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愿望是在白天走路

Shae谢一
2016-05-20 看过
我的愿望是在白天走路
—— 读《白夜行》后感
(严重剧透慎入)
‘’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暗,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虽然没有太阳那么明亮,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
凭借着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当成白天。
我从来就没有太阳,所以不怕失去。‘’

等了这么久,终于在昨天下午花了5个多小时看完了《白夜行》。
最终结尾的时候我翻来覆去看了两三遍,始终不敢相信就这么结束了。没有一点桐原和雪穗互动的描写,甚至连一句交谈的话都没有,可就是让人死心塌地的认为他们两个的爱执着而绝望,悲恸而凄凉。
是的,通读下来,不管怎么看,我都认为他们两个是相爱的。这也是大部分读者争执不休的主要战场。
警察世垣坚信亮司和雪穗是互惠互利的关系这一点我不否认,但是他们两个之间的羁绊却远比这一点深刻。
亮司和雪穗11岁时(也许更早)相识于图书馆,两个早慧的孩子因为家庭原因(雪穗被母亲卖给老男人玩乐,亮司的父亲有恋童癖母亲和家里雇佣的人日日偷情)而背负着沉重的包袱,也许‘’唯有那家图书馆,才是他们两人的心灵休憩之处‘’。
11岁的孩子也许已经有所感悟,亮司向雪穗展示自己拿手的剪纸,雪穗轻轻讲述自己看书后的感想。他们是互相心灵的慰藉,也是彼此唯一的力量。
当那天亮司尾随父亲和雪穗进去那栋大楼,在通风管里看到他人生所见最不堪的一幕,“那一瞬间,在男孩心中,父亲只是一头丑恶的野兽。他的肉体一定被悲伤与憎恶支配了。”他用那把他一直为雪穗剪纸也是后来从不离身的剪刀杀死了自己的父亲。“事后,他们两人如何协调约定不得而知。多半没有协调约定这回事,他们只是想保护自己的灵魂”

“结果,雪穗从不以真面目示人,亮司至今仍在黑暗的通风管中徘徊。”

故事就此开始。

有人问,亮司爱雪穗大家都深信不疑,因为他为雪穗杀了自己父亲,为雪穗绑架女同学,为雪穗杀了她养母,为雪穗……亮司为雪穗扫除一切障碍,双手染满鲜血,那么雪穗真的爱亮司吗?还是只拿亮司当工具?

她怎么会不爱他呢?

雪穗送给亮司的自己亲手做的手袋上面绣的“R&K”是两人名字的缩写,后来开的店的名字“R&Y”也是两人名字的缩写;亮司为友彦处理因心脏病突发死在床上的女人的尸体时,是雪穗冒着危险来帮忙;亮司开店时需要的商业机密全是雪穗偷来的;当亮司杀害松浦被警方追捕也是雪穗将亮司伪装进自己丈夫的公司,后来自己的店铺开业,更是直接让亮司到店铺工作。亮司一直在雪穗身边,雪穗也从不曾想离开亮司。

那么问题又来了,既然两人相爱为什么不在一起?明明已经过了19年,已经过了诉讼时效期。

是,距离第一桩命案——亮司父亲的死亡已经过了时效期,但是其他的呢?远的不说,亮司杀害松浦仅过了7,8年,雪穗和亮司要怎么光明正大的在一起?雪穗已经被一成和世垣盯上,亮司的凶手身份也已经暴露,警察不仅苦于无法抓到亮司更苦于没有两个人有联系的直接证据。如果雪穗和亮司在一起,不就是白白把证据往警察手里送吗?

到这里,新的问题又出现了,既然光明正大在一起不可以,那两个人都隐姓埋名浪迹天涯呢?

唉……因为雪穗的追求啊。这就跟文中多次出现的重要道具《飘》有关了。《飘》的女主角是靠自己努力靠自己的事业站起来获得幸福的(百度来的故事简介,我没有看过),雪穗也想通过这种方式让自己站起来,让自己得到幸福。她始终认为幸福不是别人给的,也不是依靠别人获得的,是靠自己的力量自己的双手奋斗而得到的,所以她才从小就那么努力,不管是讨好会插花和茶道的远房亲戚让她收养自己,还是通过各种方式让自己变得高贵典雅;不管是嫁给高官后的炒股还是后来开店,都是她真实的在靠自己的力量努力和拼搏。她固执的认为只有依靠自己才能站起来,才能得到幸福。

那亮司的幸福是什么?

