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蝶出走——胡蝶,胡蝶,你心里把劲鼓上》

[已注销]
2016-05-15 看过

文/沈文熙

最近这本书很火,大都是所谓的女权主义者在聒噪着,然后我带着怀疑的态度在网上买了书,用一天半的时间迅速读完,就此我的怀疑消失了,所以我得出的结论是:说贾平凹是直男癌的都是一群女权癌。

贾平凹没有为拐卖妇女辩护,几年前在莫言的某本小说上,读到序言里的一句话,他说小悲悯是只同情好人,大悲悯是还要同情坏人,莫言的这本小说倒是没有读,这句话却一直记在心里,一个作家怎能没有悲悯的情怀?我带着这样的疑惑就买了《极花》。

造成对《极花》误解的原因是媒体断章取义,博取眼球,这是媒体的共性,小儿科嘛。还有几个问题需要交代一下,在批评一本书的时候也一定要先读一下,这是原则问题。还有一个问题需要明白,“事实判断”和“价值判断”是两个概念,且不可混淆,这是常识嘛。最后一个问题是,我虽然是个男人,但我自认为自己是个女权主义者,女权即人权嘛。

说来惭愧,我把电影《盲山》是当做禁片来看的,《盲山》和《极花》的内容大致一样,从被骗到拐卖,从被迫性交到怀孕。我觉得《极花》写的很静,平凹先生说他是借鉴了中国水墨画,或许是这两天下雨的缘故。这是个最不缺少“正能量”的时代,主旋律追求正能量,人人也像是吃了“血葱”一样都追求正能量,用书中的话来说“黄土原想着水,所以才干旱,月亮想着光,夜才黑暗。”追求什么是因为缺少什么,所以追求“正能量”就等于自曝隐私。

胡蝶需要活着,不光要身体健康,心理也要健康。 日本有个系列电影叫《禁室培欲》,把这类女主的心理解释为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简单的来说胡蝶是从认知失调到认同的心理转变,具体在文中p91到p166,也就是从怀孕到生养,从寻不到星星到寻着星星。既然你不能改变你的行为,你只得改变你的态度,这或许让女权主义者不能接受,但是作者只在陈述胡蝶的心理转变事实。

我最近读的这本《人类的性存在》,其中提到同性恋者心理认同的过程,有六个阶段:认同混乱、认同比较、认同忍受、认同接受、认同骄傲、认同综合。人面对环境的阻力同样会经历这样的心理认同过程,胡蝶也和村里的拐卖妇女一起说过话,却始终和她们保持着距离,不能像訾米一样活得像个“人样子”。

被解救后的胡蝶是无人理解的,媒体硬生生把她搞成一个祥林嫂,胡蝶的母亲急于把她嫁出去,胡蝶的弟弟嫌弃她丢人,巷子里的人把她当做“反面教材”,这是回到家了?这是胡蝶日思夜想的家么?这是窑洞墙上刻道道记天数,换回来的家么?都不是啊,以前的家早已变了样子,媒体新闻像天上的云彩,总不会给蓝天留下什么印印,却让当事人无路可走。

鲁迅提出“娜娜出走以后怎么办”的问题,胡蝶也只能出走,胡蝶第一次出走是为了钱,第二次是为了“家”。今年母亲节前的一天,去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参加一个活动,我负责拍照,一群女人们聊着有关母亲的故事。其中有一位高个子女人,我印象比较深,她说家庭是一个支持系统。“支持系统”这几个词我是给记住了,家是避风的港湾,这就是对每位成员的支持呀,同理社会也是个支持系统,也需要支持成员呀。

男性的社会地位愈高,他们的婚姻选择的余地就越大,低阶层女性可以通过结婚来提高自己的社会地位,可是男性却基本上不可能通过结婚来改善自己的社会地位。这属于甲女丁男现象(富剩女、穷光棍)。都追求现代化了,光棍又穷又无用,农村消失是必然的,中国是个农业大国,所以才衬托出了中国的发展的巨大变化。

娜娜出走需要经济权,现代女性的解放也是有了经济权,女性也走出家庭参与社会活动了,这是独立的标志。农村已经不参与社会生产了,农村势必要淘汰,农业社会造的中国文明、中国文化也消失了。我在D.H.劳伦斯《意大利的黄昏》中了解到,工业文明席卷欧洲,农村衰败却景色优美,现代化不可避免。

从1949年至2000年的52年间,农民给国家缴纳了7000多亿公斤粮食,农业税也一直是国家财力的重要支柱。2006年农业税取消了,说白了农村的历史任务也终结了,用老老爷的话说:人要是活着没用了,这世上就不留你了。

有一部分女权主义者不能接受这部小说,会质问胡蝶咋不报案?为何又去了“狼窝”?女权主义者不赞同胡蝶的价值观这个可以理解,但是指责作者的价值观和创作动机这是不应该的。作者只是在陈述事实,或者说这群女权们很想从《极花》中得出积极地结论,却让女权者失望了,由此就在道德上接受不了这部小说。

王小波在《小说的艺术》中提到:“负道义责任可不是艺术的标准,尤其不是小说的标准”。当年王小波和李银河做了个社会调查,是关于中国男同性恋的,有一群人认为他俩做的调查极不风雅,也不符合“意识形态中心主义”。小学的语文题答案总有个标准格式即“作者通过对XX的描述,表达了XX的XX,告诫我们要XX。”

既然成年了也意味着我们已经摆脱了童稚的状态,小说(艺术)和现实还是能分清楚的。小说探讨的是人性,如果非要用小说来教导自己也是个人情愿的事,比如说《平凡的世界》,我一定相信路遥写的《平凡的世界》和官方说的《平凡的世界》是两码事,自己读了可不敢埋怨路遥写得土腥味太强。

最后说一下文本,书中也经常出现你娘的X、X你娘、那是什么X呀。我随手就用笔就把字补上了。


(相关书目、电影:《改变心理学的四十项研究》、《人类的性存在》、《性之变:21世纪中国人的性生活》,《盲山》、《禁室培欲》。)2016/05/15
<图片1>
8 有用
4 没用
极花 极花 6.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条

查看全部7条回复·打开App

极花的更多书评

推荐极花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