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甘愿为孩子的“奴隶”

未生の优٩(˃̶͈̀௰˂̶͈́
2016-05-22 看过
原始社会,是母系社会,母亲地位高。然而到封建王朝,女性的地位下降,并且受到了身心压迫。身体上女性被要求裹小脚,心理上汉代董仲舒提出三纲五常——夫为妻纲,宋朝理学家们又约束妇女要“守节”并遵从三从四德。两千年来男女之间不平等,处于劣势的女性就是被压迫的对象。而处在社会底层的妇女,她们便是为了这个家做牛做马的奴隶。
两千年来,女性也被看作是生育的工具。《为奴隶的母亲》这本书就讲了这样一个被丈夫典当给当地大户人家秀才,作为生育工具的母亲。
春宝爹是一个老实巴交,勤勤恳恳的农民,他为别人插秧干活来养家糊口,可是家中的债务越来越重,他染上嗜酒赌博的坏毛病,家中情况愈加贫困,他的儿子春宝又生了病。后来在沈家婆的劝说下,他将妻子,像买卖物品般,以100块大洋的价格典给了三十里的外的秀才家三年,为秀才传宗接代。为此,纵使春宝娘百般不愿,她也不得不与春宝分离。春宝娘到了秀才家后,起初,秀才家里什么重活也不让她干。后来春宝娘怀上了秀才的孩子,孩子秋宝出生,秀才家皆大欢喜,春宝娘的使命也完成了。然而春宝娘在秀才家的生活也发生了变化,三年期未满,大娘容不下春宝娘,便什么重活累活都让她干,春宝娘是秀才家的仆人。大娘还强行抱走了孩子,只准孩子叫春宝娘为婶婶,春宝娘不是秋宝的“母亲”。秋宝周岁宴,春宝爹来找春宝娘要钱去给春宝治病。可是春宝娘一分钱也拿出不来。每月秀才家只给他两毛钱的工资,她全都用在了秋宝身上。她是一心一意为着孩子的母亲啊,是将自己榨干了也要挤出汁来哺育孩子的母亲啊。身在秀才家的春宝娘,看着秋宝,便常常记起自己的春宝,她常常午夜梦回。思念而不可得,这份情绪渐渐磨损了她的容颜。秀才原本对春宝娘还有着一丝好感,打算再典当她几年,后来他发现春宝娘一心念着春宝,对她越来越失望。三年期满,放她回了家。那个曾经面色红润的母亲,现在带着一身的疲倦回到了家。她昏迷的眼睛看到了她的春宝,还和三年前一样短小。“春宝呀!”她的春宝却不记得她了,躲进了屋。晚上睡觉的时候,春宝娘眼睁睁地看着睡在一张狭窄的床板上,春宝陌生似地睡在她的身边。她不禁又想起了秋宝。
春宝娘的两个孩子,一个在贫困的农民家,一个在富人家做着少爷。而她自己无论在哪个家都是做着奴隶。母爱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母亲是世界上最重情的人了。为了孩子,她们只知道付出二字。春宝娘为了春宝,忍辱离开,用自己换取了100块大洋。春宝娘为了秋宝,将自己的一分一厘毫不保留地拿出。而最让春宝娘心寒便是自己的孩子不认自己了。阔别三年的春宝忘了自己的母亲,面对她时,只是一副怕的姿态。对于小孩子来说,母亲一旦错过了他的成长,便和陌生人没什么分别了。我们再想想秋宝,春宝娘离开了秀才家,便是离开了秋宝,纵使血浓于水又如何,将来的秋宝对春宝娘这个母亲,没什么感情罢了。只是可怜了春宝娘,她全部的付出了都只是水中月镜中花。
从母亲的角度,我们看到的是春宝娘自愿为了孩子承受着一切。可是我们再从时代背景来看,便发现了造成春宝娘悲惨命运的原因。当时,在官僚地主的压迫下,农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为了谋生,不得不去“典妻”换大洋。传统出嫁从夫的观念,春宝娘的命运便由着丈夫,被典当出去了也只得遵从。面对这样的情况春宝娘是否能来个“春宝娘的出走”。我想答案是否定的,在当时的环境下,离开了丈夫,离开了家庭,春宝娘只有死路一条。就像《日出》里的陈白露,最后在日出前自杀身亡。
我读这本书时,我更多地是为春宝娘的曲折的命运而心痛。当时我想即使是在现在新的世纪,母亲也是如“奴隶”般,为着家庭付出着,爱着家庭,任劳任怨。我想我将来也会是一位为“奴隶”的母亲。新的世纪与旧社会的不同,便是新的世纪给了女性更多的机会去改变自己的命运,去反抗不平等的际遇。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为奴隶的母亲的更多书评

推荐为奴隶的母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