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境浅说》书评

段暖暖和默默
2016-05-21 16:32:02 看过
                 《诗境浅说》书评

初读此书,是因为黄大宏教授推荐。兴致勃勃而买,随意翻翻便束之高阁。回想起当时弃之一旁的原因,竟是因其短小,然近又重读,方见其精悍。

觉其精到是因为自己先之思考,蔽其评解, 先行“批点”。将有所悟之处标注于旁。诸如表达技巧、字词用之巧妙、对仗工整之类。写之有艰涩之感,甚汗颜。写毕再看俞陛云先生的评点,更有愧意。忽转念一想,若吾之水准等齐俞先生,那岂不应冠以“大师”之衔?玩笑之语,想想实在过瘾。

俞陛云先生在自序中谈及写作缘由。“丙子夏日,孙儿女自学堂暑假归,欲学为诗……为日讲一诗……经月积成一卷。”虽是启蒙儿孙之作,但其用语为浅近文言,多整齐对仗句式,从声调格律意义及句法,剖析言之。所选的每一首诗,自头至尾,逐一言之。寥寥术语,点出此句精髓,善用譬喻,如评《听蜀僧濬弹琴》,析三四句气势。以“河出龙门,一泄千里”喻之,生动形象。颇得唐人风骨。余虽以“中国文学”为大学专业,而于唐诗,实在是门外醉汉,不得入其门槛。虽是为童蒙而作,实则处处彰显一代大师的功力与学养。值得我们这种诗歌素养欠缺的大人玩味。

余最为欣赏俞陛云先生于自序中所写之词“忆弱冠学诗,先祖曲园公训之曰:学古人诗,宜求其意义,勿猎其浮词,徒作门面语。”回想今年读诗作文,皆以“猎其浮词”、“取古人陈言于翰墨”为能事,追求文辞华美,文化气质凸显。若以大刀阔斧砍其华美篇章,则如剜肉挖骨,痛哭流涕;若以镂刻小刀修其锦绣段落,则如女子修眉,左右比划,轻刀慢削,未见其毛发簌簌落下成堆,已“毕其功”矣。黄庭坚曾说“宁律不谐,而不使句弱。”诗文的外在形式并非为重中之重,使人明其意才是第一等要紧之事。无论是诗抑或文,都需要使文句、诗句站得住,立得稳。将自己本本真真明明白白的意思讲出来,不故弄玄虚,不爱而不见。

《诗境浅说》分为两部分,分正编和补编两部分。正编选诗范围比较狭窄,仅限《唐诗三百首》,也是出于为儿孙讲解唐诗的考虑。共分四编,甲、乙两编为五律,丙、丁两编为七律。补编的选诗范围大大扩大,专论五绝。

本书冠以“诗境”二字,须得把“诗境”二字说透,才算得上名实相副。何为境?朱光潜先生在《诗的境界》一文中说“每一首都有一种境界。无论是读者还是作者,在心领神会一首好诗时,都必有一副画境或是一幕戏景……使他神魂为之钩摄,若惊若喜,霎时无暇旁顾,仿佛这小天地中有自足之乐,此外偌大乾坤宇宙,以及个人生活中一切憎爱悲喜,都像在霎时间烟消云散去乐。纯粹的心境是凝神注视,纯粹的诗心所观境是孤立绝缘……”因而诗境是一种上升到抽象审美领域的极高的境界,它与人之生命交融神会,其描述的语言应该是“不着一字,尽得风流”,亦或是“奋逸响,秒入神”,使得审美个体具有“空灵”、“飘渺”的感觉。以杜审言的《和晋陵陆丞早春游望》为例,共八句一百六十字。前六句点评言诗之前三联为何物,以平浅的口吻叙述之。七八句言诗中四句用字之妙,而后完结矣。

这样的评析固然清晰明了,然而“境”却并未说透、说满,说足,语言也是简朴平易的。若按前文朱光潜先生的理论来说,此番评说虽可以在脑海中形成一画境,然而不过儿童简笔画尔尔。其余篇章大致如此。故本书题目中嵌一“浅”字。

俞陛云先生的这本《诗境浅说》,清新朴素,若仅求诗之大意,则可泛读之,大致了解即可;若要深求诗之境、诗之旨、诗之谋篇布局、诗之韵律,便须移步他书。终是启蒙之作,然而此“蒙”却不一定指“蒙童”。
1 有用
0 没用
诗境浅说 诗境浅说 9.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诗境浅说的更多书评

推荐诗境浅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