷人群体由于长期处于稀缺状态,他们需要更多自控力去抵御各种诱惑,这也就让他们更容易出现“耗竭”,从而放纵自己。而一旦放纵一次他们就会把本可以摆脱困境的储备全部耗尽,再难翻身。长期处于“富足”状态下的富人群体,则更少遇到自控力“耗竭”的问题,而且即便奢侈一把,由于他们“底子厚”也更容易缓过来。“棉花糖实验”的结论大家应该都很熟悉,要懂得忍住短期诱惑而换取长期的收益,穷人相比富人其实并非完全不懂延迟满足,只不过他们处境更为不利,需要应对诱惑太多。而且正如《贫穷经济学》一书中作者的观点,一次放纵对富人是损失,而对穷人来说则是灾难。

  即便穷人处于如此不利境地,但还是有一定之法摆脱困境,改变命运。首先,最关键的还是转变思维,所谓“安贫乐道”。安贫说的是不要盲动,守住一颗平常心,做到心态“富足”;乐道则是培养长远眼光、建立大格局,不把注意力仅仅局限在衣食住行上。当然这一定不是孔老夫子本意,笔者斗胆创造性解读一番。其次,要让自己免于诱惑的侵扰,最好的办法就是不给自己留余地,如奥德赛那样把自己绑在桅杆上,并且堵住耳朵,这样即便塞壬女妖的歌声再销魂也无法让奥德赛动心,而做出不理智的举动。当然养成好的习惯也是手段之一,运动、健身、有规律的作息都能让你精神焕发,保持良好的状态。同时要保持适当的人际关系,不要沉迷于朋友圈,做到“近君子而远小人”。最后,就是要尽早开启积累过程,这也是巴菲特的观点,如果你考虑到现在花掉的100元可能是未来的1000元时,你就会谨慎许多了,所以不是为了节约而节约,而是要让雪球尽早滚起来,给自己构建“护城河”的同时,让复利来创造神奇。

  精要主义与权力的悖论

  那些杀不死我的将让我更强大,但那些曾经让我成功的却可能毁灭我。前半句是尼采的名言,也是《反脆弱》整本书的核心,而后半句是最近阅读《精要主义》和《权力的悖论》两本书的体会。《创新者的窘境》也在表述同样的问题,曾经的成功恰恰是束缚住你更进一步的最大枷锁,对于企业和个人皆如此。

为何这么说?首先是强大的安于现状效应,我们非常不容易改变传统的做事方式,更何况是已被证明为成功的做法。成功的方法必然是完美拟合特定环境,在某些方面做到极致来获取最大竞争优势,则必然以牺牲其它方面(灵活性)为代价。这也意味着环境一旦改变,曾经成功的方法立马就会走向其反面,变得不再适应。除非遇到难以为继的重大危机,要进行触及灵魂的改革殊为不易。所以说,“不要浪费任何危机”,这句话就值得好好揣摩,所谓危中有机是因为唯有遇到生死存亡的重大危机,才能促使我们做出改变,才有机会获得重生。但真的到了这般地步,能够起死回生机会是非常渺茫的,在《再造卓越》一书中,柯林斯分析了企业衰落的五个阶段,进入第四阶段后几乎没有企业能够幸免于难。

  其次,就是难逃“熵增”的命运,任何企业和个人或许都会无可避免走上复杂化的道路,让运行成本失控。集中力量办大事,这样的精要法则,曾经帮助我们获得了成功,可一旦成功,我们就被“虚名”所累,参加太多不必要的社交应酬、越来越注重自己的形象和声望、到处分享自己成功之道……精力都被耗在于核心业务无关的事情上,最终成功反倒成为了一种“诅咒”。企业就更是如此了,从最初以业绩为导向、精诚合作的小团体,发展到大型官僚组织,看得见的是销售额的攀升和企业的光鲜形象,看不到的是管理成本的递增与内部合作和信息分享的愈发困难。任何企业都想做大做强,但是要知道大有大的烦恼,一旦组织变得庞大,内部复杂性就会呈几何级增长,最终宿命便是触及“科斯天花板”(组织成本>交易成本),难逃被小组织蚕食的命运。

  《权力的悖论》一书也运用了同样的逻辑来思考问题。让我们获得权力的是好的情绪控制能力、同理心、分享精神以及让追随者和团体变得更好的能力,可一旦我们攀上权力之巅,就会变得独裁、失去同理心、对追随者不再关心与尊重、脾气暴躁、傲慢以及不折手段。权力的悖论就在于一旦我们获得权力,那些在过程中让我们变得更卓越的特质就会逐渐消失,而权力的腐蚀作用则会日渐凸显,最终我们也将失去权力。书中,作者列举了大量心理学实验来说明,只要我们觉得自己更有权力和地位,行为模式就会为之大变。不但对别人更为颐指气使、更听不进别人的建议,做出更多欺诈行为,并且对“道德滑坡”行为不以为然。阿克顿勋爵的名言:“权力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真是太具洞见。

  在一个封闭系统中“熵增”就是一种宿命,最终必将迎来寂灭,但如果能通过“创造性破坏”进入一个新的系统,则能逃出“成功的诅咒”,这也意味着组织的再造与人的自新。

  最后,我们还是要回到中国人的传统智慧“中庸”上来,中庸但不平庸。更多财富和更高地位真的是自己想要的吗?时刻审视自己当下所追寻的目标是不是还符合“初心”。切勿让自己变得欲壑难填,走上一条不归路。保持“饥渴”和好奇,过让自己觉得舒服的生活。
71 有用
3 没用
精要主义 精要主义 7.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6条

查看全部16条回复·打开App

精要主义的更多书评

推荐精要主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