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大林的恐怖时代

大魔王
2016-05-24 看过
    苏联的耳语时代是一个恐怖的时代,颠倒黑白、全民洗脑、全国动荡、心理扭曲……

    在一开始,苏维埃信仰是充满诱惑的,它有宗教式的魅力。人们投身其中,感觉到一种逃避自身困境、加入到更大历史力量中的解放。但不久后,这个新宗教不仅准备引领你的灵魂,还准备摧毁你的任何其他选择,除了跟随它,你毫无选择。

   这本书中有一个故事给我很大触动,一个父亲十分疼爱自己的女儿,从来没有打骂过她,有一天,女儿回家很晚,没带钥匙,敲了几下门,父亲开门后,脸色煞白地打了她的脸。只因为人民内务部经常在这个时间点“查水表”,然后把人带走,这个父亲以为轮到他了。一个普通的家庭紧张到这种程度!

    这样的故事有几十个,不同受害者的讲述,组成了整本书的框架。受害者有富农、军人、高官,最让人害怕的地方就是每个普通人都可以被随意划分到迫害阶级中。

                                                              (一)
    那个时代是人类史上罕见的人为灾难。

    如果一个国家的领导权集中在一个人身上,而且无法约束这种权利,那么,这个国家就进入了一场赌局,赌上的是每个人民的幸福、生命。赢了,会“集中力量把大事”,国家高效运转,经济突飞猛进,文化百花齐放;输了,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流离失所,几代人翻不了身。苏联赌输了,大规模的逮捕、枪决,不幸降临。

    『据不完全统计,仅在1937和1938这两年,至少有681692人,可能更多,因“危害国家罪”而被枪决(姑且借用内务人民委员会的统计数字,在1921到1940年之间判处死刑的政治犯中,这占了91%)。这两年中,古拉格劳改营的人数从1196369人增至1881570人(该数字不包括至少14万死于劳改营的人和数字不详的死于流放途中的人)。苏维埃历史上的其他阶段也见证了对“敌人”的大规模逮捕,但从未有这么多的处决。大恐怖中被捕的人中,超过半数后来被枪决。』

                                                               (二)
    那个时代检验了人心的底线。

    告发他人,可以让自己免受迫害,可以得到优渥的物质条件,这仿佛是潘多拉的魔盒被打开了。每个人都可能被告,每个人又都是告密者,国家机器布下这张网,让每个人自动为其服务,只需等待收网,查看收获。整个一代人的心灵被人为扭曲。

    『她自觉委屈,一下子泪水涟涟,怪罪于父亲。过了一会儿,便将之忘得一干二净。多年之后,她才忆起父亲苍白的脸色、沉默和那记耳光毫无疑问,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打人。她带着极大的痛苦告诉我这个故事,为她自己及整整一代人的不谙世事深感歉疚。』

                                                              (三)
    那个时代揭开了人性的复杂面目。

    一个家庭父亲、母亲、哥哥、姐姐、弟弟都被流放到西伯利亚劳改营,有的被捕后直接枪决,导致整个家庭破裂。这个家庭唯一的幸存者,不仅不责怪、仇恨当权者,而且由衷地拥护斯大林,认为家庭成员的不幸是由自己造成的。

    『研究公众意见的全俄中心(All-Russia Centre),在2005年1月进行了一项民意调查,其结果显示,42%的俄罗斯人希望“像斯大林那样的领袖”重新出现(60岁以上的受访者中,60%支持“新的斯大林”)』

    那个时代,其实就潜伏在现在!
1 有用
0 没用
耳语者 耳语者 8.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耳语者的更多书评

推荐耳语者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