大概亮司短暂的一生中最安宁最幸福的时候就是和友彦一起开电脑店一起研发游戏软件的那安安稳稳的那几年了吧?不用杀人(虽然也许他对杀人已经无所谓了)不用逃亡,不用东躲西藏,除了还不能行走在白天里,他可以和他最爱的电脑和代码呆在一起,有心情了剪剪纸,就像他送给友彦和弘惠的那张——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手拉手的剪纸,男孩带着帽子,女孩带着大大的蝴蝶结。
有人反驳,最后一幕亮司被追捕,跳楼用剪刀插进胸口自杀时,
世垣问雪穗 “ ‘这个人……是谁?’
雪穗像人偶般面无表情。她答道:‘我不知道。雇佣临时工都由店长全权负责。’ ‘’ 然后雪穗转身离去 “她一次都没有回头。”

这怎么能说雪穗爱亮司呢?爱的人死在自己眼前会是这种状态吗?

对此,我只能说是的,不然还能怎么样呢?
这是全书的结尾,也是全书的大高潮,更是所有铺垫一齐爆发的地方。最后这一章,我看了3遍,真的是多一个字少一个字都不行,真的是每一个字都在散发它自己的魔力。

我们来看原文:
雪穗像人偶般面无表情。她答道:“我不知道。雇佣临时工都由店长全权负责。”
话音未落,一个人年轻女人便从旁出现。她脸色铁青,以微弱的声音说:“我是店长滨本。”
……
世垣脚步蹒跚地走出警察们的圈子。只见雪穗正沿着扶梯上楼,她的背影犹如白色的影子。
她一次都没有回头。

嗯,这里就可以看出东哥写文深厚的功力了。正常人遇到自己店里有人死亡的事情时会是怎样的状态?是像滨本这样“脸色铁青”,怕因此给店里带来不好的影响,是像滨本这样“声音微弱”,因为害怕和不知所措。而雪穗呢?她“像人偶般面无表情。”“她的背影犹如白色的影子。”为什么?为什么雪穗的表现会是这样?

因为她的灵魂已经死了,在亮司死的时候,她的灵魂也一起死了。
也许你会说这是我的臆想,不,不是,这是作者铺垫出来的,从一开始就铺垫下来的。

文中曾多次提到,警察世垣认为雪穗(或者雪穗和亮司一起)‘’相信这种做法能够轻易夺走对方的灵魂……”这种做法指的是强暴。

雪穗曾多次指使亮司绑架自己的女同学并且做出强暴未遂的样子(藤村和江利子事件,以及后来真的被亮司强暴的美佳)。
但是,其实不仅仅如此,所谓夺取对方的灵魂,不仅是强暴,更是之后以保护人的姿态出现保护对方为对方保守保密,就如同亮司之于雪穗。
在雪穗最绝望最不堪的时候亮司出现了,不仅保护了她,更是一直为她保守秘密,雪穗因此活了过来,她的灵魂也从此寄托在了亮司身上。

雪穗曾说: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暗,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虽然没有太阳那么明亮,但对我来说已
经足够。凭借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当成白天。

这份光,就是亮司。

因为自己的亲身经历,所以雪穗相信通过这种做法能夺取她人的灵魂,而她成功了。成功的成为了曾经的藤村和江利子的精神支柱,成功的收服了现在不听话叛逆的美佳。

现在亮司死了,她世界里唯一的光灭了,她的灵魂也消失了,从此,她便成为了孤零零的行尸走肉,如同“白色的影子”永远生活在黑夜里,“人偶般”靠自己的力量生存,却再不能将黑夜当成白天。

她已经没有灵魂了,又哪里来的泪水和多余的表情?
至此长达20年的故事完结。
却叫人看的胸口发闷。
雪穗和亮司之间的感情已经不能仅仅称之为爱了,它更为深刻,也更为深沉。
所谓的比爱更为伟大,大抵是如此了吧。


有人在这本书里看到了丑恶的人性,看到了童年对孩子巨大的影响,看到了无数无数……但是今天这些我都不想说。
因为比起亮司“在白天里走路”的愿望,和雪穗“不曾拥有太阳的天空”,比起他们的爱而不得,血腥却温柔的守望,导致这悲剧发生的一切都可以先放一放。

让我们先帮他们两个哭完这一场。
走过这白天里的路。

2016.5.19晚
写的很凌乱,多是想到哪里写到哪里,希望有看过书的朋友能一起探讨下,因为有些地方我自己也没看懂……
真正的好书果然经得起三五遍的看,也许再看会有新的想法。
29 有用
0 没用
白夜行 白夜行 9.1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条

查看全部7条回复·打开App

白夜行的更多书评

推荐白夜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