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故事打造内心柔软

文小妖
2016-05-17 看过
       文/文小妖
      《妈妈走的那一年》是美国作家威廉·麦克斯韦尔继《再见,明天见》的又一力作。凭借多年在《纽约客》任职的经验,麦克斯韦尔的小说不仅独具匠心,在写作手法上也独具特色。

       在《妈妈走的那一年》这本书里,麦克斯韦尔将视角重点回归到八岁的邦尼和十三岁的罗伯特两个孩童身上,从孩子的视线和内心还原了莫里森一家的生活。小说视点的每一次聚焦,都向读者呈现了一个不同的世界——邦尼软弱和依赖母亲的世界、罗伯特调皮个性和懂事的世界、父亲的詹姆斯孤独和无能为力的世界。这种呈现貌似将一切袒露出现,实则是有所隐瞒,它将许多记忆的暗线藏于其中,直至小说最后才将所有的谜底揭开。

       一个个小世界的叠加,最后拼贴成了一个完整的故事。麦克斯韦尔将小说的时间设定浓缩为一年,这一年,对于莫里森一家来说可谓是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到流感病毒蔓延,德国投降并签订停战协议,小到邦尼和罗伯特的母亲再次怀孕……麦克斯韦尔将情节的起伏处理得不疾不徐,犹如流水一般一气呵成,整部小说充满了柔柔的温情,也夹杂着一丝丝的感伤,直到最后的结局,所有的柔情凝聚成一股强烈的爆发力,一举击中读者内心,让人悲伤不已。在这冰冷的故事句点下,潜藏着作家深厚的哀怜与深情。

       小说最打动我的,便是麦克斯韦尔借用两个孩子的视角还原了母亲的形象,迸发出浓烈的母与子的情感。孩童眼里的母亲带着稚嫩和依恋,邦尼对母亲是依恋的,他的感情更为直接热烈,而哥哥罗伯特却与之相反,他表面对母亲敷衍和一股子的疏离,讨厌母亲的亲吻拥抱和唠叨,可从内心深处,他也同弟弟邦尼一样深爱着母亲。兄弟俩对母亲的感情一热一冷,也成为了这部小说里有趣的一大看点。特别是麦克斯韦尔对罗伯特的描写,把一个叛逆期的少年表面与内心的矛盾点体现得张弛有度,正是这矛盾点更加强了母子之间的爱。

       显然,《妈妈走的那一年》与《再见,明天见》之间都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的相同点,麦克斯韦尔无意写出结构复杂,人物众多的宏伟篇章,他更在意的是在简单的故事情节和丰富的人物内心中寻找一种真挚的情感。这情感无外乎友情、亲情,却也是最打动人心的柔软所在。

       麦克斯韦尔曾说到,“关于我母亲的死,我再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永远。”带着一丝狡黠,几丝感伤,他把对母亲想说的全都融入在这本《妈妈走的那一年》,里面的邦尼,亦或是罗伯特都带着作者的几分影子和最深的深情……


所有文字皆為原創,若轉載或另作他用,請豆邮告知!
26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1条

查看全部11条回复·打开App

妈妈走的那一年的更多书评

推荐妈妈走的那一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