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爱吃什么?

Dobby麻麻
2016-05-23 看过
外婆做了一辈子的饭,每当有外人来我家做客的时候我外婆都会多做几个菜,然后给客人添满满的一碗饭,让客人吃得几乎是扶墙走出我们家。
想起外婆每次吃饭吃的东西,基本上都很杂,但是有一点,她总吃别人不吃的东西。
当家里只有我和外公外婆三个人的时候,外婆通常都会把昨天的剩饭剩菜热一遍凑合着吃,但是她不会忘记给外公煎一条他最爱吃的红鱼。尽管每次吃饭的时候外婆都会数落外公说这不吃那不吃,但是边说会边用筷子把鱼头和鱼尾去掉,把鱼身夹到外公碗里,自己默默地吃起鱼头和鱼尾来。
作为广东人,最拿手的就是煲汤。把高汤熬好之后,放入各种药材和食材,比如党参,黄芪,红枣,当归,枸杞,桂圆和瘦肉,文火慢煮几个小时,把所有食材的味道都融到汤里面。所以当饭后喝一碗汤水滋润下肚解鱼肉之腻的时候,会感觉整个人得到真正的饱足。我们在喝汤的时候,外婆就在一旁将汤渣装到碗里嚼出汁水来再吐掉,我们有时候会让外婆不要吃这些,她就老说不能浪费,这些很补的之类的话。老太太生性固执,我们也拿她没有办法。
过年过节家里面少不了海鲜,一提到海鲜就想到虾。外婆做虾不像外面的餐馆或者是别家,她总会细心把虾头部的脏东西洗干净,然后用清水过几遍,再整盘下去蒸。虾摆上桌后,我们都习惯将虾头摘下,外婆就说“这些虾头我全部剃干净,可以吃的”,我们就会嫌弃“都那么多肉谁还吃虾头啊。”外婆嘟囔着,一边趁人不注意就把别人不要的虾头放到嘴里嚼两下,说“连头都是清甜的味道!”

她就是一个这样过了一辈子的人,总是在收别人不要的东西,吃别人难以下咽的食物,把好吃的,好用的毫不吝啬地给自己的儿孙,对自己却连花二十块买对新凉鞋都不舍得。

说实话,我在没读乔迦写的这本书之前,我是没有想到那么多关于外婆的细枝末节的。对于从小是被外婆带大的我,自然对她的感情无比的深厚,但是在那么深的感情背后我是很害怕看到她过得不好,所以我一直在逃避想她过得不好的一些生活细节。过得不好不是指生活过得不好,而是指她把一辈子都倾注在家庭上,而对自己却是无比节约,总是在为难自己。每当我看到这些或者想到这些的时候,会感觉自己是无力的,想去帮助,想开口说“外婆你注意点身体吃多点好的啊”之类亲昵的话,到了嘴边都说不出口,取而代之的是“那我先回宿舍了,拜拜”。门关上那一瞬间,我看到外婆目送我离开的身影。
所以在看爷爷会做鱼,有一种热情叫作包饺子,年味儿前面这几篇文章的时候,每个字都将我内心深处对这个家的感情抽丝剥茧般平铺开来,正如乔迦所说:爱是极其简单的一种表达,就是愿意为你花心思。感情可以慢慢淡化,但是食物的味道却永远都留在心底的。无论我将来走得多远,成就有多高,我永远都会记得小时候外婆给我做的绿豆雪糕,端午节每年家里都会包的粽子,以及每到过年就会买上十来斤萝卜来腌制的萝卜干的味道。
属于外婆的味道。

人之所以会在美食前面失去抵抗能力,不仅仅是因为美食可以慰藉人口,更是可以安抚人心。这本书里面处处写食,而在写食处也处处流情。疏离到楼下卖煎饼果子的大叔也好,至亲如会做鱼的爷爷也好,当食物入口你内心瞬间被填满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你会永远记住这个人,因为再也没有第二个人可以做出这样的味道了。
食物让人事更加深刻。

我曾经问过外婆爱吃什么,外婆说“什么都好吃,什么都爱吃。以前穷苦的时候都啃树皮,现在吃什么都是好的。”可是一说到我们爱吃的东西,她却能一一道来。
她就是这样,对于自己的事情毫不在乎,对儿孙的事情却上心得很。
到现在我二十多岁了,也不知道外婆爱吃什么。只是会在外婆吃虾头的时候跟她一起吃,吸汤渣的时候跟她一起吸,她吃鱼头我吃鱼尾。

小老太啊,下辈子换我照顾你。
这辈子能有你做我外婆,真好。
我是真心的。
5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好好地吃一朵西蓝花的更多书评

推荐好好地吃一朵西蓝花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